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找我?妹妹,什麼事啊?

第10章 只要哥哥喜歡就好

溫燦轉頭看向小女孩:「對呀,讓警察叔叔來幫你好不好?」

小女孩神色害怕:「姐姐,你能不能別報警,我不想跟警察叔叔走。」

溫燦看她這樣:「既然她不想話就算了,陪她一個晚上也沒關係的。」

蘇韞看她眼底下淡淡的黑眼圈:「兩天沒睡好,撐的住?」

溫燦心裏默了默,看來蔡曉之說的沒錯,她的臉色現在可能憔悴到極點:「沒事啦,後天就周末了,到時候再把覺補回來。」

話音剛落,溫母就打電話過來了,電話中溫母因為擔心溫燦有些發怒:「你如果再不回來,我就出去找你了。」

溫燦聞言,立馬回道:「我馬上就回去,你別著急。」

溫燦軟聲跟小女孩說:「現在很晚了,我媽媽也很着急,如果你不嫌棄的話,要不要去我家睡覺?」

小女孩點點頭:「好。」

溫燦看着蘇韞垂下眸,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那我先走了,你們也早點回去,明天還要上學,再見。」

蘇韞痞笑一聲:「這麼晚走不怕嗎?」

溫燦靦腆一笑:「那你要送我嗎?」

蘇韞漆黑的眸子盯着她:「你都開口了,我肯定要送的。」

郭晏看着兩人情況,覺得下位兩個星期還真有可能是溫燦,識相道:「那我們送你,走吧。」

四人走在空蕩蕩的街道,溫燦和小女孩在前面快步行走,蘇韞和郭晏在後面慢悠悠地跟着。

凌晨兩點的晚風涼爽中帶點寒意。晃晃蕩盪的到了一個巷子口,路口立着的電線杆像日晒雨淋了十幾個年頭,發黃的電線鬆鬆地掛在上頭。

這個巷子很窄,轎車都開不進來,兩旁五六層樓高的舊居民樓擋了大半天光,有人剛洗的衣服晾在陽台不停往下滴着水。

溫燦回頭抿唇一笑:「到啦,我先回家了,謝謝你們。」

笑意在唇邊輕漾,兩個淺淺的梨渦里,溢滿春花般清香的笑意。儘管臉色憔悴,可還是難以抵擋那精緻漂亮的臉龐,反倒是添了幾分惹人憐愛的感覺。

蘇韞盯着她看了一會,一臉懶散:「去吧,早點睡。」

溫燦點了點頭就帶着小女孩走進了巷子里。

郭晏看着這舊居民房:「韞哥,這地方好像是勻城的貧民區,她怎麼住這?」

蘇韞睨了他一眼:「人家住這礙着你了?」

郭晏解釋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覺得她一個女孩住這種地方可能不太好。」

「她跟她媽住。」

「如果有家人的話那還好,韞哥,你很清楚她家庭啊。」

「人家媽媽剛剛不是打了電話?」

「噢噢,也對。」

溫燦到家時,溫母還沒睡,看到她帶着一個小女孩回來,詢問道,溫燦說了一下大致情況,溫母就神色凝重的看着她,便把她拉到一旁:「你不認識,三更半夜就把別人帶回來,到時候如果人家父母找過來還以為我們綁架她小孩。而且你也不知道她底細,萬一她是不好的人呢?」

溫燦蹙了蹙眉:「媽,我覺得你想太多了,她只是一個小女孩。」

溫母臉色難看:「溫燦,你真的把人想的太簡單了,你這樣以後怎麼進入社會?人心複雜啊。」

溫燦看溫母有些生氣的模樣,輕聲道:「我知道了,你就讓她住一個晚上,明天早上就走。」

溫母嘆了口氣:「我知道你心好,但這種事情最好的解決方法應該是找警察知道嗎?」

溫燦想到前面蘇韞也讓她報警,真的不應該帶回家嗎?可又不忍心把她丟下。

抿抿唇:「我問過她,她不想報警。」

「你啊你」溫母無奈道:「算了,你先讓她去睡覺吧。」

溫燦點了點頭,就給了她一套乾淨的換洗衣服,讓小女孩去自己的床上睡覺。

家裡只有兩個房間,一個房間是溫母和溫馨的屋子,另外一個是溫燦睡的。溫燦關了燈,搬了把凳子坐在黑漆漆的客廳玩着手機,看着郭晏的微信,翻了翻他的朋友圈,(僅三天可見),本來還想看看裏面有沒有關於蘇韞的。

看着窗外的月亮,這個時候,她突然很想蘇韞,好像正是因為剛分開,思念倒是愈發的濃烈。

點開郭晏的聊天頁面。

溫燦:到家了嗎?

郭晏:剛到。

溫燦:那蘇韞呢?他到家了嗎?

郭晏:不知道,他家別墅區更遠點。

溫燦:那你問問他。

郭晏:他還沒回我消息。

溫燦猶豫了一下便發出:你能把他微信推給我嗎?

郭晏:可以,但是他回人消息很慢的。

溫燦一直刷新着手機,也沒看到通過的消息。

溫燦就這樣坐了一個晚上,到了早上六點,溫母從房間出來了,臉色不太好:「我一個晚上也沒睡,總是擔心着,溫燦,我剛剛已經報警了」

溫燦看溫母這樣,有些愧疚,垂下眼沒說話,便起身去洗漱了。

出來時,警察已經到了,了解事情經過後,警察教育着溫燦:「這種事情以後遇到一定要第一時間報警,報警才是最好的解決方法,我也知道你是好意,可是萬一有些人是不懷好意,你就說不清楚了。」

另一個警察也說道:「是啊,萬一這個女孩子出了什麼事情,你要負責的,不要太相信別人,以後報警就對了,把她叫醒,讓她出來吧。」

溫燦有些羞赧:「我知道了。」

轉身進入房間把小女孩叫醒。

之後,警察把她帶走了,後續事情到底是什麼樣的,溫燦也不得而知。

溫燦吃完早飯後,頂着更加濃重的黑眼圈來到了學校。

蔡曉之看到後:「天,你這兩天晚上到底幹嘛去了?黑眼圈一天比一天重啊,都快成熊貓眼了。」

溫燦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我都快困死了,這兩天都沒睡覺,簡直要我命。」

接着和蔡曉之說了昨晚的事情。

蔡曉之聽完感嘆道:「你這可是活雷鋒啊,敢半夜三更帶不認識的小女孩回家,這要是人家訛上你,看你怎麼辦。」

溫燦一臉困意:「我只是覺得她一個小女孩,應該不會有什麼不好的想法。」

「你可別低估小孩子,現在的小孩什麼都懂,萬一她背後的大人教她什麼不好的呢。」

「我知道啦。」

「知道你善良,但也要保護自己,我之前就看過一個新聞,一個小女孩跟一個女生說自己找不到回家的路,那個女生就陪她找。沒想到,那個小女孩帶着那個女生走到一個偏僻的地方,你猜猜後面發生了什麼。」

「發生了啥?」

「一群男的在那裡等着,後面把她那個啥了,然後拐走賣給人販子了。」

「那我還真是幸運,要不然你現在就見不到我了。」

「對啊,還好她沒帶你去哪裡,之後你和她也安全回到你家了。」

溫燦聽到後,突然想到為什麼昨天她要走的時候蘇韞會叫住她,讓她報警,後面沒報警,又送她回家。

這是在擔心她嗎?

……這麼一想,心中便高興起來。

「你怎麼突然這麼高興?跟打了雞血一樣。」蔡曉之問道

「想到一個人。」

「誰呢?」

「你猜。」

「噢?!不會是蘇韞吧!?」

「真聰明。」

蔡曉之唏噓道:「這大魔王可是不好拿捏啊。」

溫燦抿抿唇:「是有點難度。」

「明天就周末啦,要不要出去玩?」

「好啊。」

放學時,溫燦快速收拾好書包特意上樓找宋雯玉,經過高二(7)班時,停留了一會,聽到他們還在上課。

宋雯玉一臉無奈:「我就說你今天怎麼這麼好突然上樓找我,原來是為了看某人啊,真是重色親友的傢伙。」

溫燦挽着她的手嬌氣說道:「當然也來找你啦,大小姐,你在我心中可是獨一無二的。」

宋雯玉捏了捏她的臉:「就你會哄人。」

溫燦回到家又看了幾眼手機,發現蘇韞的微信還是沒通過,便有些沮喪。

難道是怕自己吵他嗎?她想了一百種為什麼,最後,想着想着睡著了,她實在是眼皮都在打架。

第二天,溫燦到午時才起來,終於睡了個好覺,讓她瞬間精神愉悅起來,第一時間拿起手機看,還是沒有消息,倒是有幾個不認識的人加她,其中一個叫肖言齊,說是那天小公園的。

她沒接受好友申請,看着最上方等待驗證有一個網名s,頭像全黑帶一個張揚標誌性的設計圖形,果然符合他那桀驁不馴的性子。

溫燦收拾了一下,就去廚房煮了兩個菜,也只有這個時候,她和溫馨才能吃上熱騰騰的飯菜,溫母在溫玉蘭家當保姆,每天都要去做飯,姐妹倆都是吃鍋里有些乾冷的麵條。

吃完午飯之後,溫燦就和宋雯玉,蔡曉之出來打牌了。

初三時緊張的課程讓她們都倍感壓力,現在上了高中大家都覺得輕鬆不少。

三人在休閑吧點了一些喝的和小吃,就進入包廂打牌,兩個小時之後,就看到宋雯玉和蔡曉之滿臉的紙條,溫燦甜甜的笑了一聲:「看來今天我手氣不錯呀,等等我來買單。」

「我來吧,上次你還給我帶早飯吃。」蔡曉之說道。

「還是我來我來,阿燦上次還給我買書。」宋雯玉搶說道。

溫燦看她們這樣傲嬌的抬了抬頭:「今天我贏了,我說的算。」

兩人看她這模樣都噗呲笑出聲。

溫燦就出了包廂去買單,付完款時,她聽見有人叫她:「溫燦,你也在這啊。」

溫燦聽到聲源抬頭望去,樓上郭晏趴在欄杆處看着她:「是啊,好巧。」

郭晏打趣道:「你要不要上來玩一會?韞哥也在。」

溫燦哼笑了一聲:「好啊。」

溫燦進入包廂,就看到坐在角落裡玩着手機的蘇韞,還有旁邊兩個男生和一個女孩在看着她。

「韞哥,你家妹妹來找你了。」郭晏起鬨着。

蘇韞懶散地抬起頭看着她,目光有一絲玩味,一絲探究。

今天她穿了一件純白連衣裙,露出那白晳細嫩的腳踝,整個人顯得身材高挑,無比清純。打量了半響,這才笑開:「找我?妹妹,什麼事啊?」

溫燦烏溜溜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着他,隨後軟糯糯問道:「你怎麼不通過我微信好友申請呀?」

蘇韞舌尖抵了抵腮:「我沒看到,不過妹妹,我可不隨意添加好友的噢。」

他拖着長音,胸腔驀地漫出懶怠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