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6章 半床妻(6)

第7章 第7章 半床妻(7)

  老爺聲音溫柔似水,「阿衍就算要天上的星星,老爺也會給的。」

  我不想要天上的星星。

  「我想我爹了。」

我紅着眼,小貓一樣伏在老爺懷裡,「成婚那天,讓我爹也來參加,好不好?」

  我和老爺要成婚了。

  我成了老爺的第七房太太。

  老爺廣發喜帖,擺了上百桌酒席宴請賓客。

  賓客們都說,老爺終於找到了最珍視的心上好,以後怕是要含在嘴裏怕化了,捧在手裡怕飛了。

  我坐在特質的冰壺裡,身上穿着繁雜又隆重的喜服,頭上戴着厚厚的鳳冠。

  婚房內,擺着各式各樣的奇珍異寶,古玩字畫,價值連城。

  還有七面厚重無比的大鼓。

  旖麗奢華。

  香氣撲鼻。

  據說是老爺畫大價錢從外商手裡買來的。

  為的就是討我歡心。

  我爹畏畏縮縮進來了。

  他給我請了安。

  看着鏡子里我那張艷麗奪目,勾魂攝魄的臉,我爹討好諂媚說,「太太,我就說你有大好前途,我沒說錯吧?」

  我成了老爺的太太。

  我爹終於不敢對我非打即罵了。

  「爹。」

我沖我爹招了招手,美目流轉,眼神繾綣,「阿衍好想爹爹呀。」

  我爹目光一滯,忍不住走向我。

  我握住了他的手。

  他呼吸明顯急促了起來。

  「小蹄子!」

他紅着眼,俯下身親我,嘴裏罵著粗話,「被好吃好喝的滋潤着,越發的浪蕩了。」

  就像我小時候他經常那樣做一樣。

  現在見我艷光四射,又主動示好,我爹終於忍不住了。

  這時,門外響起了腳步聲。

  我一把推開了我爹,着急說,「不好,老爺要來了。

爹,你快藏起來,不要被老爺看到會被打死的!」

  我爹也急了,四處找藏身之處。

  情急之下,我指了指其中一面大鼓,「爹,快藏那面鼓裡去,不會被人發現的!」

  我爹大喜,急急忙忙藏進去了。

  這時,婚房的門被推開了。

  進來的是伺候我的丫頭。

  我若無其事指了指我爹藏身的那面大鼓,「鎖死那面鼓的暗門吧,一絲一毫都不要透氣。」

  丫頭聽話照做了。

  沒多久,那面鼓裡就傳來急促的敲鼓聲。

  又急,又猛。

  我靜靜喝着茶,像是沒聽到似的。

  鼓裡折騰了小半個時辰,終於沒了動靜。

  我笑了,笑的很開心,「又除掉了一個呢!」

  我開心笑時,一身喜服的老爺進來了,深情款款問,「阿衍,笑的那麼開心,是不是因為要嫁給我了?」

  「是。」

我點點頭,笑的更開心了。

  「對了。」

他環視四周,「岳父呢?」

  我瞥了一眼那面大鼓,輕描淡寫回,「要了些銀子,回去了。」

  老爺就沒再追問,只盯着我看。

  我眼波如水,媚眼如絲,嬌滴滴說,「老爺,春宵一刻,我們該洞房了吧?」

  老爺褪去了我厚厚的喜服,伏在我胸口,挑眉笑,「被老爺滋潤了一個月,阿衍食髓知味了,比老爺還着急呢!」

  我抱着老爺,媚眼如絲的笑,「這麼快就娶阿衍做第七房太太,只怕急的人是老爺吧?」

  老爺猛的抬起了頭,「阿衍,你什麼意思?」

  他話音剛落,我從頭上厚厚的髮髻里抽出一根長長的銀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扎到了老爺身上。

  老爺的身子一下子僵住無法動彈了,那張俊秀的臉卻痛苦的抽搐着,不敢置信的看着我。

  「你上次對六太太說,**,媚骨香,大太太愛蓮就可以復活了,對吧?」

  十五年前,老爺在洞房花燭夜顛鸞倒鳳時,失手殺死了大太太,愛蓮。

  他有次偶遇了個走南闖北的商人,商人告訴他,養一個**,再借幾個女人的屍骨四肢,就可以復活大太太。

  老爺一往情深,所以不停的娶妻,殺妻,再取其四肢身體,好復活早已腐爛成一捧泥土的大太太。

  「其實,這不過是你的一個幌子而已。

那個商人告訴你的,其實是用七個女人的屍骨,就可以養成桃花聚財陣,讓你人財兩得,對吧?」

  所以,老爺一口氣娶了七房太太。

  湊夠了桃花聚財陣要的七個女人。

  只要再殺了我,桃花聚財陣就能養成了。

  「你,你怎麼知道?」

老爺猩紅着眼問。

  我從胸口掏出了一塊蓮花玉佩。

  看到玉佩,老爺的驚恐瞪大了眼,俊秀的臉上滿是恐懼,渾身瑟瑟發抖,「你這玉佩哪兒來的?」

  「我娘給我的呀。」

我歪着頭沖他笑。

  老爺猩紅着眼,顫抖着聲音問,「你,你娘是誰?」

  我脆生生回,「是柳愛蓮呀,你不記得了?」

  猶如晴天霹靂一樣,老爺聽的渾身一顫,臉上的恐懼更深,直勾勾盯着我,喃喃問,「你是來報仇的?」

  沒錯!

  我是來複仇的。

  老爺的偌大家產,是我外祖父的。

  外祖父膝下無子,只有我娘一個女兒。

  老爺年少時生的俊俏,又能言善語,小小年紀就騙了我娘的身子,逼的外祖父點了頭,將我娘許給了他。

  新婚之夜,老爺失手將我娘殺死。

  之後一月之內,又毒死了我外祖父。

  偌大的家產,便落入了他手中。

  「這麼多年,你快把家產敗光了,這才急着想要聚財聚女人吧?」

  「不過你大概不知道,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是我杜撰出來,又找人把消息散布出去的?」

  老爺再次難以置信瞪大了眼,艱難搖着頭,「怎麼可能,你那時才八歲。

你爹他,他是貪財,才……」  只要找合適的人散布消息。

  八歲和十八歲又有什麼區別?

  「誰幫你散布的消息?」

老爺依舊不相信,「竟然能連我的線人都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