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病嬌反派讀心後,宿主被強制愛了第7章 反派他有讀心術了(7)在線免費閱讀

病嬌反派讀心後,宿主被強制愛了第8章 反派他有讀心術了(8)在線免費閱讀

密室結束後,慕沉就去了公司,江煜也回了家。

回到家後,江煜就想起了在密室里經歷的一切,「系統,慕沉是不是一直握着我的手?然後他出來還沒有擦手!」

1133抹了抹汗,【宿主,這怎麼了?】

「他不是討厭我嗎?」

江煜懵了,不懂慕沉這是什麼操作。

【宿主,你自己也能體會到,反派確實就是越發不喜歡你了,我們不要杞人憂天了,好好睡一覺,明天還要上課呢!】

1133打馬虎,想要讓宿主不要在這件事情上糾結了,可江煜還是在糾結。

「你覺得反派真的討厭我嗎?這麼久了,他都沒有害我,正常嗎?原劇情里反派不是嫉妒心強,報復心很重的人。」

按照原劇情,反派這個時候都應該安排人給他使絆子才對。

女主出現以後,就是他與慕沉關係徹底掰了的時候,因為慕沉對女主一見鍾情,而女主卻對他有意思。

慕沉在察覺到這一點以後,就立馬在學校安插了人,刻意為難他,因為他是學生會的副會長,會長就安排一堆事讓他做。

不行,他到時候還要去探探虛實,不然心裏就安心不了,有些事情總覺得已經偏離原來的航線了。

當江煜的飯被學生會會長搶走以後,江煜心裏安心了。

因為慕沉開始採取措施了,他已經嫉妒自己了。

這時,許夢潔出現了,把自己手裡剛剛打的飯遞到江煜面前,對學生會會長揮了揮拳頭,「給我滾遠點。」

許夢潔的家世背景,學校的人都知道,畢竟第一天開學,她爸可是開了十幾輛邁巴赫把人送到學校的。

那排面大的不行。

江煜接下了許夢潔的飯,不過卻又去打了份一模一樣的飯,遞給許夢潔,「謝謝你了。」

對於江煜這番舉動,許夢潔也沒有說什麼,只是看着江煜,「你發生這些事,慕沉哥知道嗎?」

「他……」江煜要怎麼說呢,這些慕沉怎麼可能不知道,事就是他做的啊!

「看來慕沉哥不知道,他工作雖然忙,但是也不能不關心你啊!真不是一個好老……」

許夢潔戛然而止,江煜聳了聳肩,關心他做什麼,不害他就不錯了。

慕沉在公司收到信息,皺了皺眉。

許夢潔和江煜,他們兩個人……

昨天意識到自己做的不對勁以後,他立馬聯繫了人,讓人刻意去針對江煜,營造自己厭惡江煜的假象。

當然,動手這些自然不可能,就是做做樣子,可彙報回來這許夢潔替江煜解了圍,兩人還坐在一起吃了飯,甚至是相談甚歡。

他心裏就很不舒服。

如果江煜只是他一個人的,那麼這些人就碰不得江煜。

這個念頭突然冒了上來,慕沉愣了愣,把念頭壓了下去。

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不就是覺得江煜有趣,順着江煜的意思,想要看看他到底想要做什麼,怎麼弄得自己神經兮兮的。

他們兩人想要如何,與自己有什麼干係。

話是這麼說,可慕沉腦子裡還是會冒出江煜的臉。

他只能讓自己陷入到工作之中,抹去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

因為學生會長的刻意刁難,江煜已經相信慕沉的的確確對他厭惡至極。

女主最近和他走的也是越來越近,喜不喜歡這種東西,他不清楚,不過看情況,也是好的。

距離反派的宴會越來越近,江煜並沒有收到江煜的請帖,不過這場宴會是在慕沉家裡舉辦,江煜想要進去,也簡單。

慕宅的人都認識他。

進入宴會以後,慕沉很快就注意到了角落的江煜,不過因為有不少人上來套近乎,就只能看着,不能靠近。

不過許夢潔注意到了慕沉的眼神,順着慕沉的眼神看去,就瞄到角落裡的江煜,她靈機一動,立馬跑到江煜面前。

突然出現的女主,讓江煜一驚。

「你怎麼看到我的?」

許夢潔抬起下巴往慕沉那示意了一眼,勾起不懷好意的笑,「你們兩夠甜啊!」

撒糖都暗戳戳來,要不是自己眼睛尖,都發現不了江煜來了。

江煜一臉懵逼,不懂許夢潔這是什麼意思,只能點頭,「嗯。」

正主親自承認,許夢潔眼冒粉紅色泡泡,按照今天宴會的流程,自己與慕沉是要共舞的。

不過江煜來了,這個機會自然要給正主啊!

不過這宴會上參加的女眷非常多,有不少人對慕沉有心思,就怕有人捷足先登,江煜那麼單純,還與世無爭,絕對搶不過這些心機女。

她必須要鋪好路,讓兩個人共舞。

而江煜觀察了一圈,按照原劇情,是他與女主共舞,搶了反派的人,反派因此對他越發厭惡,甚至到了恨的地步。

現在他就要拽緊女主,宴會開始,直接拉着女主一起跳就行。

慕沉喝了一杯接一杯的酒,饒是很能喝,喝了這麼多酒,這胃也是不好受,只能找了個借口出去透透氣。

看到慕沉離場,許夢潔立馬拉着江煜一起走,江煜只覺得莫名其妙。

女主怎麼好像在追着反派走?

到了花園,女主看準時機,狠狠推了一把江煜,江煜完全沒有防備,直接撲到慕沉身上。

慕沉下意識就要甩開,卻聞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他的手頓住。

懷裡的人抬眸,眸子水光盈盈,勾人極了,慕沉低下頭,靠近江煜,扶住了江煜的腰肢。

「你怎麼在這?」

溫熱的氣息噴洒而來,江煜心中警鈴大作,立馬站直了身子,推開了慕沉。

「我……你醉了。」

他可沒有什麼理由能夠說明自己在這。

慕沉低聲笑了幾聲,「怎麼,轉移話題。」

「我才沒有。」

挑起江煜的下巴,被迫讓他抬頭與自己對視,「你為什麼來這?」

江煜:女主太過分了,怎麼能推自己。

江煜:還有你慕沉,咄咄逼人做什麼,沒有理由,就是要來,怎麼樣,有本事吃了他呀。

「大少爺,你真的醉了。」江煜的語氣透着害怕,身子抖了抖,似是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