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邊陲小鎮第1章 是誰的人?在線免費閱讀

邊陲小鎮第2章 高平縣街道在線免費閱讀

「婉兒,你個死丫頭跑哪裡去了?給我拿條褲子,我想出去……。」

一個聲音在房間里大聲的喊着。

門外有個女孩,欲言又止的樣子,被人攔在一旁,她就是被喊的婉兒。

婉兒卻被王管家攔着,不讓她進去那個有聲音喊她的房間。

「王管家,殿下要起床啦!」婉兒朝着管家輕聲說道。

王管家雙手插在小腹間,一言不發,眼睛瞟向婉兒,好像是用鼻孔對着別人,才顯示自己的高大。

床榻上面,躺着一個胳膊纏着繃帶,五官俊朗,臉色微黃的少年,身上蓋着藍色繡花錦緞面被子,大概是這個少年個子有點高,腳趾頭全部露在外面。

此人正是大夏王朝的六皇子劉梓宸。

在皇宮不受他皇帝老子的待見,自己只能日夜以讀書為伴,才華是有的,幾位皇兄忌憚他會超越自己,總是饒有機會就給他使點絆子。

前不久皇宮內藏書閣走水,正好他在閣內夜讀,差點燒死在這房間里,卻被誣陷說他在裏面睡覺,打翻了桌上的燈盞,引起大火焚掉大量的藏書孤本。

夏帝一怒,將他發配到這邊陲小鎮,做一個縣丞,隨行的也就是一個丫鬟和一個老管家。

皇子做縣丞,誰也不敢指使他呀,所以,整天無所事事,縣衙缺錢,他就獨自出去散散心,順道也看看這個縣有沒有什麼發展機會。

他去一家賭坊玩的時候,出現了一點小小的意外,被暗中一支冷箭向他射來,好在他僥倖躲過,卻傷到了胳膊。

今天傷勢剛好了一點,他就想出去走走,結果王管家說啥也不讓,早晨讓丫鬟唐婉兒將他的衣服褲子全部拿出去洗了,這都日上三竿了,躺在床上實在是難受。

「婉兒,我想起床了,躺在床上實在難受,你過來給我穿衣服。」

「你死哪兒去了?」

劉梓宸吼了一個大聲,讓婉兒有點吃驚,從小在宮裡就伺候殿下,還沒有見過他這麼大聲。

王管家見這樣晾着也不是辦法,急忙走進劉梓宸的房間,看着臉色有點漲紅的皇子。

「殿下,你不能出去。」

王有財恭敬的對劉梓宸說道。

「昨天的刺客抓到沒有?」劉梓宸不經意的問道。

「抓到了,結果服毒死了!」

「死了?」劉梓宸眉頭微皺。

王有財連忙點頭確認。

「那也沒有什麼線索?來確認刺客的身份?」劉梓宸追問。

「稟殿下,沒有什麼線索,刺客應該是死士,抓到的時候,含毒自盡,就是不想給我們留下審問的機會。」

「不過,我們在追查箭矢的來源,」

劉梓宸躺在床上有點難受,想坐起來靠着。

王管家走過去想攙扶一下,劉梓宸擺手阻止,卻招手讓婉兒過來。

婉兒身體靠近劉梓宸,一手扶住他的胳臂,另一隻手托住他的後背,白皙透紅的鵝蛋臉,蹭在劉梓宸的耳垂上,高聳嬌俏的鼻樑,紅潤的嘴唇,讓劉梓宸一時想去親嘖一口。

劉梓宸有些失神,沒有能配合婉兒的動作,讓婉兒扶起時有些吃力,彎腰用力的時候,青色羅裙領口下垂,劉梓宸想用力撐起了看的真切,剛剛一用力。

肩部的傷口一股鑽心的痛,讓他咬牙咧嘴,深吸一口氣。

「殿下,我弄疼你了,奴婢該死!」婉兒緊張道。

「不是你的錯,是我分心了。」劉梓宸說話間帶着一點玩味。

婉兒看到劉梓宸盯着自己的領口,低頭看去臉上瞬間紅霞撲面,慌忙拿過一個枕頭,墊在劉梓宸的後背,低頭轉身而去。

劉梓宸斜身靠在枕頭上,用力平衡着半邊身體。

緩過神來繼續問王有財:「你說來聽聽,可在箭矢上有所發現?」

「箭矢上有特殊的符文,金屬三角箭頭,箭桿是黃竹而造,這種箭矢屬於軍中制式破甲箭,本朝使用該箭矢軍隊的不多。」

「本朝之外是否會有人使用?」劉梓宸喃喃的說道。

「關鍵是符文,不同的符文是器械製造司,針對不同的軍隊配備的,此箭矢看起來還是新的,只要去器械司查一下就可以,調查結果還沒有出來之前,老奴不敢妄言。」

劉梓宸雙眼凜冽的看向王有財,似乎這傢伙沒有說完話,估計是查出來了什麼,不敢說。

王有財也注意到了劉梓宸的眼神,知道自己被懷疑了,連忙說道:「奴才知道錯了,殿下,我是見過這樣的符號的,奴才只是怕說錯。」

「這裡只有你我,知無不言,恕你無罪。」

「殿下,去年春闈的時候,我就見過這樣符文的箭矢,當時是……」王有財說著咽了一下口水,繼續道:「當時箭矢插在一頭麂子的身上,獻給皇上的時候,老奴親自去拔下箭矢,擦掉上面的血跡,呈給陛下,陛下說這箭矢是四皇子的,」

「你是說刺殺我的人是四皇子的人?」劉梓宸雙眼又一次看向,一直跟隨自己的王管家。

皇子爭權奪位,手足相殘在歷朝歷代,都不是什麼秘密,但是很少有人去捅破這層窗戶紙,王有財作為下人,絕不敢僭越去說這件事。

王有財頓時感到脖子發冷,低頭說道:「老奴錯了,只是實話實說。」

「你沒有錯,實話實說才是對本王的忠誠,你跟我多年,我是相信你對我沒有二心的。」

王有財低頭說話的時候,額頭明顯有滲出的汗珠。

「擦一下額頭上的汗吧,瞧把你嚇得,這裡總共就我們兩人,就算外面的婉兒,也就我們三個,別擔心。」

劉梓宸寬慰的對王有財說道。

「你說他們一而再的加害我,有什麼意思,難道我還能擋住他們奪嫡的路?」

「我都流放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做一個縣丞了,他們還有什麼不滿意?非得置我於死地而後快?」

「還是說本王死了,誰又能得到什麼好處?」

劉梓宸一邊問話王管家,一邊自己也在分析,他很想知道這背後的刺客,靠山究竟是誰?

王有財擦拭掉額頭上的汗珠,順着殿下的思維開口道:「殿下作為一個皇子,只要沒有被冊封藩地,就任然有權利競爭。」

「殿下雖然在宮中不顯,來到這偏遠之地藏拙,也恰好是可以對你下手的機會。」

「殿下這裡出了意外,對誰都沒有好處,但是對誰都是好處。」

「哎!誰叫殿下生於皇家,母家沒有靠山,您自己也沒有實權,沒有哪一個皇子想拉攏你,但又忌憚你一飛衝天,找別人做靠山,所以這一了百了,了了未了。」

劉梓宸聞言一陣頭暈,什麼了了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