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漢之開國皇帝第9章 勸降在線免費閱讀

大漢之開國皇帝第10章 沛公中計在線免費閱讀

邢上榮見劉邦將他鬆綁了,於是,倒身下拜說:「沛公,我萬萬沒有想到,你如此高義,既然如此,看來是天要亡秦,也怪不得我等了,從此刻起,我就跟你幹了。」

劉邦大喜,趕緊用雙手把他從地上攙扶了起來,說:「老邢,快快請起,還要請你多多幫忙啊。」

這時,只見邢上榮喝令城頭上的軍士,說:「爾等還在那愣着幹什麼?還不快點滾下來拜見沛公?」

於是,城頭上以及城內的軍士,都從裏面出來了,跪了一地。大約有幾十人,都是些老弱病殘。

劉邦看了看,問道:「老邢,難道說你們城中就這點人馬嗎?」

「沛公,實不相瞞,我讓副將林鳳帶着人馬在飲馬川布下了口袋,等着你們去鑽,真沒有想到,你竟然識破了,沒上當。」

劉邦一聽,哈哈一笑,說:「你那招誘敵深入之計太過明顯,而且漏洞百出,你只好去誆騙那些莽漢,又如何能騙得了我?」

樊噲一聽,臉上一紅,反正他長得也黑,別人也看不出來。

「那我這就與你一起同去飲馬川,喚林鳳來降。」

「那太好了。」劉邦高興地說。

那林鳳帶着人馬埋伏在飲馬川二面的山頭上,遠遠地望見劉邦的人馬來了,十分高興。

可是沒想到劉邦的人馬駐足在飲馬川邊上,就是不往裡走,像是已經發現他們埋伏在這裡了。

於是,林鳳變得十分焦躁,過了很長時間,見盧綰的人馬還是沒進入包圍圈,他按捺不住,就打算帶着人馬衝下山去,與盧綰他們血拚。

就在這時,邢上榮與劉邦一齊趕到了。

林鳳見邢上榮與劉邦在一起,很是奇怪。

後來才知道邢上榮已經投降了劉邦。

既然主將已降,林鳳自然也跟着投降了。

就這樣,劉邦兵不血刃,攻佔了胡陵。

他既得了那兩百匹戰馬,又得了邢上榮和林鳳兩員大將,還有幾百名降兵,自然是十分高興。

劉邦把投降過來的秦軍仍然編在他們二人麾下。

劉邦一邊出榜安民,一邊聚集眾人商議攻取方與之事。

「沛公,方與共有秦軍五六百人,守將朱龍,副將朱虎,是兄弟二人。城防也比我們這裡堅固許多。」

「老邢,這麼一說,方與是個硬骨頭啊。你可有破敵之計?」劉邦一聽,面露憂色。

「沛公勿憂,那朱龍朱虎與我關係十分要好,明日早上,我就起身去勸他們二人來降。」

「虎豹不堪騎,人心隔肚皮,你有把握嗎?」劉邦問。

「沛公放心,我料也無妨。」

「那好吧,你一定多加小心。」劉邦說。

第二天早上。

邢上榮騎上一匹快馬,直奔方與而去。

方與和胡陵相距約百里,晌午時分,他就來到了方與城下。

城門緊閉。

「城頭上的兄弟,麻煩把城門打開一下。」他衝著城頭上喊。

守城的軍士一看是他,也都認識,有一個小頭目問:「邢將軍,你到此所為何事?」

「我要見二位將軍,有要事相商。」

「請你稍等一下,我這就去稟報二位將軍。」那名小頭目說道。

「好的,那你快點。」

於是那名小頭目下了城頭,立即去找朱龍、朱虎二位將軍。

朱龍、朱虎正在營中議事。

「啟稟二位將軍,邢上榮來了。」那名守城的小頭目躬身施禮說道。

「哦?哨探來報,他不是已經降了劉邦了嗎?」朱虎一聽,有點疑惑,「他帶了多少人馬?」

「只是他一個人,一匹馬。」那名小頭目說。

「一個人來的?必是來做說客的。」朱龍說。

「我看也像。」朱虎問。

「他孤身一人,他可以降,我們的妻兒都在咸陽,如何能降?我們要是降了劉邦,那我們的妻兒老小還能活命嗎?」朱龍說。

「大哥,所言甚是,那我們怎麼辦?」

「先禮而後兵,擺酒設宴,熱情接待,席間看我眼色行事。」朱龍說。

「是,大哥。」

過了大約有半個時辰,還不見有人出來,邢上榮等得有些焦躁。

忽見城門大開,朱龍朱虎兄弟二人身着便裝從裏面走了出來。

邢上榮一看,趕緊翻身下馬,一抱拳說:「二位將軍,多日不見,甚是想念,今日特來看望二位將軍。」

「邢將軍,我等兄弟因公務繁忙,近日也沒去看望兄長,請多多包涵,快,裡邊請!」朱龍說。

這時,有軍士從邢上榮手中接過馬匹,牽到一邊。

朱龍與邢上榮攜手攬腕,走進了營中。

此時,酒席已經擺上,朱龍坐在正間,朱虎居左,邢上榮居右,每人的面前擺着一個方桌,桌上擺的有牛肉,羊肉,等各種美味佳肴,外加一壺酒。

「我敬二位將軍。」邢上榮端起酒盞說。

「我們敬邢將軍。」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我今天來,一是看望二位兄弟,二是有一件大事要與二位相商。」邢上榮放下酒盞說。

「不知兄台所說何事?」朱龍與朱虎對視了一眼,問道。

「如今始皇帝已經駕崩,丞相李斯與趙高在沙丘合謀,篡改了遺詔,擁立胡亥繼位,是為秦二世。可是,我們看看他自從繼位這一年以來,又都做了哪些事,先是假傳聖旨逼死扶蘇,然後使用血腥手段,將自己的兄弟姐妹誅殺殆盡,然後,大興土木,營造宮殿,搞得天下民怨沸騰,怨聲載道。趙高在秦二世的面前鼓吹君王應當享受人生,為此,向後宮進獻了大批的美女,供胡亥淫樂,那胡亥終日只是在後宮胡鬧,也不上朝,把朝政大事都交給了趙高。趙高把持朝政,惑亂朝綱,指鹿為馬,順者昌,逆者亡,文武大臣之中,忠義之士慘遭殺戮,朝廷內外,人心惶惶。後有陳勝、吳廣帶領着九百戍卒要趕赴漁陽戍邊,恰逢天降大雨,耽誤了行程,依據秦朝的法令,誤期是要殺頭的,這些人,被逼無奈之下,舉事起義,他們振臂一呼,天下響應,不承想,短短兩三個月,人馬已經擴充到數十萬人,攻城略地,如同摧枯拉朽一般。秦王朝眼看就要滅亡,正所謂,失民心者失天下,大廈將傾,豈一木可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