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傷疤依舊,而是從未癒合第二章 好友相聚,舊事重提在線免費閱讀

不是傷疤依舊,而是從未癒合第二章 好友相聚,舊事重提在線免費閱讀(2)

自助,網上團購七十塊錢一個人,這家店幾人經常來,食材不是很好但勝在新鮮。

她們三人不是沒錢,隨便拿一個出來也是小富婆一枚。

陳娟陪老公創業,現在公司小有成就,而且她自己本身也有工作,毛艷雖然是個富二代但也一直有其他的投資做副業,收入穩定卻想體驗生活,和陳娟在一家三級醫院當護士,兩人上進心一般,混的不錯,現在一個是護士長一個是副護士長只是沒在一個科室。

韓曉麗之前也是護士,因為一些事導致她認為工資養不起她,所以辭職去跑醫療器械的銷售,現在已經坐到項目經理的位置,三人可以說都是零零後中的女強人。

相比這家店更貴的地方她們不是沒去過,只是他們覺得那種地方沒有人情味,心也會飄,何況這是多年來的習慣。

最奇葩的是,不管多有錢,三人吃飯一直都是AA,只有偶爾有大事,才會輪到誰請客。

吃完飯,外面的雨出乎意料的停了,就跟誰按下暫停鍵一樣,三人摸着肚子出門,毛艷提議去散步消食,但陳娟的電話先響了。

是微信視頻——

「喂,寶寶。」陳娟舉着手機,用溺死人的聲音對着電話那頭。

受不了的韓曉麗忍不住打個寒顫。

「媽媽,你什麼時候回來呀~」

「媽媽要送阿姨回家才能回來啊。」說著,陳娟把手機遞給兩人。

「哇啊,大姨~小姨~咦?七七阿姨不在啊?」

「小糖糖,把媽媽借給我幾個小時好不好。」韓曉麗看見是小孩也就不彆扭,開開心心逗孩子,畢竟陳娟對她老公也這麼說話,一開始她還以為是查崗的。

鏡頭那邊的糖糖聞言皺起眉頭,做出一副思考後很為難的樣子說:「大姨不開心嗎?」

韓曉麗震驚從眼裡一閃而過,以為小孩子看出了什麼,於是問:「沒有啊,糖糖怎麼這麼說?」

「沒有不開心為什麼要借媽媽呢?爸爸每次晚上找我借媽媽都說不開心,要有媽媽陪着才開心的呢。」

「哦~」毛艷意有所指的發出聲音。

「哈哈哈……」韓曉麗也忍不住調侃的笑。

「哈哈哈,好吧,但是大姨沒有不開心哦,所以大姨現在就回家,把你媽媽還給你好不好。」

「好的好的,大姨拜拜!小姨拜拜!媽媽么么!」

「寶寶么么。」

掛斷電話,陳娟嘆了口氣,故作深沉的攤手:「唉,甜蜜的負擔啊,你們不懂。」

「呸!毛毛,殺了我給娟兒助助興。」韓曉麗豪氣的幹完一聽可樂,一副壯士斷腕的表情。

毛艷白她一眼,又立馬笑起來,傲嬌道:「你可閉嘴吧,馬上我就有了,你只能自行了斷!」

「有了?」

「你懷孕了?」

韓曉麗兩人異口同聲問。

毛艷臉頰發紅,有些不好意思的摸着肚子。

餘下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拍額頭,同時開口道:「看來是真的了。」

莫名其妙的被人來了兩個紅色炸彈,兩人雖有點震驚,但仔細想想也在情理之中。

毛艷年齡是三人中最小,但也已經二十六,正常的步驟而已。

幸好,三人都沒有喝酒的習慣,烤肉也都吃的比較清淡,難怪毛艷今晚一點碳酸飲料都沒喝。

隨便走了幾步時間也不早,都快九點,兩人小心翼翼的先把毛毛送回家,陳娟才開車送韓曉麗回去。

——

車輛行駛在路上,外面的霓虹燈快速划過,韓曉麗坐在副駕駛,手裡磨蹭着磨砂封面的請帖。

「真不準備再找一個?」陳娟的聲音突然響起,在安靜的車裡顯得有些突兀。

韓曉麗本來靠在座椅上看着窗外,聞言閉上眼睛搖搖頭。

她吃飽飯就容易暈車,還習慣上車就睡覺,現在胃中正翻江倒海的難受。

「當初要是你找到她,會怎麼樣。」

往事重提,即使過去十年了,閉着眼睛的韓曉麗還是覺得眼眶發熱。

一張巧笑嫣然的臉出現在腦海。

韓曉麗沉思一會兒,輕輕的吐出三個字,「不知道……」

三個字,就像是按下了靜音鍵,陳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韓曉麗也不知道怎麼繼續。

又是一個紅綠燈,陳娟突然嘆了口氣,轉頭認真的看着她:「老韓,放下了好不好?你……」

韓曉麗平靜的睜開眼打斷她,她知道陳娟想說什麼,女人的直覺很准。

毛毛今天的事就是一個導火索,陳娟作為唯一的知情者,今天不說些什麼都有些說不過去:「娟,你知道我很累,我們不說這些行嗎?」

即使知道,但也還是無法直接面對,內心即想找人傾述卻又害怕被提起。

韓曉麗自嘲的搖搖頭,人吶,就是賤。

「你不想說就不說了嗎?」後面的人催促,陳娟乾脆靠邊停下拉起手剎,轉過頭嚴肅的看着她態度很強硬,似乎今天就要挑破:「這件事過去十年了,你做個人好不好,那件事不怪你!沒有人怪你……夏季也不會!她家人才是罪魁禍首!你不是……」

「娟兒,我真的不想說這些,求你行嗎……」無力的語氣帶着悲傷,表示她真的無法應對這一切,說著她想打開車門:「今天太晚了,糖糖還在等你,我自己下去打車。」

「打什麼車,十一路公交車么!」陳娟乾脆利索的熄火落鎖:「既然今天提起了,我就不可能再裝作沒看見,你有好好看過鏡子么?韓曉麗你看看你還有個人樣嗎?夏季的事誰都沒想到,我們也不希望這種事發生,可是你跟她不一樣,你是被她圈住的,憑什麼她一了白了,你卻要為這件事負責這麼多年,早知道當初我就不該任由你們發展,如果我能早點發現把你帶上正規,就不會……」

「什麼是正規?」韓曉麗看着陳娟,聲音很輕很輕:「那只是你們的想法。」

「你不要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攬,我和她的事從沒瞞着你,這是我的選擇。」韓曉麗抿着嘴,耷拉着的眼睫微微顫抖。

「我真的好累,我想回去休息。」

雖然看出韓曉麗的脆弱,但陳娟並不打算放過她,她發動車輛,放緩語氣旁敲側擊開導她。

其實,這對韓曉麗來說,只不過是另外一種折磨罷了。

就如同沒用開封的刀,雖鈍卻痛,一下下割在心口,將那塵封已久的傷疤一點點揭開。

微涼的夜風灌入車裡,在這七月的夜晚讓她如同墜入冰窟。

終於到達出租屋,韓曉麗連說再見的力氣都沒有,她木然的開門下車關門,掏鑰匙開門關門,隔絕了身後是陳娟的恨鐵不成鋼的聲音。

換下衣服,韓曉麗再次洗漱,直到終於躺在床上,疲憊的眼睛閉上。

本以為思緒萬千的自己會睡不着,但或許是往事重提,帶着躲避的心思,居然沒幾分鐘就陷入睡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