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肖子琛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看着遠方久久不發一語。
正在處理工作的安甜甜頗為無奈的將鋼筆丟在一旁,雙手抱臂:「boss,她結婚五年,你逃了五年,用我擋了四年,弄得我在這裡結婚了都不敢請這個閨蜜吃酒,就怕她多想,值得嗎?」
肖子琛沉思了一會,緩緩開口:「愛一個人,從來都不是佔有,而是希望她幸福。」
安甜甜無語的扶額:「我家嫣嫣這是錯過了多麼美好的情聖啊……」肖子琛沒有回答,而是摩挲着那條轉賬信息,眉頭緊鎖:「把手裡工作儘快做完,後天回國。」
夜,漸漸深去。
王楚婷特意將自己打扮好,長發柔軟的搭在肩膀,就這樣靜靜坐在客廳等候。
時鐘跳到12點,大門準時打開,她含着笑起身,輕柔地喊了一句:「老公,你回來了。」
陳宇衍被怔到,除了五年前結婚當天,那之後她再也沒有喊過自己一次「老公」,再抬眸,眼底划過驚艷,但轉瞬只剩下默然。
穿上拖鞋,陳宇衍譏諷一笑:「聽說你打電話威脅姑姑,如果我今天不回家,就要去告訴奶奶?」
王楚婷苦澀的笑了笑:「是啊,所以姑姑狠狠罵了我一頓,但起碼你回來了。」
陳宇衍很少見她對自己笑,失神片刻便將口袋裡的東西丟到她腳邊,語氣全是輕蔑:「對你我真沒興趣,喏,你開心就好。」
開心就好?!
看着腳邊的東西,那一刻,王楚婷只覺得自己這些年的付出,終於在一腔熱血里燃燒殆盡,很久以後,她啞聲道:「終於放心了。」
準備離去的陳宇衍腳步一頓:「放心什麼?」
王楚婷抬眸,眼睫眨了眨,似乎要屏退眼底的淚:「放心你是真的,不愛我。」
「神經病。」
陳宇衍心堵地穿上大衣離去,上車前耳邊突然傳來王楚婷的大喊,「協議在我床頭櫃,沒騙你!」
踩上離合,他面色難看的飆車離去。
王楚婷面色慘白的站在門外,揮了揮手,徹底告別這一場永遠沒有結局的愛戀。
回到房間,將陳宇衍帶來的東西撿起拿到書房,隨即抽出三個信封,落款:遺書。
第五章遺書遺書一共是三份。
前兩份分別是給父母和肖子琛。
第三份是寫給陳宇衍。
王楚婷有很多話想要告訴陳宇衍,但提筆又不知道該寫什麼。
許久她才在紙上開始寫上了簡短的幾句話,算作告別。
將遺書寫好,裝進信封之中,她的眼眶早已被淚霧給遮蓋。
她紅腫着眼,安排好了快遞郵寄時間。
起身看着這棟生活了五年的別墅,除了感慨,更多的是種解脫。
明白陳宇衍討厭這裡,主要是因為有她的氣息,所以王楚婷用了兩天的時間將別墅里關於自己的東西全都清理了一遍。
三分之二全都捐獻給了有需要的人,剩下的,她站在別墅花園裡角落,將它們通通燒毀。
她小時候聽人說,人死後,燒掉的衣服好像還可以接收到。
她想,那自己一定不能變成狼狽的模樣,投胎前還是儘可能端莊一些吧,萬一遇上霍家老一輩的,也不會被罵。
終於處理完一切後,本想找個國家安樂死,但都需要監護人,最後她能買了前往瑞士的機票,因為那裡還有着一片潔白。
下了的士,她背着一個簡易的書包,帶上棒球帽埋頭往機場里走去,也正因為她的低頭,一男一女正巧從她身旁擦肩而過。
肖子琛上車前,腳步一頓,目光不自覺往身後撇去,一旁的安甜甜有些疑惑:「怎麼了?」
肖子琛張望了一會,才收回視線坐回車上:「沒什麼,可能是錯覺。」
顧氏集團。
陳宇衍此刻正坐在位置上看着電腦,腦海不由閃現出那晚王楚婷笑臉盈盈喊自己老公的畫面。
他頗為煩躁的靠在椅背上,視線正巧對準無名指上的婚戒,那是他視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