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病嬌反派讀心後,宿主被強制愛了第9章 反派他有讀心術了(9)在線免費閱讀

病嬌反派讀心後,宿主被強制愛了第10章 反派他有讀心術了(10)在線免費閱讀

江煜看了一眼慕沉,「大少爺。」

打完招呼以後就要離開,慕沉想要上前拉住江煜,卻停住了腳步。

他這是要做什麼?

看着江煜的背影,慕景出來,就看到了這一幕,看到他哥那伸出的手,他心裏升起一種不好的預感。

因為他的身邊有不少這種群體,看到就會有些敏感。

哥哥他……

不會喜歡江煜吧?

絕對不可以,已經被哥壓制的喘不過氣,要是來一個江煜,自己還能有什麼好日子過。

他要制止這種可能得發生,哥哥不能喜歡上江煜,江煜不喜歡他哥,這一點可以看出來,那麼就要給哥洗腦。

可是他哥這個人很奇怪,就是他們想什麼,哥能知道,自己的小心思在哥哥門口,就是無所遁形。

不能從哥哥入手,那就從江煜那邊入手,既然還沒有喜歡上哥哥,那就把那些念頭扼殺在搖籃里。

他真的不想要過那種暗無天日的生活。

現在天天補習,真的好累,完全沒有時間出去玩,哥們約他出去喝個酒,他都沒有時間。

要是江煜以後和他哥在一起了,以後的生活可以預見了。

「慕景,你出來做什麼?回去睡覺。」

那眼珠子轉來轉去的,不知道在想什麼壞主意,「你要是考不上華清,你應該知道是什麼後果。」

慕景點頭,「我知道了哥。」

他只能灰溜溜地回房間。

慕沉搖了搖頭,這是自己唯一的弟弟,他這樣嚴厲也是為了慕景未來好。

就之前慕景的成績,就數學偏科,考十三分,怎麼考大學。

國外他也不想要慕景走那麼遠,所以最近的華清大學就是最好的選擇。

以後他要是出了什麼意外,就慕家那些吃人的親戚,要是慕景沒點真本事,怎麼斗得過那些人。

慕景最近一直在和江煜說著奇奇怪怪的事情,比如他一個同班同學是txl,結果染上了性病。

江煜只覺得這和自己有什麼關係,為什麼總在空閑時間和自己說這些幹什麼。

「你到底想要幹什麼?」被慕景嘰嘰喳喳吵的腦袋疼。

「我只是覺得你這種模樣很招男孩子喜歡,所以想要提醒你一下,畢竟我身上有那麼多活生生的案例,你是我老師,我也不想要你出事。」

反正別看上他哥,不要啊!

「哦,我知道了,我不會喜歡任何人的,你放心。」

他就是沒有心的人,怎麼可能喜歡任何人。

「真的嗎?為什麼不會喜歡上任何人,受過情傷?」

江煜瞥了一眼慕景,「心思放在學習上,不要打聽些有的沒的。」

這一眼看的慕景立馬閉嘴,比起他哥,最讓他害怕的就是江煜,這也就是為什麼他不想要江煜與他哥在一起的原因。

兩個最害怕的人在一起,他能有什麼好日子,嚇都要嚇死。

所以他不會放棄的。

慕沉投資了江煜最近參與的項目,時不時會去學校看看江煜他們的進程。

按理來說,就十萬這點小錢,慕沉完全沒有必要來,江煜把此異常的行為歸為來看女主許夢潔。

而許夢潔把這個舉動歸為來看江煜。

事實證明,許夢潔的想法是對的,慕沉就是來看江煜的,看着江煜他們討論學術上的問題,就會忍不住多看幾眼。

他比江煜大了兩歲,因為他讀書比較早,加上國外課程兩年學完,提前畢業,不然他現在還是在校園的。

那樣也就遇不到江煜了。

突然有些慶幸,沒有再繼續深造下去,而是毅然決然選擇接手家族的企業。

慕沉基本上這一個多月都會抽時間來看。

江煜看着這還有十幾天就要比賽了,可是排擠事情還沒有發生,他百思不得其解。

因為他一直在搞研究,沒有和女主太過親密,所以慕沉沒有吃醋嫉妒,就沒有讓人搞自己?

於是在慕沉來了以後,他故意靠的許夢潔近了些,基本上總在交談,一副相談甚歡的模樣。

終於,在慕沉的臉上看到了怒氣,江煜鬆了口氣,果然是因為自己最近這段時間和女主太疏遠了。

許夢潔躲都躲不開。

不是,她是兩個情侶play的一環嘛!

不過她也願意成為他們之間的一環,讓自己免費嗑CP,這也是自己應該做的,於是她開始配合江煜。

看的慕沉都要氣炸了。

單獨把江煜叫了出去。

可把人叫出來以後,他也不知道說什麼。

江煜見慕沉欲言又止,他拉住慕沉的手,一副求原諒的模樣,「對不起,我不應該在實驗期間和許夢潔卿卿我我,但是我控制不住,我喜歡她。」

這一句喜歡,直接給慕沉一個大的衝擊。

腦袋轟轟的,可是江煜的心聲卻也在不斷鑽入腦子裡。

江煜:快生氣,氣憤,讓人排擠我,**我。

慕沉漸漸冷靜下來,盯着江煜的臉,調整自己的情緒,他冷笑了一聲。

「你喜歡她。」

江煜立馬瘋狂點頭,他不喜歡也要說喜歡啊!

聽到這句心聲,慕沉的心情瞬間好了不少,原來不喜歡許夢潔,那為什麼要告訴他喜歡許夢潔。

自己差點控制不住情緒。

「嗯嗯,喜歡死了。」

快炸裂。

「呵,你也配。」他低頭,在江煜耳邊說了這一句話。

如此貶低人的話,聽在江煜耳朵里,卻如聽仙樂一般。

生氣了。

不過他這樣怎麼有點**,不管了,他這都是為了任務。

慕沉很好奇,江煜口口聲聲說的任務,到底是什麼?

他從始至終心聲都沒有透露半分,只知道他一直在引自己討厭,做的所有事情全部是有目的的。

只要他表現出討厭這些情緒,江煜就能欣喜萬分。

他可以配合江煜,但是任務完成以後,他要知道為什麼。

那個時候自己總能問出來是什麼原因。

江煜欣喜過後,開始表演了,他退後了幾步,鬆開了慕沉的手,眼眶都紅了一圈,「她確實高高在上,而我只是個窮小子,確實不配。

江煜傷心跑開了,慕沉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江煜那模樣,讓人心疼的緊,只想要把人摟入懷中。

他這到底是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