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林安安幾人說著話,林承安進了門。

「安安,晚上吃什麼?」

進門就問吃的,林安安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我不會燒火。」

林承安被瞅的莫名其妙,他說什麼了嗎?

「我會燒火啊。」

林安安撇了撇嘴,不再說什麼。

林承安可不像林承業,什麼都會幹,做飯只基於煮個粥,把挂面煮熟。

考慮到幾個孩子這幾天都沒有吃好,林安安想給他們整點好吃的,可是廚房只有一塊臘肉,大白菜和馬鈴薯。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三哥,你待會兒去國營飯店買兩份紅燒肉,如果有別的肉也買點,多買點饅頭,包子給他們囤着。」

說著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大團結和三斤肉票,五斤糧票遞給林承安。

林承安身上的錢確實不多,糧票也只有零星的一點,所以絲毫不客氣的接過林安安手裡的錢票。

林承安疑惑的看了一眼林安安,小妹到底有多少錢啊,不過到底沒問出來。

六點多的時候,林承安兩手端着一小盆紅燒肉回來了,肉的邊上還放着一份麻婆豆腐,胳膊上還挎着一大袋的饅頭,

即使盆上面扣了一個盆子,可一路走來還是受了不少的關注。

32號,大人沒見,一個嬌俏的小姑娘,一個氣質沉穩長相周正的少年,兩人每次買的飯,都夠三四個成年人吃的了。

一整天大門緊閉,神秘的很。

自此,華盛街32號住戶的身份成了整條街久久不息的熱議。

非華貴之人住不到這裡來啊!

林承安到家,林安安也在小爐子上炒出了一個酸辣馬鈴薯絲和一個大蔥炒雞蛋。

「暖暖,幫姐把碗筷擺好,叫他們吃飯了。」

林安安把菜盛入盤子後,對着旁邊看她做飯的郭暖暖吩咐道。

年紀不小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兒,她就會讓他們做,要不然時間長了,她做的再多,都成了理所當然的了。

「哎,好。」

郭暖暖說著就把櫥櫃里的碗筷拿出來,擺在了餐桌上,然後出來廚房去叫其他人。

十一歲了,原來在家裡從來沒幹過廚房的活,別的家務也幾乎沒幹過,可是她現在必須的學習了。

要不然到了小鎮後,安安姐上班,他們不可能讓她下了班回來再給他們做飯。

兩大六小圍在圓桌旁,林安安邊吃邊看着幾個孩子快速的吞咽着肉,大口的咬着饅頭,心裏不是滋味。

這可是在京都華京跺一跺腳都震三分郭將軍的嫡孫嫡孫女啊!

郭家家境好,紅燒肉是不會缺的,家裡幾乎天天有肉菜,如果不是這十多天里受了大罪,幾人何至於連基本的禮儀都沒了?

飯後,林承安燒了幾鍋熱水,大家都洗漱了一下,林安安嫌棄身上的油煙味兒,還洗了個澡。

一夜好夢。

眾人吃了林安安買回的早點後,林安安對着郭興國幾人說道:「興國,暖暖,我今天要出去一趟,估計下午回來。」

郭興國點了點頭,說道:「好,安安姐放心吧,土灶和爐子,暖暖現在會用,中午我們自己熱點饅頭,熬點粥。」

郭暖暖張了張嘴,想問她要去哪兒,不過最終沒問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