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我直接被關在了房間里,求助無門。
保鏢把我看得死死的,不論我出什麼招,即便是生病,也不曾放我離開一步。
我開始慌了起來。
兩年前那股不妙的直覺,終於在今天實現。
但我不知道陸寧遠要幹什麼,不過肯定是不好的事情!在我呆在房間里快一周的時候,陸寧遠終於來看我了。
我氣得破口大罵,「陸寧遠!你這個逆子,你把你媽囚禁在房間里,你還有天理嗎?」
若不是他身前全是保鏢,我真恨不得衝上去給他兩巴掌。
陸寧遠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很怪異,仿若我不是他媽,而是他的仇人那般。
這種感覺,讓我不由得身子微抖。
陸寧遠擰眉,「你們幾個,把老太太帶到地下室去。」
「陸寧遠!你想幹什麼?!」
可是我掙扎不過,還是被幾個保鏢綁在了地下室的椅子上。地下室里,犬吠聲不斷。
我看着那惡狠狠的狼狗,不免有些慌張。
「啊!」
突然,我看到了一個血跡斑斑的女人被綁在牆上,看着她身子裸露處全是傷疤,看到她被咬爛的臉,我嚇得驚叫連連。
「那是蘇茶。」陸寧遠淡淡開口。
我雙眼瞪大,蘇茶不是半年前出國了嗎?
見着我害怕的眼神,陸寧遠冷笑一聲,「這就是欺騙我的下場。」
瘋子!
我剛想完,蘇錦的臉突然出現在了大屏幕上。
她的背後,正是婚禮現場。
看到我被綁着,蘇錦頓時怒道:「陸寧遠!你幹什麼!那是你媽!」
「你這個瘋子!」
陸寧遠痴痴地看着蘇錦,那張臉上寫滿了瘋狂。
他說:「錦兒,我不介意你和別人生了情,只要你回來,我就既往不咎,放了她。」
不是!
我一臉詫異地看着陸寧遠,你拿你親媽我的命,去威脅一個跟我毫無關係的人?
我cpu都快燒乾了,認真的嗎?
我咬牙道:「我是你媽!」
不是蘇錦她媽!
蘇錦接話道:「陸寧遠!你這個畜生!你連你親媽都不放過!」
可陸寧遠卻是冷冷瞥了我一眼,「她不是我媽。」
「雖然我不知道為何她和我媽長得一模一樣,甚至就連親子鑒定都無法拆穿她。但是我知道,她不是我媽。」
說著,他又看向蘇錦,「你是最清楚她是不是我媽的。畢竟我媽,是絕對不會幫你的。」
我愣在原地。
突然想起來這兩年間里的試探。我原以為,他是想從我身上得知蘇錦的下落。
現在才終於明白,他是在試探,我到底是誰!
我正想着,卻見陸寧遠起身,從籠子里拉了一條狼狗出來。那條狼狗溫順地跟在他的身後,可是看我的眼神,極其兇狠,似乎是要在下一瞬撕碎我一般。
我咽了咽口水,緊接着,就聽到了陸寧遠的聲音,「錦兒,我耐心有限。」
蘇錦的臉迅速冷了下來。
她只沉默了一瞬,「你別動阿姨,我都聽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