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崩鐵:命運的啟迪第 5 章 恐懼的演出在線免費閱讀

崩鐵:命運的啟迪第 6 章戰爭在線免費閱讀

「那鬼東西沒追上來吧?」倏忽躲在一棵樹後,小心翼翼的伸出頭來,朝着來時的路看去,卻什麼也沒有隻有一棵棵高大的樹木矗立在原地,樹上卻沒有一片葉子,而地上卻滿是秋葉,整片森林像是複製粘貼一般每棵樹木都長的一模一樣,很是詭異。

「這是什麼鬼地方?唾。」倏忽朝地上吐了一口痰,抬起頭,朝着前方走去,腳踩在秋葉上發出沙沙的聲音。

「誰?」倏忽瞬間抬起頭,警惕的朝着一個方向看去,卻什麼也沒有發現,雖然他的力量沒了,但他的耳朵還是很敏銳的,他確信剛才除了他踩在秋葉上發出聲音之外還有東西也踩碎了秋葉。

「到底是誰!」倏忽再次朝着那個方向大喊一聲仍然沒有得到回應,隨後倏忽眉頭一皺,向後撤一步,心裏默數。

「3,2,1!」

倏忽拔腿轉身就跑,畢竟人家也不是傻子,不清楚的東西還是小心點,跑遠點是最好的選擇。

不知道跑了多久,倏忽來到了一座破舊的木屋面前,木屋上長滿了青苔,一股怪異的風吹在木屋上,木屋窗戶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從窗戶往裏面看過去只有一片漆黑。

倏忽站在木屋前,沉思了一會,決定還是不進去了,便從木屋的旁邊繞了過去。

木屋的一面鏡子中出現了戲子的身影,只不過這個戲子他的眼睛卻是詭異的血紅色,臉上有三道血痕,雙手無力的垂吊在身體兩側。

突然,戲子的頭旋轉了一百八十度,嘴巴如同木偶般的一開一合,機械般的說道:「有客人,來了,真高興,哈哈,哈哈。」

隨後鏡中的戲子的身體如同幽靈一般,一點一點消失在了鏡子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倏忽又走回到了木屋面前。

「什麼鬼地方?怎麼回事,怎麼又回來了?」倏忽眉頭微皺,再次朝着另外一個方向走去,他覺得這個木屋很是詭異,在這樣的森林中怎麼會出現木屋,不到萬不得已他覺得最好都不要走進這個木屋。

過了一會,他又重新來到了木屋前,他又重新朝着另外一個方向走去,這次他用手指朝着走過的樹木上刻下一道劃痕,一邊走一邊刻卻從另一個方向再次回到了木屋。

他皺了皺眉頭,思考道:「空間閉環嗎?或許可以從連接點入手,找到連接點,在沿着連接點尋找裂縫,再撕開一道口子或許就可以離開這裡了。」

想到這裡,倏忽再次朝着刻着劃痕的地方走去,沿着記號走着走着便發現前方的記號消失不見了,隨後他小心翼翼的在地上划出一道劃痕,划著划著剛才划過的地方的劃痕突然消失不見了。

倏忽抬起頭向前方看去,之前樹上的記號不見了,而身後的樹上出現了記號。

「找到了,看來就是這裡了。」

隨後倏忽在剛才划過來剛好消失的位置向兩邊衍生畫了一條橫線。

倏忽拍了拍手,點了點頭開口說道:「現在就可以尋找裂縫了。」

「哦~那……裂縫,它長什麼樣呢?」

「裂縫啊,當然就是與這兩處空間格格不入的地方。」倏忽身體一僵,迅速向身前跳去,來到了另外一處空間,轉頭朝後看去,一道藍色的裂縫緩緩打開。

「你說……是長這樣嗎?哈哈哈。」一個小丑手上拿着個氣球,穿着滑稽的戲服嬉笑的說著從那裂縫中走了出來。

「你…你!你是誰!」倏忽驚恐的看着面前的小丑,他全身都在顫抖,多年的經驗告訴他,這個小丑很恐怖,恐怖到…

「跑!必須馬上跑,再不跑他就會死在這裡。」他的直覺告訴他再不跑就會死在這裡,小丑全身上下散發著恐怖的氣息。

倏忽狼狽的向前跑去,時不時還向後查看小丑是否追了上來,只不過小丑只是站在原地詭異的笑着緊緊的盯着他。

天黑了,詭異的鋼琴樂響徹在森林裏,撲通撲通,倏忽的心臟跳動着,他跑着,跑的越來越快越來越輕。

小丑發出詭異的笑聲回蕩在這片森林之中,這片森林其實有個很好的名字叫做恐懼之森,他不敢回頭只想趕快逃離這個詭異的地方,恐懼的種子早已埋下,現在是時候讓它發芽了。

「啊!」倏忽好像撞到了什麼東西,倏忽捂着腦袋向前看去,小丑手上拿着一把鉤子正陰笑的看着它。

倏忽剛想開口說話,小丑手上的鉤子便已經鉤進他的脖子處,倏忽睜大了眼睛恐懼的看着小丑。

小丑發出刺耳的笑聲,隨後他變得越來越大,他用手指挑起一根絲線將他向上提了起來,提到他的眼前,與倏忽對視着。

隨後出現了更多的絲線將倏忽捆綁在了半空中,小丑嬉笑的看着他,隨後撥動其中一根絲線,清脆的骨折聲響徹在了這片森林,倏忽的一半手臂與另一半對摺了起來。

倏忽疼得想發出尖叫,卻只能睜大眼睛干瞪着小丑,小丑彷彿聽到天籟之音一般高興的站在原地鼓起了掌,隨後撥動起了另外幾根絲線。

咔嚓,倏忽的整具身體被疊成了血色的豆腐塊,倏忽睜大雙眼在痛苦中死去了。

「呼呼,這是哪?」倏忽驚醒過來,渾身冒着冷汗,彷彿剛才所發生的只是一場夢罷了。

他發現他的手腳與脖子正被固定在一把椅子上,周圍非常的黑,只有他所在的地方有一個燈泡照亮着周圍。

這時小丑從黑暗中走了出來,手上拿着一把電鋸,嬉笑的看着面前的玩具。

「是…是你!你到底是誰?你到底想要幹什麼!」倏忽看着面前的小丑驚恐的大喊着,隨後開始劇烈的掙扎。

小丑笑着伸出一根手指放在了嘴上說道:「噓,安靜點,這會是場精彩的表演。」

隨後他走到了倏忽面前。

「你……你要幹什麼?我…我可以給你任何想要的,只要…唔唔。」倏忽想知道小丑想要什麼,然後讓他放了自己,只不過還沒說完,嘴巴便被小丑捂住。

「噓,安靜點。」隨後他將倏忽的嘴巴扳開。

倏忽驚恐的看着小丑。

「唔唔唔!」

小丑將手伸了進去,有點生氣的開口說道:「我說了,安靜點!」

隨後一把將倏忽的舌頭拔了出來,扔在了地上。

倏忽疼得開始劇烈掙扎,他的雙孔變大驚恐的看着面前的小丑,嘴巴發嗚嗚的聲音,他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痛。

當然他還沒發現自從進到這裡他的情緒便異常活躍,雖然他還沒有因為情緒失去理智但戲子會讓他失去理智活在他的恐懼當中。

「嗯,安靜了許多,這下我們就可以開始表演了,它的名字叫做物歸原主,哈哈哈哈。」

小丑癲狂的笑着,嗯,名字聽起來是挺正常的。

小丑拿出鋸子將他的手指一根根鋸斷,倏忽驚恐的看着小丑卻只能驚恐的看着默默感受來自身體上的痛苦。

「嗯…精美的藝術品。」小丑仔細的欣賞着剛剛從倏忽身上鋸下來的手指,上面沾滿了倏忽的血液。

「血色的作品,我欣賞完了現在讓我們物歸原主吧,哈哈哈。」

隨後小丑在倏忽驚恐的目光中,將倏忽的嘴巴掰開把手指塞了進去。

「嗚嗚!」隨着倏忽的幾聲嗚咽,他被迫將這幾根帶血的手指吞了下去,他的眼角流下了兩行血淚。

「哈哈,看我們的主角是多麼的高興啊!因為找回了屬於自己丟失的東西,高興的都流下了眼淚,哈哈哈。」

「來,還沒結束,再讓我看看你別的作品吧,哈哈,我會一個不差的還給你。」

說著在倏忽驚恐的目光中小丑將他的腳和手都鋸了下來一一讓他吃了下去,最後他只剩下了軀幹,四肢流出的血將地板染紅,直到最後倏忽因為失血過多暈了過去。

「哈哈,我們的主角因為找回了太多屬於自己的東西都激動的睡著了,不過……還沒有結束怎麼能睡覺呢?」

小丑掏出一個按鈕按了下去,一陣電流襲來倏忽被電醒了,他像是看魔鬼一般的看着小丑。

「嗚嗚嗚嗚。」

小丑淡然的說道:「表演還未結束怎麼能睡覺呢?」

他拿出一個個鉤子走到倏忽的面前,將鉤子鉤進了倏忽的眼球中隨後用力一把,倏忽的兩顆眼珠子就這樣出來了,隨後便將眼珠子塞進了倏忽的嘴裏,而倏忽那空蕩蕩的眼球中流下了兩行血淚。

「看!他是多麼得高興啊!哈哈哈哈!」小丑癲狂的笑着,隨後從地上撿起最初的舌頭將它塞進了倏忽的嘴裏只不過這次不同,他拿着舌頭將手臂一同伸進了倏忽的胃裡,一通攪動,倏忽就這樣死在了那把椅子上。

隨後小丑將手臂抽了出來,現在他的身上沾滿了倏忽的血液,拍了拍手滿意的點了點頭。

「現在表演結束了,你也可以繼續睡覺了,哈哈哈哈哈。」

舞台上隨着簾幕的拉下,小丑出現在了那架鋼琴前,轉身一變戲子又穿上了他那高貴的燕尾服。

就在這時一個跟戲子長的一模一樣的木偶來到了他的身後嘴巴一開一合的說道:「這…是我的…獵物…賠我!」

「哎呀,下次一定,他還會來的,下次給你。」

「……好,不準…騙我。」

天亮了,倏忽從房檐上醒了過來,夢靈早已經不見,他好像記得自己貌似做了一個噩夢,但記不清發生了什麼,但他依稀記得那個神秘的歡愉令使。

「發生了什麼?我怎麼暈倒了?那個歡愉令使……」倏忽捂着腦袋,渾身冒着冷汗,瞳孔變大,身體止不住的顫抖。

「他……他到底是誰!不行,我得馬上離開這裡!看來只能等下次了,這個歡愉令使……不行,一想到他我的身體就止不住的顫抖。」隨後倏忽便離開了這裡。

夢靈站在另一座高塔之上,戲謔的看着倏忽離開這裡。

「真是一場精彩的演出啊!美妙的夜晚,不知道下次你會不會帶新的夥伴來呢?一個人可真不夠分的呢,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