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看着秦尋呆住了。

夏寧又從桌子上拿起一根筆管,捅了秦尋一下,問道。

「怎麼了?」

「是有工作了嗎?」

不知怎麼的,她心中隱隱有些期待。

秦尋轉過頭,看着她,眼睛漸漸亮了起來。

「小夏,你學什麼專業的?」

夏寧一愣。

「市場營銷。」

秦尋笑了起來。

「正好,專業對口!」

他把程婉的信息轉發給了夏寧。

「你今天下午給我幾份策劃案,我看看,挑一個好的上交。」

夏寧:「……」

這叫什麼事?

我出的題目,他把題目直接又甩給我了?

她猶豫了一下,說道。

「這不是你的工作嗎?」

秦尋眉毛一挑。

嘿!

這個摸魚大王,叫她干一點點活兒就不樂意了?

他回答道。

「我專業不對口,學的不是市場營銷。」

夏寧一怔。

「你專業不對口,還來一家營銷公司當策劃師?」

秦尋:「是助理,我是以助理的身份進來的,靠着自己不懈的努力,才轉正成了一個光榮策劃師。」

「你先寫,我雖然暫時不會營銷策劃,但是我的鑒賞能力一流。」

「我能從你寫的幾個方案中,挑出一個最好的!」

夏寧:「……」

挑選最好方案,這不是老闆該乾的活嗎?

除了昨天,她這輩子都沒這麼無語過。

而昨天的無語次數破記錄,也是因為眼前的討厭鬼!

她不情不願地打開文檔,盯着屏幕開始思考。

心煩意亂。

她轉頭看了一眼秦尋,問道。

「那你到底學什麼專業的?」

秦尋掏出手機,架起二郎腿,笑道。

「母豬的產後護理!」

夏寧:「……」

她今天的無語次數,破昨天的記錄了!

今天成了她此生最無語的一天!

夏寧不再理會秦尋,心裏已經給他判了死刑。

她開始認真地思考。

到底怎麼樣才能擴大公司的影響力,打出口碑,做出品牌,成為人人都想要合作的營銷公司呢?

忽然。

她耳邊響起秦尋的聲音。

「你是不是覺得這狗曰的老闆有病?」

夏寧猛地轉頭,看着秦尋。

他又罵我狗曰的?

秦尋指着電腦屏幕上的「五萬塊」,說道。

「你看,五萬塊錢的活動經費,他就想要策劃一場轟動全城的慈善活動。」

「你說過不過分?」

夏寧有些不服氣。

「以小博大,才能彰顯我們公司的實力啊!」

「如果能花5塊的經費策划出來,那就更顯得厲害了!」

秦尋看着夏寧,忽然間,覺得她有病。

有大病!

「你知道前天海城首富向南山小學捐了1000萬嗎?」

夏寧一怔,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問,遲疑了一下。

她違心地搖搖頭。

「我……不知道。」

秦尋笑了,把手機放到夏寧桌子上,上面顯示的是首富捐款的新聞。

「你看,你都不知道。」

「除了新聞工作者,和那個學校的師生,哪有多少人知道他捐了這麼大一筆錢。」

「我剛才還是在本地新聞的搜索欄里,直接輸入『慈善』兩個字,才搜到的這條新聞。」

「海城700多萬人,1000萬砸下去,連一點水花都沒有。」

「更何況是區區的5萬塊?」

夏寧看着秦尋,沉默了一會兒,才說道。

「捐款額是捐款額,活動經費是活動經費,不一樣的。」

秦尋看着夏寧,覺得她有些奇怪。

看她堅決的態度,好像要和公司同生共死?

也是,公司倒閉了!

上哪兒找一個這麼好摸魚的地方去?

這個摸魚大王!

忽然。

夏寧看着秦尋,問道。

「5萬塊,難度確實有些大。」

「要不,我們向公司申請,把活動經費申請到50萬?」

秦尋看着眼前這個很傻很天真的姑娘,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勇氣可嘉。」

「但是我並不建議,我們都是小員工,怎麼好提這麼過分的要求。」

「萬一給公司整破產了怎麼辦?」

聽見「破產」兩個字。

夏寧微微皺眉。

這傢伙嘴裏怎麼沒有一句吉利話,又是「摸魚」,又是「狗曰的老闆」,又是「公司破產」。

如果有一天公司破了產。

那都是他詛咒的!

夏寧淡淡看了秦尋一眼,默默地轉過了頭,看着電腦屏幕。

秦尋很滿意這個助手。

能摸魚,也能幹活。

是個人才!

繼續玩手機,辛辛苦苦攢着自己的摸魚值。

夏寧深呼吸幾次,緩和了一下心情,開始寫自己的策劃案。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她漸佳境。

已經寫完了三個構思,等到她準備寫第四個時。

忽然,秦尋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嘿!小夏!」

夏寧轉過頭,看着秦尋,一臉疑惑。

被人從鬥志昂揚的工作狀態中強行扯出來,她心情不是很好。

秦尋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

「你已經寫了這麼久了!」

「該休息一下了!」

夏寧歪着腦袋,有些可愛。

秦尋見她沒反應過來,壓低聲音說道。

「摸魚,別忘了正事!」

他重複了一遍他的聖經。

「摸魚越多,心情越好,心情越好,效率越高,效率越高,工作完成得越多。」

「所以,所以,摸魚越多,工作越多!」

夏寧:「……」

這個天殺的小子!

就是害群之馬啊!

還真是自己的墮落固然可恥,但同事的努力更讓他寒心?

她心裏一絲火苗躥了起來,越燒越大。

秦尋看見她臉有些紅,問道。

「你低血糖又犯了?」

「中午沒吃飽?」

夏寧看着秦尋,壓抑着怒氣,面不改色地搖了搖頭。

跟這種人吵架,犯不着!

直接開掉!

秦尋並不太會察言觀色,特別是女生的微表情,那是舔狗的天賦技能。

「你把你寫的策劃案給我看一下,我挑一個好的,發給程姐。」

「程姐再發給那個至今還沒露面的老闆。」

夏寧囁嚅着嘴巴。

「嗯——我看就沒有這麼必要了吧!」

我自寫的,還有必要再繞一圈給我再看一眼嗎?

秦尋用一種安慰人的語氣,說道。

「不用害羞,你寫得再差,我也不會嫌棄的。」

「我這個人,還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