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天裏的刀第9章 空間混亂在線免費閱讀

春天裏的刀第 10章 雙界城在線免費閱讀

雷無雙收拾心情,凝神靜氣,細細思索道:「天庭?天庭血脈?!這個我自己也不明白是怎麼回事。算罷了,世界之大,與現在的我有何干?!有多大的能力便承擔多大的責任,縱然路漫漫其修遠兮,也要一步一步地走,終有一日,我也會強大到縱橫天下。」

「目前的我該做的是腳踏實地,好好修鍊,奮力成長,爭取早日找到家人!」

理清思路之後,我的武道之心也邁出了堅實的第一步,當下便將注意力全部轉移到《無極乾坤指》的「如花」上。

這一招的威力確實厲害,而且功法裏面也說明了,隨着修為越高,這一招的威力也就越大,目前的情況是儘快把這一招練熟來,做到隨心所欲的出招,一念既出,招式即到,指哪打哪。

當下默默地修習,不斷的熟悉運行方法。至於其他的事情,例如如何脫困,報仇尋親,激活血脈等等,則暫時不需要理會,當前最迫切的事情便是努力修鍊,儘快令自己不斷強大起來。

經過半日的練習,「如花」一式愈發熟練,己經能真正地做到施展這一招式隨心所欲,發收自如,心裏不禁一陣陣的歡喜。

這個時候,不由想起劍奴所說,這《無極乾坤指》若是施放者掌握了空間之力,則威力會增加百倍甚至萬倍,「如花」這一招式目前沒有空間之力的加持,施展出來殺傷力已經這麼強大,若是自己真的掌控了空間之力,莫說增加萬倍,只是增加百倍,那也是超出了自己的想像,想到這裡,不由得對空間之道憧憬起來。但又不敢多想,深怕又會因此陷進魔怔。

《無極乾坤指》的第二招式「如夢」卻是要修為踏入天通境才能修習的,而在玄武大陸,修為晉至天通境則是代表着成為真正的高手,無他,因為天通境能夠凌空而立,御風飛行,武力能翻江倒海,破山碎峰,成為普通修武者眼中的「大能」。

「咦,御風飛行?!我記得劍奴說過,《無極乾坤指》里的御劍是玄氣境便可以御劍飛行,用來增加攻擊速度或凌空而立或者逃跑都可以,不如先修習這御劍之法,待得尋找到合適的高階寶劍,那玄氣境便可御劍啦,當真好處多!」

當下便在腦海中尋找御劍的內容,仔細背熟和研究。又過得半日,《無極乾坤指》裏面御劍攻擊和飛的功法都己修習得熟練,隨即拿出那把天階寶劍,準備試驗一下。

扔出天階寶劍,然後運行御劍心法,令寶劍懸停在離地面一米的空中,然後便跳上去站在劍上,到這一步雖然有些跌跌撞撞,手忙腳亂的模樣,終歸還是能凌空而立,我真是喜出望外。

然而當催動心法欲要御劍向前的時候,寶劍向前飛去,人卻繼續停留在空中,「唉喲喂,不好!」,跟着便摔了下來,猝不及防,着實嚇了一跳。

「再來,不就是摔跤嘛,一定要把這個練出來」。然後就一次又一次地練習起來。

在雷無雙的魂池中,這個時候藍姑娘,龍魂和劍奴卻是一起聚精會神地討論着,商量如何破困而出。

「流金川這個地方的來歷肯定不凡,整個地方被一座遮天大陣罩住,而且這個陣法估計是被數位遠古大能聯手布下的。」

藍姑娘神情凝重地說道:「我受傷太重,目前能夠動用的力量不足巔峰時期的萬分之一,是以數萬年以來,都無法脫困而出。」

劍奴恍然大悟:「原來如此,本帝還以為前輩是隱居在此潛修呢,沒想到這裡的封印竟然如此強大,連前輩也無法突圍,不知金龍前輩可有良計?」

說完,將目光投向龍魂,心中隱隱有些期待。

金龍卻是沉默不言,思索良久才說道:「此陣確實不凡,遠古大能的手段非同小可,若是我本體在此,縱然只有三成功力,要破陣倒也不難,可惜呀,如今只是一道殘魂。」

停了一會兒,金龍又說道:「你們還記得之前天庭令被激發出來的情景嗎?」

藍姑娘和劍奴同時眼睛一亮,感覺有戲。

「你的意思是借用天庭令被激發出來的威能,破了此陣?」藍姑娘率先發問。

「龍前輩可以激發天庭令?」劍奴跟着問道,心情大喜。

金龍緩緩搖頭:「天庭令只有天庭血脈才能激發,但那小子的血脈還未激活,先前那次應該是天庭令感應到了天庭血脈,主動發出的威能,估計是通知天庭。」

「不過,我想到了一個辦法,也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

劍奴連忙問道:「龍前輩想到了什麼辦法?」

金龍:「我們無法溝通天庭令,但那小子可以,雖說他的血脈還未激活,但我們可以集三人的魂力借用給他,讓他運用魂力與天庭令溝通,利用天庭令的一部分力量,破開大陣一個缺口,然後嘗試從缺口離開。」

藍姑娘:「這個辦法值得一試,如今我們這個鬼模樣,剩下的也只有魂力。爛船仍有三斤釘,說到魂力,倒是還有一點,嘻嘻嘻嘻。」

金龍心裏想道:「那是肯定的,你可是定魂樹,只是我和小劍奴都沒多少存貨啊。」

劍奴一副苦瓜臉,哭喪着喊道「還要動用魂力呀,我熬了好幾萬年,之前還被金龍前輩誤傷,已經接近油盡燈枯了……」

藍姑娘眼睛一瞪:「臭小子,別裝死,想偷懶呢,信不信我讓小龍教訓你?」

「別別別,本帝不敢了,你當我沒說過。」

「要不這樣吧,等你出過力之後,本姑娘讓你在樹下蹲着,怎麼樣?」

劍奴一聽,喜笑顏開,不停地點頭稱好,他等這個機會可是等了好久:「恭敬不如從命,小奴謝過前輩。」見到終於獲得了這等良機,不知不覺連稱呼也改了,說自己是小奴了。

也不怪他這麼激動,他早就猜到藍姑娘應該是荒古時期的靈魂類至寶,荒古時期啊,那是比遠古時期更要久遠的年代。在這等寶物旁邊修鍊,恢復完整魂身指日可待,然後再找一具合適的肉身藉機復活,到時候帝君境的風光就又回來啊!

「就這麼定下來了,我們到時候將魂力注入他的魂池核心內,然後由他和天庭令溝通。」藍姑娘拍板決定了:「小龍,你和無雙小子有些淵源,就由你把我們的計劃告訴他吧,可以稍後就進行,老娘在這鬼地方呆了幾萬年,早就膩歪了,快快快……」

隨即三位便向外觀望,只見雷無雙正在洞內御劍飛來飛去,滿臉大汗,但卻眉開眼笑。只是飛得極低,且搖搖晃晃毛手毛腳,像是隨時都會跌下來的樣子。三人見此情形,啼笑皆非。

金龍心裏想道:「倒也不錯,省了不少功夫,到時候讓他御劍飛出去就行了。」

當下便動用魂念聯繫雷無雙,並把商定的計劃說出來,順便把如何用魂力溝通天庭令也教給了他。

雷無雙第一時間就停了下來,落到地上仔聆聽金龍傳導過來的魂念,然後一一記住。

事不宜遲,雷無雙馬上盤坐下來,凝神守心,然後用魂力告訴金龍:「前輩,隨時可以開始了。」

金龍收到消息,馬上說道:「現在可開始了。」

藍姑娘大喜,跟着看向劍奴:「小賤,你先來,快快快……!」

劍奴雖然還是苦着臉,卻也毫不猶豫地立刻將自身魂力注入雷無雙魂池核心處。

當劍奴一行動,雷無雙瞬息間就感覺到自己的靈魂力量不斷在強大,而且還是直線上升那種,才一會兒,感覺靈魂力量便己突破一大階,直接由玄氣境突破到了地丹境,之後一直繼續增強,但卻沒有突破。

雷無雙的魂池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如果說之前是像一方小池子,現在卻是一個大魚塘了。

魂塘內,劍奴已經趴在地上了,懨懨欲睡,彷彿病得很重,有氣出無氣入,用蚊子叫的聲音說道:「兩位前輩,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救我……」

…………

藍姑娘和金龍面面相覷,無語至極!

藍姑娘正要惡語逼迫,金龍已出聲:「算了,前輩,由他去吧,我來。」

這個時候雷無雙突然又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靈魂力量注入,靈魂力修為不斷上漲,很快便突破地丹境,進階到天通境,而且後勁十足,還在持續增強。

天通境之上是什麼境界,他不知道,只是恍恍惚惚之中,隱約感覺到好像又突破了四個大境界,這才停了下來。

從最初的魂池到魂塘,再到魂河。沒錯,現在的靈魂形狀就像一條大河。

金龍停止魂力傾瀉,一動不動,魂身淡化了很多,說不出的虛弱疲憊。

藍姑娘見狀,也不再多言:「小龍倒真是儘力了,先歇一會吧。」

話音剛落,雷無雙感覺剛停頓下來的靈魂力量再次受到灌注,而且這次的靈魂力量比之前兩次的都更加強大,也更加精純。彷彿天地間最原始最完美的靈魂力量本就該如此。

不用多久,便己再度突破四個大境界,而且還在繼續。

金龍不由感嘆道:「定魂樹就是定魂樹,果真奪天地造化之神物,無雙小子福緣深厚,大氣運加身啊!」

劍奴目瞪口呆,嘴角都快流出口水來了,又是羨慕嫉妒恨又是心疼,想着為什麼不是加諸己身呢,情不自禁失聲道:「這靈魂力量已經超越帝君境的境界了……。」

在雷無雙感覺在突破四個大境界之後,又再度突破了三個大境界,魂力注入停了下來,然後便收到了金龍的魂念:「便是此時!」

隨即不再猶豫,動用魂海的力量溝通自己胸前的龍牌,也就是天庭令,這個時間內,魂海內的魂力不斷被抽出,魂海的規模也不斷縮小……

藍姑娘此時早已停止,微微有些氣喘,臉上有一絲不正常的緋紅,彷彿透支了。但她卻是專註地盯着天庭令。

在魂海慢慢縮小,逐漸縮小到魂河形狀的時侯,雷無雙的眼睛鼻子耳朵嘴巴都開始流出了鮮血,終於用魂力感應到了天庭令內的一個靈魂,隨即把自己的魂念導了過去,內容就是讓對方出手擊穿大陣,讓自己可以脫身而出。

幾息之後,天庭令開始抖動,從令牌射出一道激光,往天上射擊,突然之間,射光像是碰到了什麼,一張浩然龐大,縱橫數百萬里,五顏六色的大網,然後激光飛撞到這張大網的一個點,只一剎那,天崩地裂般,雷鳴電閃,跟着大網便裂開一處,這一處地方虛空破碎,空間像被切割過無數次一樣,有着無數的亂流……

雷無雙不敢鬆懈,強忍着七竅流血的難受,御劍飛向那一處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