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傷疤依舊,而是從未癒合第六章 是誰?在線免費閱讀

不是傷疤依舊,而是從未癒合第七章 煩人的人在線免費閱讀

吃完飯,韓曉麗自己洗碗收拾,把多餘的水分擦乾在藏起來,又拖了地才去洗澡。

夏季說要幫忙被拒絕了,說她那金貴的手還不如給她剝瓜子。

本來是無心的一句話,結果韓曉麗洗完澡出來,夏季居然真的坐在電腦前剝瓜子,也不知道這東西她哪兒來的。

韓曉麗驚嘆:「什麼時候買的?」

邊看劇邊剝瓜子的夏季回頭,「你洗澡的時候我下樓了一趟。」

「哦,去醫務室買葯了嗎?」韓曉麗還惦記着夏季手上的傷。

「什麼葯?」夏季一臉疑惑。

「……」翻了個白眼,韓曉麗把擦頭的毛巾丟到夏季臉上,拉起她剝瓜子的手:「小公主,你的手啊,你說你都下樓了怎麼也不知道買個消炎的膏藥。」

「我……忘了……」夏季小心翼翼的看向韓曉麗,生怕被罵。

別看平時韓曉麗對他們都挺好,怎麼做她都不生氣,其實發起火來比誰都嚇人。

生氣的時候聲音大的嚇人,還一點就炸,所以現在即使只是被看着也能讓她心發慌。

韓曉麗皺眉,對着夏季那張求饒的美人臉最終還是沒發出脾氣,嘆了口氣道:「你們這一個兩個的都不讓我省心,算了,你去洗漱,我下樓買。」

胖子都不愛運動,尤其是韓曉麗,上樓了基本不願意出門,但是她也不能眼睜睜看着夏季手上起泡。

懶得換衣服,就着睡衣披上外套,穿着拖鞋拖沓着下樓。

門關上,夏季看着自己的手和收拾的乾乾淨淨的宿舍,自言自語道:「你們要是知道我為什麼來這裡還會對我這麼好嗎?」

韓曉麗動作很快,穿着睡衣在校園逛很有損形象,所以目標明確的她只用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先給夏季上藥然後關燈爬上床,準備看小說。

背對着走道的韓曉麗沒看見對面有一雙眼睛看了她好久好久,直到她放下手機睡覺,對面才收回目光。

目不轉睛的看着對面,她來的晚只有中間可以選,韓曉麗確定顧及陳娟和別人無法相處,六人宿舍沒得選,中間位置是最尷尬的。

對面的韓曉麗顯然已經睡著了,均勻的呼吸聲在她耳邊環繞,她將被子往上面提了提,把頭埋進去。

被窩裡溫熱的氣息撲面而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伴着手上藥膏的清涼味道,夏季緩緩入睡。

這是一個看起來安靜平常的夜。

但只有睡着夏季才知道,有些事好像不太一樣了。

第二天是昨日的重複,早上韓曉麗賴床,夏季在打遊戲。

下午韓曉麗打工,夏季打遊戲。

晚上韓曉麗洗菜做飯洗碗給人上藥,夏季吃飯打遊戲等着上藥。

第三天本來應該照舊,但是早上出了一點小插曲。

「砰砰砰……」

門口響起敲門聲,戴着耳機的夏季沒有聽見,睡熟的韓曉麗被吵醒,迷迷瞪瞪的看向下面,夏季不知道音量開的多大,她連喚幾聲都沒聽見。

可是敲門聲卻沒有要停下的原因,無奈,韓曉麗只好翻身爬起來,昨晚洗過的頭髮亂七八糟的支愣着,看起來特別像是爆炸頭。

她抓着頭髮,整個人渾身上下都透着煩躁。

大過節的,誰這麼早……煩死了,宿管阿姨都不會來敲門。

開門,門口站着三個短頭髮的女生,打扮的又拽又痞。

韓曉麗皺眉,她不喜歡這些人,看起來一點禮貌都沒有,還覺得自己很牛b的樣子。

見門打開,最前面那個染着灰色頭髮的女人問:「夏季在嗎?」

嘴上沒客氣,行動也讓人反感,因為韓曉麗還沒回答,那個女人竟然準備直接進屋。

韓曉麗比他們都高直接一隻手搭在門上攔住她們,認真的上下打量了幾人一番,被人吵醒後的不耐煩,加上這人沒禮貌的話語,讓韓曉麗沒有耐心和她周旋,所以語氣有些生硬的吐出兩個字:「有事?」

那人後退一步,爭取和韓曉麗平視,然後說「我找夏季,她人呢?」

韓曉麗皺着眉,一大早能有什麼事:「夏季?一大早你找她做什麼?」

「關你什麼事?」那人斜眼看她,還擺出一副自以為很酷的樣子。

然而在韓曉麗看來就是辣眼睛,不是吹的她雖然胖,但勻稱,就算剪個短髮啥也不做,往那兒一站也絕對比眼前這三個人帥。

無語的看着三人,韓曉麗懷疑這幾人出門沒帶腦子,伸出一隻手細數:「來,我來告訴你關我什麼事,首先你們三個來的是我們寢室,其次你們找的是我朋友,然後敲個門跟敲魂一樣還是我開的門,而且,謝謝不說一句開門就往裏面拱,咋?是你飄了還是禮儀課白上了?我自認為就這些條件我問這麼句話合情合理怎麼了。」

三人被韓曉麗一頓好說,臉色尷尬的站在那兒,還莫名掉了氣勢,有些沒回家的同學早起去買飯,看見幾人這架勢連飯都不買了,站在走廊看好戲。

那人也知道這麼站着讓人家看見不好,於是說「那謝謝這位同學?請問夏季在嗎?」

即使她們這麼說,韓曉麗也沒準備放三人進去,這反問句用的好啊,嘎嘎的好,她都差點要氣笑了。

假小子還知道在後面加個請問,既不低頭又顯得有禮貌。

可能是氣氛太過凝重,也可能是活動脖子的時候無意看見了,總之就是戴着耳機的她終於發現在站在門口的韓曉麗。

夏季本來就人高馬大,平時往門口一站就把視野擋的死死地,更別提現在還故意伸着胳膊。

夏季不解,看了眼時間,現在才八點不到,曉麗一般都是九點起床,於是她摘下耳機問:「曉麗,你在門口乾嘛吶?」

夏季戴着耳機,音量應該不小,所以說話聲音也比平時大,導致門口對峙的幾人都聽見了她的聲音。

韓曉麗還沒開口,灰頭髮的假小子就先喊到:「夏季!我來找你玩了。」

說完,趁着韓曉麗回頭的瞬間擠上前。

所以在韓曉麗還沒反應過來,自己胳肢窩就多了一個腦袋,然後怕癢的她反射性收手,夾住那人的腦袋。

「艹!」韓曉麗暗罵一聲,迅速放開往旁邊一跳。

「啊!」那個人也是一聲慘叫。

沒別的,小年輕耍酷啊!耳朵上叮鈴噹啷掛了一堆飾品。不是尖的就是一坨,總之不是軟的,被韓曉麗這麼一夾,那酸爽,比起老壇酸菜只能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小蔡?」夏季喊出她的名字。

被叫小蔡的灰頭髮揉着耳朵,面上扭曲,先是回了夏季一聲,然後開始懟韓曉麗:「嘶……夏季,我來找你玩兒了,你這是什麼室友啊,長的跟豬一樣,勁兒還大,媽的痛死老子了!」

韓曉麗此刻正捂着胳膊,感覺整個胳肢窩都是讓人厭煩的感覺,恨不得把手拌下來洗乾淨再按回去。

「可以啊?來我寢室罵我?」這麼囂張的人,還真是第一次見。

還沒來得及發火,夏季先生氣了,「啪」給了小蔡一巴掌,然後指着韓曉麗說:「蔡嬌,去給曉麗道歉。」

「菜椒?噗!」聽到小蔡的名字,韓曉麗沒憋住,這名字取得可真……

於是,蔡嬌當場炸了,臉色難看的對着韓曉麗怒吼:「閉嘴!」

聳聳肩,韓曉麗臉上笑意未減,但懶得搭理她,不說就不說,就算她不說那名字還能改了?

果然是小丫頭。

現在她的瞌睡徹底醒了,剛起床的那股悶勁兒也漸漸消失,心情頗好,把跟着小蔡來的那兩個人一起喊進來。

「既然認識就進來吧,別在門口站着當門神,年才剛過完,沒必要。」關上門後又看着站在夏季身邊瞪着眼睛的蔡嬌:「你直說你們認識是朋友不就好了,一開門說話沖的不行,能給你好臉色看?搞得我還以為你找她打架。」

「我怎麼可能找夏季打架,她這麼溫柔可人。」

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韓曉麗走到夏季身邊拍拍她的頭:「鬼知道你的呢,自己的朋友自己招待,搞得我瞌睡都醒了,去洗漱了。」

接着一切如常,沒有什麼特殊的變化,硬要說變化的話,就是上午蔡嬌陪着夏季去逛了個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