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五歲那年,媽媽買了一盆魚回來,挑幾條小而活潑的放在盆子里養着,我和一個清瘦的小男孩趴在邊上,興高采烈的看小魚在水裡游.我們準備一起把小魚養大,然後把它們送到大海里去生活。
七歲那年,因為迷戀武打片里武功高強的女俠一匹駿馬、一根長笛、執劍走天涯的英姿颯爽,開始默默的練習輕功,想要自學成才的練成絕世武功,做一個劫富濟貧、行俠仗義的一代巾幗。
結果從欄杆上蹦下去時摔傷膝蓋,坐在地上嗚嗚的哭。
大哥拿着棒棒糖哄我,他說,「女俠從不掉眼淚。」
我仰起頭問他,「那女俠吃棒棒糖嗎?」
他偏過頭想了想,肯定的點頭,「吃的,女俠最喜歡吃的就是棒棒糖。」
十歲那年我跳級,同學們都說我是個小怪物,小小年紀卻比他們的本事還要大。他們背後悄悄的議論我,卻沒有人願意和我一起玩兒。
我背着書包坐在操場的領操台上落淚,初見清雋體態的少年不聲不響的坐我旁邊,遞給我一塊帶着精緻包裝的蛋糕,「吃飽才有力氣哭,你加油。」
我吃飽了,卻忘了繼續哭。
一晃我十三歲了,三幾個不良少年圍堵着我,要我把零花錢交給他們。
我年紀小,卻護財,小手按緊衣袋,搖着頭不肯屈服。
在他們的拳頭掄到我身上之前的最後一秒,一個人從天而降的將我擋在身後,他說不想挨揍就趕快滾。
壞人一轟而散,他背着我回家。我趴在他背上,前所未有的感覺到自己可能是個公主。
那年我穿着淡藍色百褶裙,捧着折了好久的九百九十九顆幸運星去阿姨家。那天是楚景潯的生日,我要把我的幸運統統送給他。
他坐在沙發上冷眉冷眼的睨着我,「怎麼總是喜歡這些沒有意義的東西,無聊。」
晴朗的早上去上學,他在前邊大踏步的走,我跟在他身後小跑,卻總是追不上他。我要他等等我,他冷漠的只扔下一句,「來得及,你慢點走吧。」
……
從前的夢斷斷續續,即使在夢裡,楚景潯也能把我傷得想要痛哭。
對了,我看到大哥了。他快兩年沒回來了吧,好久啊,久到我幾乎忘了他的存在。
兩年不見,我們只會在節假日互相問候,大哥極少會發朋友圈,我完全沒有其他可以了解他的渠道。不知道大哥他現在變成什麼樣子,還是我記憶中那個會在我傷心難過時給我棒棒糖和蛋糕的人嗎?
給我棒棒糖的大哥,他是我夢裡唯一的溫暖。
我沿着明亮的小路一直朝前走,前方忽然出現一團濃霧,我在霧氣的裹挾中迷亂的轉圈兒,卻怎麼也想不起我要去哪裡。
「小月,小月,快回來!」我聽到媽媽的聲音,她在呼喚我回家。
媽媽的聲音裡帶着重重的鼻音,那麼的焦灼,媽媽好像在哭啊!
恍然之間,好像又回到小時候。
媽媽抱着我在空蕩蕩的街上走,鞋底摩擦地面的聲音響得刺耳。
不知從哪裡落下一張大網,媽媽將我用力拋出去,自己卻被網牢牢纏住。大網突然長出許多尖刺,閃着幽幽藍光,媽媽身上被刺破,每一道傷口都流着血。
「小月快跑。」大網收緊,媽媽的聲音越來越弱。
「不,媽媽,我不想一個人逃,媽媽陪小月好不好?」
媽媽搖着頭飄遠,我害怕極了,爬起來去追媽媽。
「媽媽,等等我!」
猛然張開眼睛,清晨的陽光直直刺進我的眼中,我趕忙抬起手去遮擋。
一隻溫暖而乾燥的大手動作極快的按住我,聲音中是瘋狂的喜悅,「別動,小心回血。老婆,女兒醒過來了」
我回過神,鼻子里充滿消毒水的刺激味道,頭頂透明的軟管里,藥水正勻速滴落。
我沒死!
想起來了,是那個好心的老爺爺救了我。
又一次真正的劫後餘生!
「寶貝,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媽媽憔悴而慈愛的臉出現在我的視線中,媽媽這是哭了多久啊,眼睛紅腫得嚇人。
「媽媽。」我輕聲的呼喚着,抬起手去撫摸媽媽的臉。
媽媽抓住我的手按在臉上,驚喜的眼淚再次奪眶而出,「乖,好寶貝,你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媽媽的聲音漸漸降低,最後全變成心疼的嗚咽,淚水染**我的手,「媽媽以為再也聽不到你的聲音了,你還能叫我媽媽,真好,真好!」
「媽媽不哭,我沒事。」我安慰着媽媽,轉頭尋找爸爸。
「小月啊,爸爸在這兒呢。不怕,爸爸在。」
爸爸在病床的另一側,我看着爸爸的臉,心疼的想要落淚。
這還是我儒雅英俊的爸爸嗎?髮型凌亂、面部浮腫、鬍子茬覆蓋住下半張臉,只有那雙眼睛,帶着我熟悉的慈愛之光。
「爸爸,管管我媽吧,她要把我再淹一次。」我軟軟的和爸媽撒嬌。
我們一家三口都笑了,媽媽輕輕拍着我的頭頂,寵溺的笑罵我。爸爸轉過來把我和媽媽一起抱在懷裡,高興的大笑。
笑着,笑着,我們又都哭了。
這一次,是喜極而泣。
媽媽說她們看到我的時候,我渾身像冰一樣冷,一動不動,連呼吸都若有若無,她被嚇得魂兒都沒了。
爸爸說我們以為再也看不到你睜眼了,我們把淚都快哭幹了。
我看着守着我的爸媽,看他們憔悴的臉,明白這次我真的嚇壞他們了。
爸爸媽媽對不起,這次是女兒不好,以後不會了。
哭過一次,又笑過一次,我問媽媽那個救了我生命的老爺爺在哪裡,我們還找得到他嗎。
那天我一上來就暈倒了。
是老爺爺,他蹣跚着腳步到前邊的商鋪借電話打了急救電話,然後陪我在風雨中等待救護車的到來,把我送進醫院,並用他身上僅有的幾張濕票子為我支付急救的藥費。
「多虧了老人家啊,要不然我的女兒……」媽媽的話沒說完,又要落淚。
爸爸拍着媽媽的肩膀安撫,不斷說著女兒看着呢,別讓女兒跟着你難過。
「媽媽,等我好了,我要親自去謝謝老爺爺。」我說。
要不是老爺爺,我可能已經死了。
是他老人家救了我的命。
「好,等你好了,咱們一起去謝謝老人家。」
「爸爸,你們怎麼知道我在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