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漢之開國皇帝第3章 腹背受敵在線免費閱讀

大漢之開國皇帝第4章 奪取沛縣在線免費閱讀

樊噲又找到了雍齒。

這雍齒是個無利不起早的傢伙,也是在道上混的,和劉邦也很熟。

「要我幫劉季?」雍齒問。

「正是,咱們可都是生死的弟兄。」樊噲說。

「少跟我扯淡!大家都是在一起混的,憑什麼他劉季的命那麼好,不但做了老大,還娶了那麼漂亮的媳婦兒呂雉,可是他吃着碗里的,看着鍋里的,並不珍惜,在外面又掛了那麼多的女人,像什麼武負,曹氏,更可氣的是這個曹氏還為他生了個兒子劉肥。要說劉季對你還算不錯,幫你這個屠狗賣肉的大老粗娶了個媳婦兒,可是,我到現在還是光棍一條,他在外面風流快活的時候,什麼時候想到過我?」雍齒說。

「哥哥,這事兒別著急,得看緣分,慢慢來,不過,這次劉邦說了,你要是肯出手相助的話,他定會幫你也娶個好媳婦兒的。」樊噲訕笑着說。

「他真是這麼說的?」雍齒說。

「的確如此,我敢以人格擔保。」

「滾一邊去吧,你那人格也不咋地,你擔保管個鳥用?」雍齒說。

此時,雍齒手下有一名幹將,名叫張越,走過來說:「雍大哥,依我看,劉邦此次必能成功,你就是出手幫他,還是不出手幫他,結果都是一樣的,你不如做個順水人情,幫他一把。日後大家也好相見,說不定,他真能兌現他的承諾,幫你達成心愿,也未可知。將來你跟着劉邦,也是一條出路啊。」

「何以見得?」雍齒問。

這時,張越拿過來一封書信遞給雍齒說:「大哥,請你看看這封信吧。」

雍齒接過信來一看,正是劉邦他們射入城中的那封信。

「這不過是一張紙,有什麼鳥用?」雍齒說。

「大哥,你要這麼想,那可就大錯特錯了,所謂兩國交戰,攻心為上,攻城為下。你可千萬不要小看了這封信,它起到了瓦解軍心的作用,這劉邦手下必有高人啊,」張越頓了頓,接著說,「從大的形勢來說,大秦帝國的大廈將傾,已是搖搖欲墜,老百姓苦不堪言,紛紛起來響應起義,義軍勢如破竹,攻城掠地,猶如摧枯拉朽一般,各地的百姓殺官奪府,數不勝數,這也是沛縣令當初要投靠義軍的原因,但是,他立場不堅定,瞻前顧後,出爾反爾,在手下人的攛掇之下,又反悔了,致使蕭何,曹參,夏侯嬰等人離他而去,現在縣尉也把人馬拉走了,城中空虛,他民心盡失,孤立無援,如今,呂公,王陵等都要助劉邦一臂之力,他焉有不敗之理?」

「張越兄弟,說得正是啊。」樊噲說。

雍齒尋思了半晌,覺得也確如張越所說,然後對樊噲說:「我手下的人馬不多,共有二三十人,我可以都拉過去幫着劉季站腳助威,但是,他必須得說話算數,他要是再敢和我耍無賴,到時候,可別怪我不講兄弟情面。」

「你放心吧,你娶媳婦兒的事,就包在我們身上。」樊噲說。

「好吧,張越,你快去集合人馬,準備行動。」雍齒說。

「是,大哥。」

天色已黑。

樊噲又來到了周勃他們家。

「兄弟們,都準備好了嗎?」周勃站在庭院中問。

「都準備好了。」有十來名家丁手裡拿着刀槍,異口同聲地說。

「等一下,你們隨我一起攻進縣衙,殺了沛縣令那個狗官,咱們可不能讓王陵,雍齒他們奪了頭功。聽明白了嗎?」周勃說。

「聽明白了。」

這周勃以編織養蠶的器具為生,經常為有喪事的人家做吹鼓手,雙臂有力,可拉強弓。

「周勃,哥們夠義氣,事成之後,我殺條狗,請兄弟們吃狗肉。」樊噲說。

「有酒嗎?」周勃問。

「那必須的!咱們一醉方休!」樊噲說。

「我可能吃能喝,到時候,你可別心疼。」周勃說。

「這玩意兒,還是好的嗎?管飽,在場的眾位兄弟,人人有份。」樊噲慷慨地笑着說。

沛縣城外。

劉邦帶着手下兄弟來到了這裡,只見城門緊閉。

城頭上,有眾多的軍士把守,看樣子,秦軍已經做好了防備。

劉邦他們不敢離得太近,在弓箭的射程範圍外,停了下來。

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見城中有任何動靜。

劉邦急得直跺腳,氣得罵道:「樊噲這個狗東西,事在緊急,我讓他早早地進城聯絡城中的父老百姓,他幹什麼去了?是不是躲到哪裡喝酒去了?怎麼到了現在,一個人也沒有看到。」

「你稍安勿躁,再等等。」蕭何勸說道。

就在這時,只聽三聲炮響,城門大開,從城中殺出一支人馬,騎兵在前,步兵在後,足有兩三百人,殺奔劉邦他們而來。

劉邦一看,大驚失色。因為他自知自己這一百來人大都是一些窮得吃不上飯的老百姓,穿得破衣爛衫不說,而且,一沒經過訓練,二沒有武器裝備,有的人肩頭上還扛着鋤頭,有的人手裡還拿着木棍,誰不知道秦軍是出了名的虎狼之師,這如何能是人家的對手?

劉邦心裏着急,表面上卻很鎮定,問道:「誰可為我擋之?」

話音未落,有一人轉出身來,說:「我去!」

眾人閃目觀瞧,只見說話的非是旁人,而是駕車的夏侯嬰,只聽他說:「我這裡有一輛馬車,把上面的車頂揭去,就成了戰車,左邊,右邊,後邊可各站兩人,有誰不怕死的,再上來六個,隨我沖將過去。」

夏侯嬰剛把車蓋掀掉,只見已有六人跳上了馬車,正是盧綰,陳濞,陳賀,劉釗,魏選和戴野,手持長槍或長矛,分立在三個方向。

於是,夏侯嬰駕着馬車迎了上去。

與此同時,劉邦的身後,又殺出數十名秦軍,領頭的正是孫紹,只見他一馬當先,沖在隊伍的最前面,高聲喊道:「孫某人在此等候多時了,蕭何,曹參,你們兩個叛徒還不快快下馬就擒,等待何時?」

劉邦一看,前後都是秦軍,腹背受敵,大呼:「如之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