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呦,這麼多煤球是程家小丫頭買的?」一個胖乎乎的中年女人走了進來。

王叔看了她一眼,就沒理了,繼續卸煤球。

胖女人不滿,「哎,問你話呢?」

王叔依舊不理她。

程君意聽到聲音走了出來,看着胖女人問道:「你有事?」

胖女人一看到程君意就兩眼放光,熱情的迎上前,「哎呦,你就是程家那個丫頭吧!長的可真是好看。」

程君意很反感,她給她的感覺像是電視劇里青樓的老鴇子。

她退後一步,與胖女人隔開距離,冷冷道:「你是誰,來我家有事?」

王叔瞄了眼程君意,原來她還有這樣冷淡的時候啊!

胖女人對於她退後的舉動,很不滿的撇了撇嘴,說話也不復剛才的熱情了。

「聽說你要下鄉了啊!那下鄉可要吃大苦頭的,像你這樣的,指不定熬不過一個月,所以,我今天來,是幫你的。」

程君意不語,淡淡的看着女人。

王叔在聽到她要下鄉後,動作也慢了下來,臉色凝重。

胖女人心裏呸了一口,一般人難道不該問問,怎麼幫?

沒辦法,她只能繼續說道:「有個小夥子他看上你了,托我來做個媒,你呀!只要嫁了他,就不用下鄉了,多美的事,你說是不是。」

程君意眼裡有着怒氣,不光是對於嫁人這事,還有的是對這女人的口吻,好似她很廉價,別人娶她,她還得感激,她又不是嫁不出去。

「下鄉我是自願的,請你離開。」最後四字,她說的很重。

胖女人一愣,她原以為她會開心的追問男方是什麼人,沒想到,她不但不問,還下逐客令了。

還說自願下鄉的,誰信啊!她條件這麼好,家裡只一人,根本不用她下鄉的,也別說沒工作,沒經濟來源,就這房子出租也夠她生活的了。

她這情況,絕對是被人坑下鄉的,畢竟曾經是資本家,招人恨的很吶,還有這房子,也讓很多人眼紅。

尤其她現在就一個人,不坑她坑誰?

如今有了機會,不用下鄉,還能找個靠山,居然還拿喬?

胖女人心裏分析了一通,篤定她就是在拿喬。

「你可想清楚了,你一旦下了鄉,想要回來可就難了,另外,你這房子,在你走後還是不是你的都不一定了。」

聞言,程君意笑了,但不達眼底,她聲音柔和,但說出來的話,卻讓人不寒而慄:「我的東西,除了我不要或者我給的,誰敢伸手,我就敢剁。」

輕輕柔柔的語調,卻讓胖女人渾身一顫,默默地後退了一步,試圖離程君意遠一些。

程君意笑盈盈的看着胖女人:「這位大嬸,你現在能離開我家了?」

胖女人搖了一下頭,她剛才怎麼就被她嚇到了?一個小女人說的大話,有什麼好怕的。

回過神後,她恨恨的看着程君意道:「我告訴你,你好好想一想,別到了鄉下後悔就晚了,很多人下了鄉都回不來了,甚至都嫁了泥腿子。」

程君意不置可否,只定定看着她。

胖女人見她油鹽不進,哼了聲,怒氣匆匆的走了,邊走還邊道:「有你後悔的時候。」

程君意目送她走後,一轉身就看到王叔正在盯着她看。

她笑着問道:「王叔,有什麼事?對了,你算一下煤球一共需要多少錢,我拿給你。」

「你要下鄉?」

冷不丁的聲音,讓程君意愣了下,她仔細打量了一下王叔,只見他神情認真,眼裡有着濃濃的困惑。

程君意心裏也有了疑惑,這王叔怎麼感覺有些不對勁?

她淺笑答道: 「是啊!下鄉做建設。」

得到答案,王叔什麼也沒說了,轉身繼續卸煤球。

程君意:「……」他這是個什麼意思?

算了,沒感覺到惡意,也就不管他為什麼這麼問了。

煤球還有大半車要卸,程君意想着他嫌自己礙事,不讓幫忙,但就這樣看着也挺不好意思的。

想着去空間整理些水果,一會讓他帶走。

剛要進屋,突然想到,煤球的錢還沒給。

「王叔,煤球需要多少錢?」

「150。」他手上動作不停,看都沒看程君意一眼。

程君意撇了撇嘴,轉身進了屋,想着一會他走時連着水果一起給他。

她拿了一些橘子,蘋果,這兩樣市面上比較常見的。

一個小時後,程君意探頭朝外看了一眼,發現車裡煤球所剩無幾了,就提了水果走了出去。

只站着等了幾分鐘就全部卸完了,程君意看着院子里的煤牆,很滿意,王叔幹活還真是不錯,卸下來的煤球碼的整整齊齊。

到時她收進空間也要省事不少,至少不需要特意去碼了。

王叔摘下手套抖了抖,然後朝着程君意伸出了手。

程君意一怔,將手上提的布袋遞給他,他接過看了一眼,又遞迴給她,「150。」

她恍然,並沒有接布袋,趕緊從兜里掏出早就準備好的錢遞給他。

「王叔,今天麻煩你了,這些水果,是給你帶回去吃的。」

王叔沒有矯情,接過錢裝在兜里,將布袋扔在座位上,就開始搖拖拉機。

發動後,上車,小心翼翼倒車,程君意看着車走遠,才關了鐵門。

她看着煤牆,估算着可能有2點5噸左右,能用很久了。

她將煤球收進了空間,自己也進了空間,靈石鋪滿一地,盤腿修鍊,等到了明日,應該可以練氣二層了,到時她就去收寶藏。

王叔將拖拉機開回放置點後,回到家就往椅子上一靠,點了根煙,眼睛看着房頂,煙一口接一口的抽,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過了一會,他起身去院子水井裡打了水提進了屋子裡。

再出來時,已經變了個樣子,皮膚不再是黑黝黝的了,而是古銅色,凌厲的劍眉,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樑,毫無疑問,這是個帥哥,還是個充滿男人味的帥哥。

一頭短碎發,穿了一條黑色西褲,上身穿深灰色襯衫,上面三粒扣子沒扣,袖子挽到了手肘處,腳上是一雙灰色皮鞋。

與之前邋遢形象比,這會顯得乾淨也年輕多了,看起來只有二十四五歲。

他鎖門出去,到了知青辦。

登記人員看到王叔,詢問道:「同志,請問你是要報名下鄉?」

他老神在在的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我找你們領導。」

登記員看了眼王叔,然後起身道:「你稍等,我進去問一下。」

沒過一會,登記人員出來了,請王叔進去。

正在整理資料的吳州聽到敲門聲,頭都沒抬,只喊了聲:「請進。」

進來後,他也沒打擾他,而是找了個地方坐下。

吳州覺得不對勁,抬頭看了一下,這一下讓他驚到了,連忙起身,「魏……尋?」

魏尋點了點頭。

吳州驚訝,這位可是京都魏家的大少爺,他找他有什麼事?

「請問,你來這裡是有什麼事?」

「幫我查一下,九里別墅區程君意她下鄉的地點。」

吳州點頭應好的,立即就打電話讓人將九里那邊的資料拿來。

不多時就有人送來了資料,很快就查到了。

「找到了,下鄉地點是吉省,抱山公社。」

魏尋得到答案就起身準備離開了,臨走之前囑咐道:「今天我來這裡的事,不要往外傳,另外,她下鄉的事,已經定了,就不要去改了。」

吳州答應了下來,只是在魏尋剛走沒幾分鐘他就接到了文紅雷的電話,要求他將程君意的下鄉取消。

他苦笑拒絕,這電話若早點打來,取消就取消,這會他可不敢了。

畢竟那位少爺,可不光是少爺,身上還是有職務的,至於是何種職務,他不清楚,但應該是他無法接觸到的。

另一邊,文紅雷掛掉電話,就坐在辦公椅上沉思,吳州這麼強硬的拒絕自己,肯定是有了其他人的授意,只是,會是誰?

肯定不是知道寶藏的幾個人,因為大家都不希望程家唯一在海市的人離開他們的視線。

自己無法阻止她下鄉,那就多找點人去給吳州施壓。

說著就拿起電話撥了出去。

「老姚啊!你知不知道程家那個女孩要下鄉了?」

「王處長,有個事和你說一下,程家那位要下鄉了。」

「林部長,告訴你個消息,程老爺子的孫女要下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