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傷疤依舊,而是從未癒合第九章 忙碌在線免費閱讀

不是傷疤依舊,而是從未癒合第九章 忙碌在線免費閱讀(2)

,來來來,韓經理果然不同凡響……」

杯子還沒放下,顧啟順已經繞過吳晨來到她身後,手裡的酒又給韓曉麗倒上:「老周啊,你這話說的,韓經理可是女中豪傑,這才一杯,能看出什麼?再來再來。」

剛進來的那一杯他們是絕口不提。

韓曉麗也不點破,笑着端起酒杯再次喝下,她只慶幸在來的路上自己吃了個麵包墊吧墊吧,否則胃怕是又要開始**。

三杯飲盡並不是結束,只是這場酒局的開始信號。

面對四個男人輪番勸酒,韓曉麗來者不拒,一杯又一杯,直到最後一個倒下,她才徹底放鬆戒備。

頭暈噁心一股腦湧上來,連眼睛都脹的發疼。

再看「戰場」,四個男人癱在桌上醜態百出,只有她還筆直的坐在椅子上。

今日戴的隱形眼鏡有些乾澀,拿出眼藥水潤一下。

冰冷的眼藥水滴在眼睛引起一陣刺激,淚腺不受控制的打開,她連忙閉上眼睛,轉動眼珠等那一陣不適感過去。

再睜開眼,燈光分成幾股,揉揉眉形站起來,努力穩住搖搖欲墜的感覺。

想當初她酒量也很差,差到一杯劣質紅酒都能灌醉她,一瓶啤酒就能睡上半宿。

後來胡雯帶她,了解她的情況後,做的第一件事並不是教她如何尋找客戶也不是介紹產品,而是背書練酒量。

她告訴韓曉麗,酒桌上的女銷售並不丟人這本來就是她們的優勢,她們要學會利用任何對自己有利的東西。

不要覺得丟人,也不要有什麼愧疚感,別人口中說是上不得檯面的手段,其實背後藏着的是嫉妒。

她們並非拿不出手,只要把握好尺度,沒有任何私下的骯髒交易,這就只是一種社交關係。

放開心裏的坎後就是練酒量,她那段時間身上的酒味幾乎沒散過,除了上班看資料背產品參數跟着胡雯跑客戶混臉熟,其他時候就跟個酒瘋子一樣,抱着個杯子喝酒,好幾次差點醉到進醫院。

面對已經打起呼嚕的幾人。

韓曉麗自嘲道,看看,這不就是特訓的成效嗎。

扶着桌子往外走,本就感冒的她眼前有些發暈,定了定神,拿起一塊方巾裹上冰塊放在眉心。

等緩過那場勁,才慢悠悠走到前台,打算開四個房間,讓服務員把人送到樓上休息。

「小姐,你們桌已經定了一個包房了。」前台小姐姐微笑着對她道。

「額……」

喝了酒的她神經有一瞬間遲鈍,但很快她又反應過來那個包房是做什麼用。

韓曉麗不動聲色地掏出卡,繼續道:「沒關係,那就按照那個包房的規格在幫我定三個房間,然後把306的客人送上去休息,謝謝。」

「好的,請稍等,請出示一下身份證。」

開好房間,韓曉麗沒回包間,而是坐在酒店休息區掏出手機給陳娟打電話。

現在是十點半,帶着孩子的陳娟早已睡了,但她有個習慣,親密的人都設了特定的鈴聲,所以電話響了兩聲陳娟就迅速接起。

「老韓,大半夜的你要幹嘛?」

韓曉麗軟綿綿的靠在椅子,聲音軟綿綿的,帶着點撒嬌的意味開口:「娟兒……來接我一下唄……」

「咦!什麼鬼!瞌睡都給我嚇醒了,你幹嘛呢?」隨即看了看時間,陳娟反應過來:「又去見客戶了?」

「嗯。」

頭昏昏沉沉的,見有人過來韓曉麗強打起精神。

定睛一看,是端水過來的前台,韓曉麗禮貌道謝。

「有需要請隨時叫我。」

「謝謝。」

——

「在哪兒吶,發個定位過來。」

剛喝一口,電話對面便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韓曉麗知道自己有救了。

掛斷電話,發出定位。

嘔吐的感覺暫時還不明顯,只是胃很脹,隱晦的用手揉着,沒一會兒打了個酒嗝。

結果,胃是舒服了,隨着酒氣瞬間湧上來的醉意差點熏的她看不見,燥熱的感覺也隨之傳來,身上沒有一處不覺得難受,尤其是頭上亮堂堂的大吊燈。

她默默在心裏嘆了口氣,要不是穿着職業裙,真想就這麼不顧及形象的躺在沙發上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