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傷疤依舊,而是從未癒合第一章 開始在線免費閱讀

不是傷疤依舊,而是從未癒合第一章 開始在線免費閱讀(2)

?」

胡雯使着性子,但也不能怪她,好好地結婚紀念日,自己在家準備了一桌飯食,忙活一整天,他倒好,回來不聲不響,什麼都不知道似得就上桌吃飯,吃完就去書房了一下午。

行,中午吃了就吃了吧,晚上她忍着氣又做了一桌燭光晚餐,想着晚上應該有驚喜和浪漫,結果………

加班就算了,還一點表示都沒有!

當然,平日里她也不是這樣,如果今天來的是其他人,胡雯可能只會回房間待着,但韓曉麗是她一手帶起來的,是她徒弟,這麼多年關係,氣頭上也懶得避諱。

至於為什麼韓曉麗不叫師父,還不是怕韓曉麗把自己叫老了。

胡雯雖然已經四十五歲,長的不艷麗卻很嬌氣,平日里保養的很好,看起來也不過三十歲左右,加上多年的高位者養出來的氣質,往人群里一放誰都能看出她的不凡。

「雯雯姐,彆氣了,打開看看嘛,老大為了這份禮物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韓曉麗又開始神助攻。

聞言,胡雯看了一眼又一眼,那個熟悉的log就在眼前,她微抬着頭,心裏帶着些期待,但還是端着架子,腳一下一下的翹着。

周健雨此時心裏七上八下的,今天他確實是忘了,這段時間有個大項目,一時沒搞定,所以心裏煩躁起來也就沒想起這件事,直到回家之前胡雯莫名其妙來辦公室發了一通火,他都還沒反應過來。

他們夫妻二人關係一向很好,在外人看來可以說的算是膩歪,老年夫妻老年樂,自己老婆偶爾使性子怎麼了,這叫生活情趣。

所以即使胡雯在公司讓他沒了面子他也不在意,中午追老婆出來的時候韓曉麗正好站在門口,就對她說去看看怎麼回事。

回來之前沒收到消息也沒看到人,心裏一直七上八下的。

周建宇現在渾身還冒着虛汗,連忙順着韓曉麗的話說:「是啊,老婆,打開看看嘛,你的每份禮物我可都是精心準備的。」

「哼。」胡雯別開頭,但其實已經不氣了。

韓曉麗看出來了,於是順其自然坐到胡雯身邊,對着周健雨使眼色,示意他自己打開,然後說:「雯雯姐,你看這條項鏈,前幾天您不是去專櫃沒買到還在朋友圈發消息說挺遺憾的嗎?那天下午老大知道後找了好多人問,也幸虧我認識一個櫃姐她說她能弄到,就是因為好幾個連鎖店都缺貨,我也不敢保證一定今天能拿到,所以老大才一直瞞着你,怕你知道後失望。」

周健雨聽到這話還有什麼不明白,順坡下驢的跟上:「是啊,老婆,你眼光就是好,喜歡的東西可真難買。」

「那要是拿不到呢?今天的紀念日你就不準備跟我過了??」胡雯一聽急眼了。

「當然不可能啊,我……肯定還有其他安排了。」周建宇見危機解除,流利的嘴皮子也耍起來。

他知道韓曉麗辦事穩妥,既然敢說肯定也有後手。

胡雯心中的陰霾和怒火被這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給抹平,勾起嘴角彎身拿起項鏈仔細看,發現確實是自己中意那條。

頓時感覺喜悅的小花花開滿心房。

有些得意卻但還是心口不一的對韓曉麗抱怨:「他能知道這些?」

聞言,不等韓曉麗做出反應周健雨便右手指天急切道:「那當然了,結婚的時候我可是當著所有人說過老婆的事第一大,這輩子都不可能忘掉!老婆,你不能不相信我啊。」

韓曉麗笑着打趣道:「雯雯姐,再怎麼說下去老大怕是要急得撓頭髮了,而且老大對你的事什麼時候不上心了,我去取的時候才知道老大怕買不到一樣的,還定了同系列的另一款項鏈呢。」

果然話一出口,胡雯瞬間皺眉,她和周健雨是白手起家混到現在,雖然平日里有些奢侈但卻不浪費:「那條吶?怎麼這麼浪費錢。」

周健雨啞口,這讓他怎麼回答。

上天可見,自己可沒那麼安排過啊。

「雯雯姐放心,老大不會亂花錢,那條已經退了,去取的時候老大就說了,能拿到同款就把那條退了,拿不到才買那個,吶,這是發。p。」韓曉麗及時遞上單子,胡雯接過看了下,日期確實是前幾天。

雖然名字寫的是韓曉麗,但由於周建宇總是吩咐韓曉麗跑路,所以,倒也沒引起她懷疑。

到這時,胡雯心裏的不快才徹底消散,拉過周健雨坐到自己身邊。

「周大總裁,算你有心,給我帶上吧。」

藉著胡雯轉過去的那一會兒,周健雨豎起大拇指給韓曉麗一個大大的贊。

夫妻二人冰釋前嫌,膩歪了一會兒,準備留韓曉麗吃飯,韓曉麗笑了笑說以後有的是時候,今天日子特殊就不打擾。

兩人見她不像是客氣,也就沒再挽留,特殊的日子還是比較適合兩個人。

拿着劉阿姨給的雨傘走出大門卻發現今天的雨異常大,讓向來節約的韓曉麗也不得不打個車回家。

韓曉麗住在城邊的農家出租屋,環境不錯,交通也便利,至少公交車站牌就一二十米距離,缺點是距公司有些遠,差不多一個半小時的路程。

不過郊區房價便宜,才一千五一個月,市裡最便宜的也要三四千,而且租的越近價格越高。

權衡利弊,韓曉麗還是決定累一些也無所謂。

到了郊區邊緣韓曉麗下了車,距離目的地還有差不多一千米,車能到,但出了郊區出租價格會翻倍。

脫下鞋子提在手裡,韓曉麗打着赤腳走回家,細小的石子在雨水的沖刷下散落在地上,有些擱腳,然而韓曉麗平靜的臉上毫無波瀾,熟練的讓人心疼。

她現在住的地方是農家房自己修建的的出租屋,有點像四合院。

中間有一個大的活動場地,邊上圍了一圈,每一道門都是一個單間,這個郊區裏面的農村房屋大體格局都差不多,只是有些安了空調有些沒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