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為最強的打工人第4章 天賦異稟都是真的在線免費閱讀

成為最強的打工人第5章 不一樣的打工人在線免費閱讀

靈能學院下午並沒有安排課程,柳秀可以安心地打工賺錢,一整個下午不休息,送外賣也就賺得110華幣,經驗值提升為3級:728013000。

蚊子再小也是肉,但是這樣老老實實地送外賣賺錢,實在不是長遠之計。

晚上柳秀躺在自己的出租屋裡,今晚他決定不去賺錢,好好研究一下今天發的這本《初級術法》。

氣彈自己已經會了,第二個術法名為雷擊,書上所說大概意思是可通過體內靈能產生一道雷電,雷電的攻擊範圍和大小是由靈能等級和資質決定的。

柳秀按照運息方法,掌心果然出現了一股嗞着火花的閃電,順掌推出,一道雷電打入牆壁,外面的牆皮都化作了焦炭。

此時的方逸塵剛洗完澡,穿上浴袍打開手機,看到手機上:F級發來的一條信息。

打開來看,是一條視頻,在幽暗的環境中,一個人掌心運着跳動不安的雷電,照射得旁邊的環境忽明忽暗。

「方老師,雷擊是這樣的嗎?」

方逸塵一個不穩,手中的酒杯掉落在地上,一個F級這麼輕而易舉就掌控了雷電?簡直是在不斷地沖刷自己的認知。

想了許久,方逸塵還是回復道。

「看來你的靈能對雷屬性的術法敏感度很高,以後你可以不用學習其他屬性的術法,專攻雷屬性術法可能會讓你達到更高的成就。」

「術法還分屬性嗎?」

方逸塵頭疼地拍拍腦門,看來這小子什麼都不懂,完全是憑藉天賦偶然學會了雷擊。

「風林火山,善水雷霆。術法的屬性是從前往後對靈能的要求越高,越往後也是越稀有的,恭喜你,你的靈能敏感的是最稀有的雷霆屬性。」

方逸塵回復完之後,柳秀許久沒了動靜,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她覺得柳秀可能已經睡覺,便準備起身回房間去,這時手機又響了起來。

打開一看,還是一條視頻。

視頻中柳秀站在水池旁邊,中指與食指併攏,放於身前調息數秒之後,水池中的積水奔流而出,跟隨着柳秀指尖方向隨意地扭動。

隨着他高舉指尖朝天,水流化作一條水龍鑽於他的腳底,載着他盤旋於半空之中。

方逸塵絲毫不敢眨眼,視頻連看了三遍,才說服自己視頻中的人就是柳秀。

此時柳秀髮來消息。

「方老師,第三個術法御水,這樣算是學會了嗎?」

方老師此刻不想說話,拚命地找着視頻中的破綻,這是絕不可能的!

自己的親妹妹方雨潼,資質A級,靈能10級,異變還是水系,但她目前為止能掌握的御水還是停留在簡單地控制水滴,視頻中的人幾乎是可以讓水流任意改換形態,怎麼可能是個初學者,除非視頻是P的。

「方老師?是我學的有問題嗎?」

看着柳秀髮來的消息,方逸塵心中篤定了此人一定不是表面上的這樣簡單,今天是自己被他F級的身份矇騙了,越想越怪,也等不到明天了。

「喂,靈安大學,柳秀,30分鐘他的所有資料發我手機上。」

片刻之後,方逸塵看着手中柳秀的資料,身份並無任何異常,倒是一個F級靈能卻有兩個異變,這點太違背常理。

想了想之後,方逸塵回復。

「學的還行,我看你每天都在打工,你很缺錢嗎?」

「缺啊,一天不打工我就得餓死。」

「那這樣吧,從明天開始放學之後你給我做事,我每個月給你10000華幣的工資。」

柳秀看着手機屏幕中的信息,還有這種好事?但是還差一點。

「弱弱地問一句,工資能日結嗎?」

「可以。」

柳秀開心地從床上彈起,其實方老師的身份他早就聽胖子說過,是同班天才少女方雨潼的親姐姐,以她們的家世背景,錢財真的就是糞土,所以她給出的高薪完全是可信的。

第二天一大早,所有人便被安排在操場集合,課程表上今天上午的是體術課。

想起體術課,柳秀原以為體術老師是一個雄壯威武的中年男子,應該是聲音粗狂,長相目露凶光的那種。

但當長腿高馬尾妹子出場的一瞬間,所有人都驚呆了。

「你們好,我是你們的體術老師,我叫白葵。」

在一片唏噓聲中,長腿妹子邁開腿,一腳踢斷了旁邊足有兩公分厚的鋼板。

恐怖的戰鬥力震懾住現場的所有人。

「暴力御姐,我喜歡。」

王凌偷偷摸摸的自言自語卻被白葵精準地捕捉到,下一秒,一個充滿了殺氣的眼神襲來,王凌瞬間感覺身邊的空氣都冰冷到了極點。

「今天,你們的任務是背上旁邊的背包,每個包里有五個五公斤重的鐵塊,在兩個小時內到達15公里外的紀念塔,沒有完成的人自己掂量。」

白葵聲音落下,大家面面相覷,平時連五公里都跑不下來的大少爺王凌更是痛苦地撓着頭皮。

「第八班所有人聽我命令,出發!」

弱者還在抱怨,強者已經開始適應環境,唐河和葉綾神早已背上背包,一聲令下甩開後面磨磨蹭蹭的眾人向著終點跑去。

柳秀一路上陪着胖子走在最後面,這小子看起來是瘦了不少,體力還是像之前一樣,跑兩步就氣喘吁吁,不過這些重量對於自己倒是輕輕鬆鬆,打工人的身體素質果然不是一般的強。

「你別管我了,秀。我感覺你要是跑起來不一定比那唐河會差。」

柳秀繼續攙扶着胖子,出風頭的事向來沒有他的分,他也不喜歡與別人爭搶,不過這次嘛,倒還真是另有打算。

很快,王凌與程浩兩人體力不支,這才不過走出兩三公里便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柳秀一直有意無意地等着他們,終於是逮到機會了。

王凌直接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氣,一旁的程浩雖然嘴上說著不能停,腿卻是不爭氣得地直打顫。

「怎麼樣啊,王大少,還吃得消嗎?」

柳秀賤兮兮地蹲在兩人身前詢問,王凌哪受得了這般屈辱,直接將頭轉過去無視柳秀。

「我這做體力活的下人,身體倒是還行,我替王大少背點?」

「你有這麼懂事兒?」

王凌不可思議地看着面露和善的柳秀。

「都是同學嘛,路見不平還要出手相助呢,何況咱們這麼親近的關係,只是這個嘛……我最近手頭真是緊得很。」

王凌這時算是看明白了,本性難移,這小子怎麼可能那麼好心。

「你要多少?」

「爽快,我替王大少背鐵塊,到最後500米的地方再偷偷塞回你包里,一塊的價格1000.」

「1000?你怎麼不去搶錢啊。」

程浩先是忍不住了,這種趁火打劫的行為簡直是把別人當成傻子。

柳秀看着沉默的王凌,他的心理防線應該就差那麼一點了,於是繼續補充道。

「王大少可要想清楚啊,我的體力也是有限的,越到後面越累,可能馬上我也堅持不住了,到時候就是給我一塊2000我也不一定背。」

「你確定能幫我背到最後500米?」

「君子一言,勝過千軍萬馬,王大少放心,錢到位,就是把你背到最後500米,也是不在話下。」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