◈ 

第一章

我將霸凌妹妹的罪犯李泰光送上了法庭。
他不僅全身而退,甚至在審判結束後朝我露出挑釁的笑容。
但他不知道的是,這是我第二次回到審判日。
等待他的循環懲罰才剛剛開始。
李泰光滿臉挑釁之色在保鏢的簇擁下離開了法庭。
我面無表情剛走出法院那一刻,早早擁堵在門外的一大批記者迅速沖了上來。
「世鎮集團小公子李泰光被判處無罪,請問你先前在學校發傳單是否如爆料人所說,為了錢財而去敲詐李泰光?」
「姜如煙,你是否因為錢財沒談攏,才鋌而走險走上敲詐這條路?」
面對記者們顛倒是非的犀利問話,我選擇沉默向前走,直到看見不遠處的韓愛珍朝我揮手。
我迅速跑過去上車鎖門一氣呵成。
勢必要挖出真相的記者們瞬間湧上來瘋狂敲打車窗。
韓愛珍咬牙切齒狠狠瞪了眼窗外,「一群狗崽子。」
「如煙,坐穩了啊,看我怎麼甩開他們。」
韓愛珍猛踩油門,把那群跟喪屍一樣的記者們甩到後頭。
「如煙啊,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眼下得先把姜歲治好先。」
「嗯,我想先睡一會兒。」
我靠着窗閉上雙眼,假裝睡覺整理思緒。
這到底怎麼回事?
我怎麼會回到審判日那天?
想到死前肉體上的疼痛,我緊緊地攥住拳頭。
父母早逝,我與妹妹相依為命。
27歲那年我結束了柔道運動生涯帶着妹妹前往T國定居。
開了一家中式餐廳,過起平凡安定的日子。
妹妹很爭氣考上T國最頂尖的貴族大學玄大,然而卻是她噩夢的開始。
玄大作為財閥子女的後花園,以李泰光為首的團體在學校為所欲為,誰也制裁不了他。
勤勤懇懇讀書沒背景的妹妹就這麼被李泰光盯上。
辱罵、造謠、毆打,當玩物一樣對待。
直到有一天,妹妹終於忍受不了,她顫顫巍巍地站在天台上,在眾人的起鬨下選擇自殺。
雖搶救過來卻陷入長久的昏迷。
我好不容易找到證人和視頻,一心只想為妹妹報仇將李泰光繩之以法。
可他卻因身後強大的背景以及專業的律師團得以無罪。
我被仇恨蒙蔽了雙眼,不顧一切在校外發傳單拉橫幅,甚至鬧到媒體那搞得人盡皆知。
然而當晚不僅新聞全部被撤走,我也在回家路上被李泰光找人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