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這熟悉的聲音,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叶音十分不爽地睜開眼,瞪向潑水之人。
卻見屋裡突然一下子擠進來好幾個人。
紀莫城他媽,陳阿姨,以及一個抱着孩子的陌生女人。
「你們又想幹嘛?」
叶音坐起身來,拿毛巾擦掉臉上的水漬,一臉警惕地盯着她們,明白這幾個貨一起出現准沒憋什麼好屁!
那抱着孩子的陌生女人不似其他人的敵意這麼大,她朝叶音微微一笑。
「叶音同志,你好。我是郝團長的媳婦,我叫秀蓮。」
叶音對郝團長的媳婦印象還不錯,起碼錶面上看起來客客氣氣的,說話也知道尊重人。
只是不明白她是來幹嘛的。
秀蓮看出叶音的疑惑,解釋道:「是這麼的,你婆婆一覺醒來突然身體不大舒服,可能是生病了。」
「整個團都出去拉練了,沒人!冉冉帶她們找到了我,想讓我帶去看看。」
「但我家孩子也生着病呢,着實脫不開身,其他軍嫂們也都忙着排八一的節目呢,實在沒辦法,我只好就找到你了。」
叶音明白了,秀蓮這是要讓自己帶紀莫城他媽去看病呢。
「秀蓮姐,我覺得要不還是算了吧,我們三人湊一塊指不定又幹起來。」
「昨天那陣仗你也知道的,某個人瞧不上我。」說著,叶音意有所指地瞟了一眼王秋紅。
「我可以幫你看着孩子。」她又補充道。
也不知是紀莫城做的思想工作小有成效還是因為身體不舒服的緣故,他媽出奇的沒嚷嚷,卻很理直氣壯地回了一嘴:
「我是看不上你,但你今天必須帶我去醫院。」
叶音實在看不慣王秋紅這幅理直氣壯的模樣,冷哼道:「憑什麼,你沒手沒腳,不會自己去嗎?我看你這模樣也不像生病。」
她有點搞不懂,他媽是怎麼做到這麼理直氣壯和厚臉皮的。
昨天還嫌棄自己嫌棄的要死,今天不舒服了,沒人管她了,知道來找她幫忙了?
找她幫忙也就算了,還拽得要死!
王秋紅的刻薄漸漸又露了出來:「我再不喜歡你,只要你還是阿城的媳婦一天,你就要盡自己的責任!」
「不去。」叶音的倔脾氣也上來了,又回床上躺平,一把用被子蓋過頭,眼不見心不煩。
眼見苗頭不對,秀蓮趕緊出面:「那啥,兩位都消消氣。」
她抱着孩子走到叶音的床邊,用只有兩人的聲音小聲勸道:
「好妹子,再怎麼說她也是你婆婆,你這麼做,有沒有想過被莫城同志知道了會怎麼樣?」
叶音這才一把拉開被子,若有所思地看着秀蓮。
「林冉冉不是很想當她媳婦嗎?讓她帶去啊,關我什麼事。」
「冉冉單位臨時有事,出去了,不然也不會來麻煩你。」
叶音不禁嗤笑:「好一個臨時有事啊。」
眼見叶音油鹽不進,秀蓮繼續耐心地勸着。
「妹子聽姐一句勸,人命關天呢。你婆婆要是真的有點啥,可就不好了。我剛摸了一下,她額頭可燙了。」
「你就先放下婆媳之間的恩怨,帶她去看一看,指不定她就知道了你的好,接受了你呢!」
叶音望了一眼門口就差用鼻孔看她的王秋紅,猶豫一會兒,還是答應了。
她肯答應不是因為秀蓮畫的大餅,她才不在乎他媽會不會接受自己呢。
之所以違背自己的意願同意,一來是紀莫城多次幫自己說話,哪怕簡短又無力。
二來是因為他媽看起來確實像生病了。
秀蓮欣慰點了點頭,又小聲地說:「這是姐攢下的一些錢,你要是沒錢姐先借你,等莫城兄弟發了補貼,你再還給姐就成。」
說著,往她手裡塞了些錢和票。
叶音震驚極了,一面推脫着,「不,不用了,秀蓮姐。紀莫城的錢都在我那兒呢。」
秀蓮拗不過,只好把錢票收了起來。
「那就別耽擱了,趕緊去吧,大院門口28路公交車就能到醫院。」
叶音滿臉不情願地起床,轉身去柜子拿錢。
被王秋紅瞧見,急了:「這是我兒子的錢,你不許拿!」
叶音卻鳥都不鳥她,一臉嘲諷道:「我不拿錢,誰掏錢給你看病,你有錢嗎?有的話你自己掏錢。」
王秋紅漲紅了臉,還想說什麼,被陳姨攔住了。
「好了別吵了,先去看病,這事不能耽擱。」
去醫院看了醫生,王秋紅可能是一下子沒適應北方的環境發燒了。
但王秋紅執意認為自己是被叶音給氣病了,一直在絮絮叨叨,把醫生都給整笑了,趕緊開了單子讓她們去拿退燒藥。
叶音更是覺得自己活久見,十分後悔答應帶她來看病。
這種做了好事被反咬一口的滋味,就像喉嚨卡了痰一樣噁心。
來看病的人很多,無論是大病小病都要排隊,等到她們拿完葯出來的時候,28路公交已經停運了。
無奈之下,她們只能步行回去。
因為路邊拉客的那種人力三輪車,王秋紅不願意坐。
叶音不想跟她吵,也就由着她去。
那就走咯,正好減肥了,反正也就三四公里路,她能走。
怕就怕紀莫城他媽走不了。
果然走了沒多遠,王秋紅就嚷嚷起來了,一邊埋怨一邊咒罵。
陳姨因為王秋紅的這一路折騰,累的夠嗆,忍不住說了她。
「王秋紅,你就說你是不是有病!讓你坐三輪兒你不坐,非要走,走了又說累,我都想削你。」
「陳美麗,你敢罵我,我看你才有病吧,這些蹬三輪的看着就髒兮兮的,一看就是農村人,你要坐你坐!」
王秋紅的嗓門不僅大,聲音還尖,這一嗓子喊出來,把周圍正在等待拉客的三輪車夫的目光都給引來了。
「行,那你自個走吧,我坐三輪兒回去了。」陳姨的火氣上來了,攔了一輛三輪就走了。
叶音覺得很丟人,忍不住離地遠遠的。
這時候,一名長得就流里流氣的車夫瞪着三輪兒過來了。
那車夫把車停在了王秋紅跟前擋住她的去路,猛地吐了口煙,面帶不善地開口:
「你這死老太婆,城裡人啊?瞧不起俺們農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