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姜傾玥上前,雙腿跪地,激動得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臣女接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丞相姜文祥之女姜傾玥秀外慧中,賢淑聰慧,賜予三王爺景墨風為側妃。兩日後與嫡妹姜傾染一同出嫁,欽此!」

側妃?

姜傾玥像是沒聽懂一樣,驚愕的眼神空洞一片。

姜家其餘人也是瞬間變了臉,沈若柳腿一軟,差點跌倒在了地上。

高健尖着嗓子道:「姜四小姐,接旨吧。」

「臣女……臣女,接旨。」

可當姜傾玥把聖旨捧到手裡的一剎那,淚頃刻而出。

姜文祥拿了兩錠銀子塞給了高健。

「高公公,陛下怎麼將我這四女兒賜給了三王爺做了側妃,不應該是正妃嗎?」

高健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姜丞相,您這不是糊塗了嗎?三王爺那可是將來最有可能成為儲君的人選,他的正妃怎可能是一介庶女?」

姜文祥腦子「轟」的一下,「可是,放眼整個皇城,誰家的女兒能有我玥兒出色?」

高健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我說姜丞相啊,你寵妾輕妻,眾庶輕嫡,可不代表所有人都是這樣啊。尤其是皇家,那嫡就是嫡,庶就是庶,若嫡庶不分,可不就亂了套了嗎?」

「但……」

姜文祥還想說什麼,高健便按住了他的手。

「就這側妃之位,還是三王爺一早挨了二十大板,皇后娘娘跪了半個時辰求來的呢。前幾日陛下為七王爺賜妃,雖然聖旨里沒有提及姓名,可所有人都知道,那指的便是姜四小姐。

金口一開便不能更改,多虧了姜五小姐與姜四小姐同年同月日生,讓她嫁進七王府,這個事才得意圓了過去。若不然,准王妃婚**,姜丞相您恐怕是要革職養老了。我勸您啊,這茬永遠都莫要再提。

所謂樹大招風,就算不論嫡庶之分,哪個家族,也不可能一門兩個皇子正妃。」

姜文祥心裏「咯噔」一下,他怎麼沒有想到這一點。

陛下多疑,本就在一點一點削弱他的勢力,又怎麼會讓他最得寵的女兒為最得勢的皇子正妃。

看來,他之前把玥兒賜婚給七王爺也不過是趁着趙貴妃的話,順水推舟罷了。

「多謝高公公提點,本官明白了。」

「哈哈哈……明白就好,咱們吃的都是皇糧,一切還得謹遵皇命。」

待高健走後,姜傾玥跌坐在地上,哭的泣不成聲。

「為什麼?爹,為什麼?

我自幼便琴棋書畫遠超她人,武功醫術也是一樣不落,容貌出眾,秉性溫柔。

我到底差在哪裡?陛下為何只冊封我為三王爺側妃……嗚嗚嗚……

我不甘心,爹,我不甘心啊!」

姜文祥拍了拍她的肩,像是一下子老了好幾歲。

「玥兒,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側妃正妃又有什麼關係?只要三王爺足夠寵愛你就行了,等將來他成了儲君,登了基,想封你為皇后,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他堅信,他的玥兒就是母儀天下的命格!

姜傾玥淚流滿面,心疼的如刀割。

側妃啊側妃,那不就是妾……

那些個名門貴女,還不知道要怎樣笑話她。

姜傾染,還有姜傾染那個賤種災星!

果然她在笑!

「姜傾染,你如願了?」

姜傾染慫了慫肩,「這點小事還要許願?是個人也知道你區區庶女不可能成為三王爺的正妃,只是你們異想天開,做夢罷了。哈哈哈……全是些愚蠢貨!」

姜傾玥啞然,好似突然想到了什麼。

轉頭埋怨的看着姜文祥,「爹,您那麼疼愛我和娘,為什麼您就是不肯休了夫人,將我娘抬為正房。這樣,我不就是嫡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