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御獸開始修仙第2章 雪爪戰群狼,鐵柱殺七狼在線免費閱讀

從御獸開始修仙第3章 青天之外在線免費閱讀

老仙人進屋坐在炕上,從寬大的袖子里拿出半截紅色蠟燭,一臉嚴肅地對夫妻倆說到:「我這蠟燭名喚血燭,乃是雞血石融入蠟中,由雪爪的新建心間毛擰成的蠟芯,一旦點燃,可分享記錄雪爪的視野聽覺,見其所見,聽其所聽。」

說完拿起蠟燭引燃血燭,頓時狹窄黑暗的屋內被血燭的紅光照的處處血色,猶如阿鼻地獄,屋外狂風怒號,更添一絲凄慘。。老仙人隨着光線一指,牆壁上映出雪花之下快速後退的幢幢樹影,狂風吹過,足以感受雪爪速度之快。大姨瞬間嚇呆住了,大伯則給大姨披上大衣,津津有味看起來,這種機會可只有一年一度的看大戲才有。

屋內只餘風嘯聲,夾雜着一絲絲鼾聲。

血燭開始滴下紅色的蠟淚,凝結成圓球掛在血燭之上。

山腳下雪爪正在月下狂奔,所過之處驚起一堆烏鴉亂飛。李鐵柱正躺在雪爪長長的狼毛之間,狼毛又軟又香又厚,活像一床巨大的毛毯,很快進入夢鄉,夢裡吃起了之前見過地主才吃得起的白面饅頭,口水流了一背。

雪爪猛然一躍,把李鐵柱整個人翻了個面,從夢中被嚇醒,往下一瞥,下面是萬丈山崖。李鐵柱緊緊抓住狼毛,不敢鬆手。

雪爪跳上半山腰,剎住腳步,站好身形,目光直視前方,一套動作行雲流水。

「李鐵柱下來,拿我一根狼毛,等會我會把你丟過去,你就尋找至尊獸。找到至尊獸叫一聲我就過來。」

李鐵柱心裏一驚,知道這是神獸手段,直接傳音給他,趕緊坐好,抓了一撮狼毛放在懷裡,擦了擦口水。往前一看,一對綠油油的眼睛正盯着他,嚇得李鐵柱雙腿發顫,握緊了柴刀。

血燭中群山的景色變成了李鐵柱周圍的場景,大姨嚇暈了過去,大伯扶着大姨 開始為李鐵柱的安危擔心,老仙人勸慰道,李鐵柱有股狠勁,這些困難難不住他。

黑幕中一隻成人大小的獨眼狼狼王緩緩走了出來,左眼一道長長的傷疤從頭頂貫穿到臉頰,通體黑色,齜着白色尖牙,尾巴上豎,李鐵柱知道,這是狼撕咬獵物的時候才會做出來的模樣。接着黑幕中走出來一群狼,比狼王身材略小,呈扇形展開,包圍了雪爪。

隨着包圍圈的合攏,獨眼狼帶領着狼群發出一聲狼嚎 ,便猛地向下沖了過來,往雪爪身上撲咬,猶如一場黑色雪崩,以漫天之勢席捲而來。

「抓好了!」

雪爪抬起爪子從萬千狼群中沖了進去,一口咬碎一隻狼的骨頭,一腳頂飛一隻狼身軀;狼群撲到雪爪身上咬他的脖子,雪爪毛髮長又厚,只讓狼群咬了一嘴毛,搖了搖脖子猶如洒水一般把狼群甩飛下來,滾下山去。發力一跳,從狼群之上跳過,一腳落下三隻黑狼被踩成肉醬。而山上黑壓壓一群狼正前仆後繼,以血肉之軀阻擋着雪爪。

雪爪不敢戀戰,御風跳躍,馬上到山頂,腳下卻被狼群纏住,咬出渾身血跡。搖起尾巴把李鐵柱一卷丟到山頂之上,一個瞬間狼群撲了過來,和雪爪撕咬成一片,一堆黑狼咬住腳,讓雪爪無法挪開;一堆黑狼撲在背上,咬的狼毛遍地,血肉殘破;一堆黑狼正往臉上撲過來,尖爪正劃破臉龐。

雪爪一嘴咬碎眼前的黑狼,和狼群搏鬥起來。

甩飛的李鐵柱狠狠落在地上,摔得骨頭都快碎了。撐着柴刀站起來,一眼看去廣闊的山頂到處是石峰洞穴,更顯寒冷。由於雪爪吸引了大部分火力,狼群根本沒注意李鐵柱這個傢伙,精壯的狼群去追逐雪爪,山頂只剩下幾匹孤零零的老狼守着。

李鐵柱站着蓄養精力,冷眼看着三隻比他小點的灰狼圍在面前,還有兩隻繞後。李鐵柱知道今天被狼群包圍了,要麼被殺死,要麼殺死它們。每到冬天,狼 都會到院子里來叼走雞鴨,這些是村民留着過年吃的,沒有這些年過不好,甚至賣不到錢買面吃,活活餓死。

於是村民常常和狼鬥智斗勇,總結了經驗,李鐵柱清楚地記得:第一點,遇見狼不能後退,只能正面搏殺,否則會失去視野被咬殺。

前面體型最大的灰狼快速衝過來往李鐵柱手臂上一咬,李鐵柱拿起刀一刀劈過去將它劈成兩截。同時後麵灰狼撲過來一把抓破衣服『咬腰子,一隻開始掏肛。李鐵柱一個轉身將啃腰子的灰狼抓起,右手抄起刀將掏肛狼腦袋砍飛,血液噴了一褲子,猶如打翻了顏色鋪子,紅的紫的黑的染了一地。

前面剩下的兩隻狼一隻直撲脖子,一隻咬腿。李鐵柱餘光瞥見狼奔突過來,來不及換刀鋒,藉著刀背把咬脖子的狼頭蓋骨劈碎,劈飛一邊;順勢往下一砸,把咬腿狼砸進土裡,猶如打開了雜貨鋪子,心肝脾腎肺掉滿了地上。

李鐵柱渾身沾滿狼血,刀口被染成了紅色,遠處的兩隻老灰狼守着山峰洞口渾身顫抖不肯離去,李鐵柱刀一揮,一刀砍碎兩隻狼的脖子,只剩下血液汩汩流出,狼將死時小聲嗚咽。

李鐵柱記得第二點:狼生性狡猾,偽裝成害怕,實際一有機會就會反撲,置人於死地。

小時候村裡和他玩在一起的一個小孩子,早上分別進山砍柴,下午相約回家。一天黃昏卻不見蹤影,李鐵柱進山尋找時,只看到一群沾滿血跡的狼,旁邊正躺着朋友的柴刀。當時害怕着溜回去,今天終於報仇雪恨。

李鐵柱在洞口就聞到一股狼騷味,伴着血腥味,但是已經不在乎這些氣味了。靠在牆壁上歇了歇,緩了口氣。

藉著月光照進洞里,繼續往石洞里走去,石洞狹窄低矮,一看就是給狼準備的,李鐵柱彎着背緩緩前行,越往裡走越慢,氣味也越強烈。

李鐵柱壯了壯膽,走到洞深處停了下來。

母狼一雙綠油油的眼睛正盯着他,渾身披着紫色的毛髮,在淡淡的月光下如星星般熠熠生輝。在她紫色毛皮下面六隻小狼正在吃着奶,帶給了李鐵柱的無限威壓,甚至遠遠超過面對群狼奔來的壓力。

李鐵柱的直覺告訴他,這匹母狼和山頂的所有狼都不一樣,她可能就是至尊獸。

「少年郎,你是在找至尊獸吧?」

李鐵柱心裏突然出現一陣粗狂的女聲,已有心理準備的李鐵柱知道這是母狼的聲音,畢竟神獸會傳音這件事,早已體會了,李鐵柱開始確定了心裏的想法,在想如何帶走她。

「沒錯。」

「你是哪個門派的?萬獸宗,御獸宗,朝鳳宗,浴火門?。」

「萬獸宗。」

李鐵柱從懷裡掏出雪爪一撮狼毛,丟在母狼面前。

母狼靠前嗅了嗅鼻子。

「這是雪爪的毛,果然是萬獸宗的弟子,我這六隻幼崽有一隻是至尊獸,你選對了就可以帶回去。」

李鐵柱腦袋一懵,和設想的完全不一樣,只看見六隻灰撲撲的圓圓的幼崽,沒看出哪裡有至尊獸的模樣。

李鐵柱沒想那麼多,脫下被撕的破爛的衣服,走到母狼面前。

母狼突然張開嘴一口咬過來,李鐵柱一個激靈,往後一跳,橫着刀,汗水一顆一顆往下滴,心想差點着了母狼的道。

「我只是警告你,機會只有一次,這六隻中選對了可以帶走,選錯了你就要留下來成為至尊獸的食物。」母狼亮出了雪白的狼牙,配着紫色毛髮,更顯妖異。

李鐵柱咽了咽口水,仔細觀察了一陣確實看不出有任何差異。豆大的汗水一顆一顆往下滴。

「外面風雪越來越大了,再不選好,怕是要凍死在洞里。」母狼不可能笑,但李鐵柱彷彿看到母狼在笑話他。

李鐵柱心一橫,抄起柴刀砸向母狼。母狼一驚,跳起身來一口咬住柴刀,慣性讓她往後一退。趁此機會,李鐵柱衝過去一下捲起所有狼崽,拔腿往洞口奔去。

「小孩子才做選擇,我全都要!」

只聽見身後一聲雷響般的聲音,母狼一口將柴刀咬碎,碎片掉了一地。

李鐵柱心疼不已,回去要是讓大姨知道,肯定是一頓臭罵。

來不及嘆息,發現腳步越來越沉,洞口散漫星輝,一下子跑進了星光之中。

這裡遍地草原,清風微拂,身上的傷口感覺不到一絲疼痛,腳踩在柔軟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