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一天。
上一世笄禮前,孫妙天天纏着她出去遊玩,笄禮的流程和禮儀她都沒來得及的學習。
笄禮當日,楚妍微穿着老氣橫秋衣裳行着不合規矩的禮儀,引得眾人嘲笑。
心情低落的她跑去後湖散心,卻不想碰到了淺如雲。
淺如雲對她一頓譏諷,笑話她是沒娘教養才會如此失禮。
楚妍微性如如火,爭吵之間便動起手來,推搡之間又不知被誰推入了湖中。
好好的笄禮鬧的人仰馬翻,此時恰好齊王路過將她救了起來。
齊王不僅替她解困還寬慰於她,楚妍微對他心生感激。
在交談中還意外發現,齊王是她年幼時在御花園救過的孩童。
自此好感的種子便已埋下,為日後的諸多事情留下了禍根。
柳元回過頭就看見自家小姐坐在窗下發獃,自從楚妍微落水之後,就不似從前活潑好動,成日里總是心事滿懷。
柳元不免有些擔心:「小姐,你還好嗎?
吉時快要到了。
老爺剛差人來問,若是小姐準備好了讓您去前廳宴客。」
楚妍微聽着聲音才從回憶里抽離,淡淡道:「替我更衣吧。」
前廳已是高朋滿座,世家大族的家眷應邀悉數到場。
看似熱鬧的場景,實際有一半人在等着看楚妍微出醜。
角落裡孫妙對着遠處的淺如雲遙遙示意,淺如雲輕蔑一笑,準備着看好戲。
笄禮始,全場靜。
笄者入場。
在眾人探究的目光中,楚妍微身着淡粉色儒裙外罩水藍色大袖長裙緩步前來,清麗的顏色襯的她膚如凝脂,溫婉大方。
她步履從容的走向禮台,行禮叩拜。
梳頭、加笄、聽訓、禮成。
每一個環節,楚妍微都表現的端莊大方。
不似上一世,穿錯衣衫還不知禮儀流程。
在宴會上被眾人嘲笑。
楚妍微站在禮賓台上,餘光掃到角落裡的孫妙。
她一臉不可置信的望向楚妍微,不明白從前的草包何時學的如此優雅。
也不明白那身褐色的衣衫她為何未穿,她惶恐的看向淺如雲,只見後者不悅的拂袖而去。
楚妍微冷眼瞧着,勾起了唇角。
那身褐色的衣衫她當然不會穿,那日讓柳元送去裁衣也不過是掩人耳目。
宴會穩中有序的進行着,沒了上一世的諸多事端,世家大族的家眷也沒有了樂子,本想着看楚府的笑話,卻不想楚妍微表現的如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