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只有孫妙不顧別人的看法與她交好。
曾幾何時,孫妙是楚妍微放在心裏珍視的朋友,可如今她才幡然醒悟。
曾經認為珍貴的友情於他人而言不過是被算計的**。
楚妍微看着眼前「細心」為自己挑選綢緞的人,心中不由冷笑,但依舊面色從容開口道:「姐姐既覺得好,那就這匹吧。」
聞言倒是孫妙大吃一驚,原以為這樣的顏色她要大費一番口舌楚妍微才會答應。
沒成想她同意的如此爽快。
孫妙只覺得今天的楚妍微奇怪的很,許是落水剛好的緣故。
她總覺得楚妍微待她不似從前熱絡,看她的眼神也多了些疏離。
可她答應的又如此爽快,此時的孫妙正是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不由試探的問道:「妹妹真的決定了?」
「嗯,就按姐姐說的辦吧。」
孫妙覺的楚妍微定是病傻了。
從前她只覺得楚妍微是個單純沒心機的,當年淺如雲讓她來刻意與楚妍微交好,她本是不願的。
誰不知道楚將軍的女兒是滿京城的笑話,誰又願意和這樣的人親近。
可孫妙的父親正在淺如雲父親的手下做官,家中姐妹又多,孫妙一直都不得父親重視。
若此時她能讓淺如雲滿意,將來父親在淺太傅跟前得臉,她的處境自然也會好些。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饒是知道楚妍微對自己不錯,但涉及到自身利益,該出手時她絕不會含糊。
所以即便心中疑慮,只要楚妍微答應了就好。
楚妍微久在邊疆,又怎懂深宅里的勾心鬥角。
如此爽快定是相信自己才會這樣。
想到這裡,孫妙輕快的笑道:「妹妹既然選好了,姐姐就不打擾了。
妹妹病才剛好,要多休息才是。」
「好,芍藥去送一送姐姐。」
看着孫妙遠去的背影,楚妍微的眼神漸漸冷了下來。
柳元拿起剛才的那匹綢緞,猶豫的看向她:「小姐真的要拿這匹料子做衣衫嗎?
這…..」楚妍微一向向著孫妙,後面的話她沒敢再講。
楚妍微知道她要說什麼,擺弄着手裡的暖爐,眼睛都沒抬:「做吧,還有旁邊那兩匹,一併送去裁了。」
做戲當然要做全套,總要配合著才能讓看戲的人心安。
笄禮這天。
楚府歌舞昇平,好不熱鬧。
楚妍微坐在窗前,冷眼瞧着外面的一切。
今天將是熱鬧非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