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音樂老師,不用給我放前面的背景音樂了!我自己來!工作人員,能把那台電子琴拿上來嗎?」

林琛拿着話筒,淡淡的說著。

剛才得到電子琴獎勵的時候,林琛記起來,後台有一把電子琴,至於為啥不是別的樂器,一個樂器,很難把這首歌的背景音樂整出那個氛圍。

電子琴,有各種各樣樂器的聲音,無疑是最好的,再加上剛從系統那裡得到的技能。

由於沒有提前勾流,再加上林琛剛才那讓人震驚的話語,工作人員顯的有些倉促。

「大家不都喜歡什麼唱跳RAP么,今天,我也來一首RAP!」

「吁~」

林琛剛說完要來一首RAP,底下一群不諳世事的姑娘們發出了不屑的聲音。

「下去吧,剛才說不喜歡國外的東西,說完就來RAP,不知道這個東西也是從國外傳來的嘛?」

「真是丟人,話說的大義凜然,全是笑不起,結果還不是和其他小哥哥們一樣!」

「就是就是,有本事沒唱啊!」

林琛並沒有把這些放在心上,前世創業的時候,受過多少氣,忍受過多少冷嘲熱諷,這些算啥!

一陣輕快的音樂響起。

開頭音樂一響,台下聲音立馬停下來了

「這小夥子,電子琴彈的不錯嘛,各種樂器聲音融合!」

「真是,就看打那些牧羊犬的臉,哈哈哈!」

「有什麼了不起的,會彈琴的人多了去了!」

「這年頭,會彈個樂器,都能拿來炫耀了?娛樂圈哪個不會彈一兩下!」

……

歡快的前奏很快就結束了!

「如果華佗在世,崇洋都被醫治!」

首句一出,泡菜國光頭小鮮肉臉色巨變。

另外兩名導師則目光有些玩味,這個圈子,能有什麼好的感情,同一項資源,分配程度就那麼多,一個人要是出事,分配肯定會朝其他人傾斜。

而那些腦殘粉停頓片刻,開始破口大罵。

彈幕上叫好的人也有,罵的人也有,兩方對戰。

路人粉則是露出驚訝的神色。

而混跡在網上的阿婆主們,立馬開始錄屏!

「外邦來學漢字,激發我民族意識!」

「馬錢子,決明子,蒼耳子,還有蓮子!」

…….

「用我的方式改寫一部歷史,沒什麼別的事,跟我念幾個漢字!」

……

「看我抓一把中藥,服下一貼驕傲!」

一時間,台下鴉雀無聲。

原本還想嘲諷幾句的觀眾,此刻也乖乖的閉嘴。

而有些支持的觀眾,則是臉都笑歪了!

這林琛,有點意思,歌詞全部都是中藥,表面上看上去也沒有什麼不妥,很奇特的一首歌,如果要是沒有第一句的話!

這是話外有話啊,說那些人都病了,需要吃藥啊!

而林琛則是手越彈越快,絲毫沒有注意到旁邊導師的面色。

其他兩名導師意味深長,而涵涵則是一臉黢黑,這小子,是真的跟自己杠上了,今天過後,你別想在這個圈子混了!

「哈哈,通篇沒有一個字是髒字,甚至全是我們的中藥,但是卻全在罵這些個牧羊犬!好過癮啊!」

「卧槽,這首歌我用聽歌識曲找了一下,根本搜不到,是這個小夥子原創的?」

「真的假的,這傢伙,又帥又有才!」

……

二樓看台上。

「這林琛是什麼意思?」中年肥膩男人一臉怒氣:「你沒跟他說明白嗎?」

元謀人一臉賠笑:「姐夫,你別生氣,放心吧,他唱這首歌,就是把這個場子的大部分人都給得罪了,淘汰是順理成章的事,不光如此,這個圈子,他也得罪了不少人,所以,我們不用擔心他在這個圈子裡還有其他前途了!」

「說的也是!」中年肥膩男人聽到元謀人的話,稍稍壓住了些許火氣。

……

舞台上,林琛的表演也接近尾聲。

「結局平躺下來,看誰厲害!」

全新的歌曲,讓在場所有人萬分震驚,恐怖的是,這首歌,所有人從未聽過,就連伴奏都沒有辦法找到。

就說明,這首歌,是林琛原創的。

頃刻間,原先的吁聲,變為驚嘆聲。

「涵涵老師,今天,要不要考一下我,電子琴的樂理知識?」林琛玩味的看着涵涵。

涵涵面色難堪。

前幾天,錄製上一期節目的時候,他點評了林琛,歌詞,沒有深度,伴奏,老調重彈,說這是二十年前的音樂,沒有任何新意。

還現場裝杯考他關於樂器的樂理知識。

可是,事實是怎樣的,這些練習生,並沒有經過系統的培訓,只是反覆的彈奏一首公司給他們的詞曲,不斷練習。

這才網絡上吵架的根本原因。

然而,今天,林琛直接在他臉上狂甩三個耳光,從詞,到曲,再到樂器!

「你竟敢跟涵涵這樣說話!滾出娛樂圈!」

「寫一首歌就了不起了?你以為你是誰?」

……

因為這些原因,在林琛唱完之後,台上其他兩位導師,也沒有說任何話,但是現場的腦殘粉可不管那些,此起彼伏的謾罵聲不斷響起。

「呃,感謝林琛帶來精彩的演出……」

台上主持人,為難的走了出來,開始主持。

「接下來,讓我們決定今天,有哪些選手會離目標更近一步,又有哪位選手,會離開這個舞台!」

「主持人!不用唱票了!」在主持人剛說完話,林琛打斷了他:「今天,其他選手,都留下來吧,這個節目,對我來說,壓力太大了,我可能沒有辦法再展示自己了,我選擇退出!」

說完話,不顧眾人震驚的眼神,林琛大步走向了後台。

……

「費總,答應的事,我做到了,老闆該給我解約了吧?」

二樓會議室中,林琛看着元謀人。

「還想解約?你是不是把這件事,想的太簡單了?看看今天你在舞台上都做了什麼!為什麼不唱我給你安排的歌曲,擅自變更,我說的是讓你聽話,我才會給你解約,現在這種情況,不交夠違約金,你別想離開!」

「嗤~」這個人醜惡的嘴臉,着實把林琛逗笑了:「費總,你確定不跟我解約是嗎?」

「我們簽了合同,就要履行,對了,以後,從今天開始,你可以休息了,但是未經允許,不能從事任何其他公司有關熒幕的工作,公司會告你的,小心點!」

「那我上了這麼多期節目的傭金呢?」

「還想要錢?你一個練習生,有什麼錢?一分都沒有!不過,我可以私人贊助你兩百塊!」

「哈哈哈哈!」林琛大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

「沒什麼,猜到了!那沒什麼事,我先走了!」說完話,林琛便離開了房間。

元謀人很是疑惑,這是一個正常人應該有的反應嗎?難道他認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