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御獸開始修仙第1章 月黑風高夜,踢翻仙人時在線免費閱讀

從御獸開始修仙第2章 雪爪戰群狼,鐵柱殺七狼在線免費閱讀

凜冬一輪圓月掛於青天之上,皎白月光灑向蒼山,寒冷的北風肆虐大地,吹得枯草變白,周圍響起陣陣狼嚎。

狼嚎鎮里十三歲的李鐵柱砍柴而歸,跨進這四合院。身高一米五五,柴把他的身影給包裹得嚴嚴實實,經過通道剛好顯得合適。李鐵柱將砍成細條的一捆干枝一股腦堆在四合院子邊上,抖了抖身上幾件薄衣服上的短柴枝,散落一地,撿起黑漆漆的柴刀,走向自己的柴房,把刀丟在門後,往稻草鋪的床上一躺,拿起薄被子朝裏面滾了一滾裹成毛毛蟲,門內伴着稻草被壓的吱吱聲,輕輕的鼾聲隨之響起。門外外只聽見風聲呼嘯。

過了許久,「吱呀」一聲,吵醒了正在做夢吃白面饅頭的的美夢,李鐵柱睜開雙眼,悄悄下床操起床後的砍柴刀,刀口向外,輕輕打開門的一條縫,往外一瞅。世上少不了不勞而獲的人,總想着白天睡懶覺夜裡來撿漏,不知道又是哪家的賊人來偷來搶,李鐵柱可是見多了,敢偷他的柴,可沒那麼容易。

李鐵柱睜圓眼睛仔細一看,月光下一條渾身雪白的狼爬近柴堆,眼睛放着綠光,前面兩隻狼爪伸了出來變成胳膊和手掌,接着是頭軀幹屁股和腳,變成了一個挺直軀幹的一身不掛的男人,站起來和人一般高,抱起柴就往外走去,在外面是一個佝僂這的老太婆杵着拐杖笑吟吟看着此人朝他走去。

李鐵柱聽大人談過山鬼成了精抓小孩吃,想着偷柴也正常,再一想,偷柴明天就要吹冷風沒火燒,一激靈就甩門操刀沖了出去,一口大喊「賊人休走」,一邊提刀砍去。男人一聽動作熟練地拿柴擋在刀前,卡住柴刀,雙方僵持了起來。同夥老太婆一看情勢不對就想提腿開溜,李鐵柱被擋着視線,只看到一根拐杖,一腳踢開拐杖,老太婆沒了支撐又溜得太急,一個踉蹌摔個狗吃屎。李鐵柱受到鼓舞,加大力度往柴堆上又劈又砍,男人撐不住,「啪」一下丟下柴,往下一匍匐化作白狼遁走。

李鐵柱殺紅了眼,提着砍刀追着狼往院子里亂竄乒乒乓乓打翻了農具,把狼給逼到了牆角。院子里熟睡的大人被吵醒,點起油燈開門就看見地上躺了一個老太太,角落裡李鐵柱圍了一隻狼。

披了一件綠色的破舊大衣,上面有黑色污漬的大伯看了一眼月光下雪白的狼毛,又看了一眼正趴在地上老太太杵着筆直的龍頭拐杖,拐杖龍頭系著紅色穗,正努力爬起來,便想起了三石鎮老仙人的傳說,左杵龍頭拐杖,右白狼相守,斬妖除魔於黑夜之間。心想這下得罪仙人了,一邊害怕仙人生氣,追其緣由,還是李鐵柱亂打仙人。至於為什麼堂堂仙人聖狼被13歲孩子圍着打,肯定是仙人不願在凡人面前施展力量。忙把老太太攙扶起來,叫媳婦搬出椅子給老婦人坐下,寬慰老仙人大人不記小孩過,吼着李鐵柱「這是仙人來了,你竟然還敢打仙人的聖獸,快放下刀來給仙人老人家賠禮道歉。」

李鐵柱腦子一蒙,搞不清狀況,悻悻過來,給大伯告狀,『老太婆牽着白狗偷我柴火』

大伯怒吼道「放屁,一捆柴值得仙人動手!你當你砍得是珍珠翡翠嗎?」

老太太面色平靜地補充「是白狼」

「對,是白狼」大伯一邊回答一邊死命按着李鐵柱的頭磕頭賠禮。

「老仙人是我家小孩子有眼無珠,你看他從小父母進了失心谷,就原諒小輩的冒犯。」大伯討好般的諂笑道,老太太一臉憐憫地道原來如此,「看來這孩子也是個苦命人」。李鐵柱一臉懵逼,這老太太怎麼在大伯這裡變成仙人了。從小隻聽見大伯說父母外出在仙人手底下幹活,賺仙丹,這失心谷聽起來可不像個仙人居所,倒像個監獄。

大伯又誇老太太女菩薩現世,有一顆菩薩心腸,拿出一堆柴米油鹽裝在籃子里塞給老太太,老太太笑呵呵接受了放在一旁,對大伯說,「小孩子不懂事不怪他,我看你是個懂事的人,懂得扶起老人家,又給了我這個老人家這麼多禮品,說吧有什麼願望。」

「嘿嘿,老仙人慈悲為懷,這裡豺狼環伺,我今年三十膝下一個女兒,媳婦捨不得離開,就只剩下侄兒一個,只能當一輩子樵夫,想要他跟你學十年本領,以後有個營生活下去,也算對得起我弟弟妹妹。」

老太太沉吟片刻,隱隱聽見小孩的熟睡聲音,猜到這戶人家的女兒正在睡覺,目光從大伯貧瘠的身軀掃到少年郎李鐵柱身上,看到堅毅的眼神,握着柴刀的刀鋒正泛着冷光。

「想進入我十大宗門之一的萬獸宗,成為我護法長老朱碧瓊的弟子可是有門檻的,不好進啊。」

「沒事老仙人,鐵柱能吃苦,又勤快,做你的弟子保證能服侍得妥妥帖帖,包您滿意」大伯接過話茬,一臉綴笑。

「宗門規定,入我宗門者,手奉至尊獸。必須有至尊獸,才能做我徒弟」瞥了一眼面面相覷的叔侄倆,接着道「狼嚎鎮地勢險惡,乃是狼族聖地,每十年匯聚於此,每隔百年才會在群山之巔誕下天地寵獸,擁有超凡之力,成為狼族至尊,成為至尊獸。我夜觀天象,今夜正是至尊獸誕生之日,你去群山之巔把至尊獸帶回來,我就收你為親傳弟子。」

李鐵柱望着老仙人,轉過頭轉了轉大眼珠子,食指指向自己,「我?」

大伯大姨也以為聽錯了,大伯問道「老仙人,鐵柱一個小娃,怎麼一晚上爬的了大山,打得過餓瘋了的群狼。」

「當然不是讓他一個人去,由我的白狼雪爪帶你去。我雪爪善御風,百里之遠一步而至;控狼群,讓你如入無人之境。」

雪爪走向庭院,沐浴在月光之中,發出一聲悠遠的狼嚎,身軀變得巨大,白色的毛髮順着月光的變長。雪爪將頭伸向李鐵柱,在他們一家驚恐的眼神中將李鐵柱咬住衣角摔在背上。低沉的聲音對李鐵柱說「抓好了!」,縱身一躍身影消失在月光之下。

與此同時,天空飄起了雪,大風捲起雪花,吹得人一身冷顫。

老仙人收回目光,對着被嚇呆了的大伯大姨說,「天冷了,我們進屋等他們的消息。」

大伯大姨回過神來,趕緊把老仙人請到屋裡,鐵柱有神獸保護怎麼會有事,可別把老仙人冷着了。便護着煤油燈帶路,大姨攙着老仙人一步步走向屋裡。

只剩下院落里雪花漸漸變大,北風蕭瑟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