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她去買菜了。
媽,先吃飯吧,我都吃完了。」
婆婆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目光掃過我那個已經空了的燉盅,像是放心了許多。
我端出婆婆那盞燕窩,眼睜睜看着她一口一口喝了進去。
飯後,我借口出門逛街,離開了沈家。
就在別墅區不遠處的咖啡館裏,點了一份甜品,靜坐着。
不到一個小時,救護車叫囂着疾馳而來。
我看看早已調至靜音的手機上,有十幾個婆婆的來電,心中一陣快意。
我不急不慢地吃完甜品,又休息了一會兒,才回到家中。
剛到門口,正遇見買魚回來的張姐。
但家裡空無一人,張姐放下東西,才發現自己的手機有好幾個未接來電。
而客廳的沙發上,竟然隱約有些血跡。
我嚇得指着那血尖叫起來,張姐顫抖着手去蹭了蹭,臉色愈加蒼白。
「是……是鮮血……」「媽,媽……」我這才慌亂起來,邊喊邊跑進卧室,「我就今天出門忘了帶手機,怎麼會這樣……」很快,我接到沈言的電話,說婆婆住院了,他現在走不開,讓我趕緊過去看看。
「我出門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會這樣?」
沈言沉默了一下,似乎很難啟齒的樣子。
我再三追問,他才含糊其辭地表示,是子宮出血了,比較嚴重。
我差點笑出聲,好不容易忍住。
到了醫院,婆婆還在搶救室里。
走廊上有不少人,我神色焦急地走在人群里,大聲給沈言打電話。
「沈言,我知道你忙,但是沈氏集團再重要也沒有媽的命重要啊。」
「醫生說媽年紀大了,現在很危險。」
「很有可能會大出血的!」
掛斷電話後,我才發現周圍的人目光全都聚集在我身上。
在這個城市,沈氏集團和沈言的名號,誰人不知呢。
剛剛我聲音應該夠大吧?
都能聽清吧?
我假裝沒有看到那些探尋的目光,等到醫生出來,就趕緊衝上去。
「醫生,我婆婆到底是怎麼了?」
「她吃了墮胎藥,導致子宮內膜出血,不過現在出血已經止住了。」
醫生聲音低沉嚴肅,但我卻震驚地喊了出來。
「你說什麼?
我婆婆懷孕了?
還自己吃了墮胎藥?」
「不可能!
她都守寡十年了!」
說完這話,我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