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去村長家換糧食

第10章 制定家庭未來規劃

一行人回到家後,看到玉競誠和顧芳還有澤景已經回到家了,玉競誠正坐在院子中間,拿着把刀正在那開生蚝,顧芳在一旁收拾撿回來的海螺,挑揀洗凈。

「娘,你的好大兒回來了。」

玉澤允拿着蛇蹦躂噠的往顧芳面前竄去。

「啊!!臭小子,拿走拿走!滾啊,別拿來我面前。」

顧芳被玉澤允手上的蛇嚇到了,甩下海螺直接跑到了玉競誠身後躲。

「哈哈哈哈哈,娘別怕,這沒毒的,娘你來摸摸它。」玉澤允一臉壞笑,使勁往顧芳面前走去遞過去。

一個生蚝殼砸了過去,砸到玉澤允的手臂上。

「臭小子拿走,別嚇我媳婦,你娘怕蛇你不知道是嗎!」玉競誠又忍不住一巴掌打在玉澤允的屁股上,玉澤允還躲了一下。

玉澤允也不去逗顧芳了,收起蛇讓自家老爹幫忙卸下背簍,看着一地的生蚝殼直接問道,「爹娘你們都撿到啥了,不會就是這些生蚝吧。」

顧芳離玉澤允還是遠了些距離,兒子太狗不做人她能怎麼辦,動不動就拿些她害怕的東西嚇唬她,時常惹得她又氣又無奈,只能默念道自己生的打不過了。

「我們今天可是上山去了,挖了好多薺菜和折耳根野蔥,還有一些艾草和馬蘭,我奶那裡還有還一小籃子的菌子和竹筍,對了,你看爺爺和姐姐背後,我們還挖回來了一對堆的野生木薯,發現山上有一片木薯林,加上我手上這條蛇,還有幾個鳥蛋,可所謂是收穫滿滿啊。」

玉澤允傲嬌的看着自家老爹,顯擺感滿滿。

「怎麼可能只有生蚝,我們這邊撿到一條石斑,在礁石縫裡撿的,不過是擱淺快死了,一會直接下鍋蒸,還有半桶的生蚝,我現在在收拾,可以晚上的時候給烤了,還有些海螺和蜆子,幾個海膽,六個螃蟹,澤景還撿到四個野鴨蛋呢。你娘也逮到一條海鱸魚,雖然沒什麼活力了,但也能賣錢。」

玉競誠不甘示弱的朝自家兒子顯擺了起來。

顧芳:「…….」

我這都攤上了什麼蠢老公和蠢兒子喲,這都還要拿來攀比,這倆真是親生的無疑了。

「這幾隻螃蟹和海鱸魚一會拿去鎮上的酒樓賣了吧,這蛇也是,也能賣個三兩銀子,那石斑魚要死了,自己吃了吧。野蔥和菌子也可以拿去賣,木薯自己拿來吃或者做澱粉吧,剩下的就拿來吃了。」

玉澤允看着這一地的食材,把能賣的都匯總到一起。

玉婉寧把竹簍里的東西都收拾出來按類整理好了,遞給玉澤允。

玉澤允把手上的蛇放進竹簍里,拿了個板子蓋住上面,又找了幾塊石頭壓住,蛇是跑不出來了。

「那我一會把魚和木薯蒸了,再把折耳根和薺菜涼拌,不過咱家只有小碗油和一點粗鹽了,這個時代不知道有沒有辣椒,將就吃一些我們下午去鎮上賣食材的時候,再去糧油鋪子換些調味料回來吧。」

玉競誠擦了擦手,把收拾好的生蚝還有野蔥一起拿進廚房。

玉澤允被顧芳叫去整理剛剛撿回來的破爛漁網,這個漁網幾乎有四五米,但是破損面積太大了,怪不得漁船都不補直接扔了。

「這應該是小漁船捕魚用的網。」玉澤允知道,這邊村民有些人家自己有漁船,但是靠人力划行的漁船的活動範圍不會太遠,所以他們買得漁網也都在五到十米左右。

「這網破的太多了,想補都不知道能從哪下手。」

顧芳看了這塊漁網,看着能用的位置還是太小了。

「要不,把沒破的地方剪下來,做一個捕魚籠吧,正好你爺爺會用竹子編製竹製品,做個捕魚籠直接等漲潮的時候拿去紅樹林放,退潮後去拿應該會有些收穫的。」

顧芳已經在腦子裡想好了捕魚籠的樣式了,想找紙和筆畫出來,但是回頭看了下自家這破舊房子,肯定是沒錢買筆紙了,「還是太窮啦,筆和紙是肯定買不起的。」

玉澤景不在顧芳面前,玉澤允就沒改口直接說道,「沒事的媽,下午咱去鎮上賣蛇賣魚看看能掙個多少錢,要是多的話我們再去書齋買就好啦。」

玉澤允自己也覺得還是得趕緊搞錢才行。

這時,廚房裡的玉競誠朝外喊了一句,「澤允,咱家沒有米了,你看下能去誰家換點米來嗎。」

玉競誠停頓了一下,又想到什麼似的說道,「你跟對方說我們家現在沒有錢,能不能跟他借點,一會去鎮上賣貨的時候再把錢拿回來還他,或者你看下外面的野菜哪些能拿來換的。」

玉澤允看了下今天中午前的收穫,野蔥馬蘭頭菌子這些大家都有挖,魚腥草和生蚝他們都不吃,能換的只有一些魚蝦鮑魚,還有筍和木薯了,木薯的話玉澤允也不確定群里人會不會吃,但能換的就只有這些,便收拾出五根手臂般長的木薯,一把野蔥,把鮑魚和兩個螃蟹還有那條海鱸魚給帶上了。

木薯和野蔥估計別人看不上,但海鱸魚螃蟹和鮑魚還可以讓對方拿去鎮上換錢,所以換來米糧應該還是有戲的。

東西都裝進竹筐里,玉澤允提着,玉婉寧這邊的活也幹完了,便跟着一起出門了。

兩人一起往村子中走去,拐了個斜坡便到了村長家了。

至於為何直接來村長家呢,主要還是因為玉澤允前身可是被宋雨寵壞了,雖然玉家住得遠,但是玉澤允也會經常跑去村裡與別的小孩一起玩鬧,而被養歪了的玉澤允十分目無尊長,經常欺負比自己小的孩子,辱罵村民,附近的村民對玉澤允就是一種這孩子以後肯定要廢的心態,讓自家孩子不與玉家有過多的接觸。

想也不用想,那幾戶被玉澤允欺負過娃的家是絕對不可能會借糧食給玉家,能借得到糧食的地方也就只有村長家了。

兩人上坡後,第一眼看到的是村長家這帶院子青磚瓦,雖然只有兩間,旁邊還有幾件土坯房,但這環境是比村裡人和還有自家要好得多了。

「嘖嘖,怪不得後世人有錢的都愛買別墅了,你看這古代,能住上青磚瓦房的都算是倍有面子了,澤允啊,咱姐弟兩回家好好規劃一下要怎麼搞錢才行了,穿越一回,我必須得在這古代混成如魚得水一般才行。」

羨慕是真的,想搞錢也是真的,玉婉寧現在首要目的就是想搞錢。

玉澤允看了眼自家姐姐這兩眼放光的樣子,像是心有靈犀般就一下就懂了姐姐內心的想法。「好啊,一會直接回去拉上爸媽一起,看看他們有什麼想法,我們兩再自己規劃一下,要覺得不過就直接開搞,早點讓你變富婆。」

他姐前世可是天天想着要變富婆的,而且在前世他姐也確實通過視頻直播和與電視台欄目合作出策劃,也算是存得一筆不錯的小收入。

「不愧是我老弟,深知我心。」

玉婉寧拍了拍玉澤允的肩膀,她和玉澤允在這世也是雙胞胎,但現在玉澤允已經比玉婉寧高出了一個頭,她現在的身高也就剛好到玉澤允肩膀的位置。

玉婉寧不喜道,「你說你,啥都不會天天讓人伺候着,長那麼高有什麼用啊。」

懟了句自家老弟後,玉婉寧直接上前去拍了拍村長家的院門了。

「村長,嬸子,你們在家嗎?」玉婉寧拍了兩三下喊道,裏面的人似乎聽到了拍門聲,朝外問了句,「在的,誰啊。」

「嬸子是我,我是玉婉寧。」

村長媳婦聽到來人是誰後,忙放下手中的菜,向院門這走來。

門打開了,村長媳婦一眼看到來人是玉家兩個孩子,手上還提着一筐東西,便有些不解問道,「喲,你們兩個這是怎麼了?」

「是這樣的嬸子,我們家裡沒有米了,去年種出的米都拿去鎮上換錢交了人丁稅,現在又一時間也沒辦法去鎮上買米,想着能不能來跟你換些米。」

玉澤允說著便把籃子朝村長媳婦遞了過去,「這是我們家今日打的野菜和一些海貨,你看下這些能換多少,要是不夠的話我們明日再去打些新鮮的給您送些過來。」

村長媳婦有點驚住了,這玉家小子今日居然能待人如此客氣,平日里可是牛上了天的,見人都不待客氣的。

玉婉寧看着村長媳婦的表情,又記起剛剛自家老弟說起他在村裡的戰績,就知道村長媳婦為什麼會這麼震驚了。

「嬸子,我兩出門時爹娘交代過,我們今日是有求於你,不可多生是非。」這也是為玉澤允態度的改變做出了解釋。

「啊…啊,原來是這樣啊。」

村長媳婦回過神來,看到框里有兩隻螃蟹,三個鮑魚,還又有一條海鱸魚,一小把野蔥,還有幾根黑乎乎的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東西你們帶回去吧,鄉里鄉鄰的,這點米面不算什麼的,你們進院子里,我去給你們裝一些出來。」

「這可不行的嬸子。」

玉婉寧趕緊拉住她說道,「爹娘交代過了,我們今日來是要用東西換糧食的,不可以直接拿,若是嬸子不打算要這些東西話,那我和澤允就去跟其他人換吧。」

村長媳婦當然不是這個意思,只能解釋道,「不是看不上的,這螃蟹和魚應該也是你娘去打回來的吧,你娘為人太和善,伺候一家老太不容易了,你拿回去讓你娘拿去鎮上賣也能換個幾十文錢,就那海鱸魚,也能換上個三四十兩了,我這裡米面也不多,只能給你們三五斤這樣而已,所以沒必要…..」

玉澤允直接打斷村長媳婦後面的話。

「換是要換的嬸子,你們家的糧食也不是大風刮來的,不能直接要,你也說了這些東西也就值幾十文錢,鎮上的糙米都要二十文一斤,你就當做我們和你買的就好啦嬸子。」

村長媳婦看了看玉澤允,又看了看玉婉寧,對上玉婉寧這精緻的小臉,眼神十分真誠,她心裏也是十分喜歡這個孩子的。

知道孩子在玉家也是經常受苦,現在她上門有求於她,她還怎麼忍心推脫,便笑道,「你這孩子,我是村長的媳婦,村民有難我們肯定得幫,況且你們只是要點米面,又不是什麼大事」

「這也算是事,所以嬸子您再推脫我就真的不敢再跟您換了。」

看着玉婉寧和玉澤允這真誠的態度後,村長媳婦便就同意了。

「那這樣吧,米的話我家沒多少了,就只能給你們三斤,面的話只有粗面,能給你們兩斤,你們看這樣行嗎。」

村長媳婦接過竹筐,帶着玉婉寧往廚房走去,玉澤允就直接在院子里等着。

「行,行的嬸子,您覺得能換多少就給我們多少好了。」

玉婉寧想也不想就直接同意了,有可比沒有的好,現在家裡可都餓着肚子呢。

村長媳婦拿了閑置的布袋,沒有稱只能按大概的量來給玉婉寧裝好兩樣糧食,把東西遞給了玉婉寧,玉婉寧接了過去。

她轉身又去拿了節熏好的臘肉,要遞給玉婉寧,「這是家裡熏好的臘肉,你也拿回去,給你和你娘補補身子。」

玉婉寧看了看臘肉,直接就拒絕了,肉這東西在現在還是很貴重的,村裡人估摸一個月也就只能吃上個一兩回,村長媳婦遞過來的肉沒有三斤也有將近兩斤了。

「這不合適嬸子,肉我不要,我就拿上我們能換來的這些米面就好啦,對了嬸子,有個事情要跟你說一聲。」

玉婉寧指着桌上帶來的木薯道,「這個叫木薯,您吃的時候一定要把內外皮給剝掉,然後泡水泡上班柱香的時間,再拿去上鍋蒸熟後就能吃了,但是一定要記得,這個東西不易吃太多,一次吃上半根就好啦,軟軟糯糯,很好吃的。」

現在的木薯是野生的,如果清理不好是會中毒的,但玉婉寧是怕他們會直接吃完後身體出現不良反應就不好了。

說完直接轉頭朝外走去,邊走邊朝村長媳婦道謝,「嬸子,謝謝啦,我們就不打擾了,先回家啦。」

走到玉澤允跟前,直接拉上玉澤允就走。

「唉,這孩子,拿上肉再走啊…」出了門廚房門,就看到兩個孩子都已經頭也不回的朝院門外走去了。

「唉,真是個苦命的孩子」

村長正好這時候回到家,他也看到了從自己院子出去的玉家兩孩子,手上還拿着米面袋子,以為上門打秋風來着,看着自家媳婦的樣子,臉上帶有些不滿道,「你這是幹什麼?」

村長媳婦看到自家男人回來了,便道,「兩個孩子拿了東西上門換米面了。」

說完又感嘆道,「這兩孩子攤上這麼個家庭,特別是婉寧那女娃,苦了那孩子了。」

村長聽着自家媳婦的話,不滿哼了一聲,「他們會捨得拿東西來換?別被人忽悠兩句,就善心大發的拿自家糧食去貼補別人。」

「你瞎說什麼呢?」

村長媳婦有些怒了,「兩孩子拿了一條海鱸魚,還拿了螃蟹和鮑魚,這些拿去鎮上都能換個幾十文銀子呢,還帶了幾根叫什麼木薯的東西,人家帶着誠意來換糧食,你沒了解實情就在這指責我,就你這村長是怎麼當的。」

說完,給自家男人甩了臉色,直接進屋去了。

村長走進廚房後看到了如自家媳婦說的這些東西,知道錯怪了人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玉婉寧和玉澤允回到家後,把東西拿給了玉競誠,兩人就出去跟着顧芳擺弄計劃漁網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