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漢之開國皇帝第4章 奪取沛縣在線免費閱讀

大漢之開國皇帝第5章 出任沛公在線免費閱讀

沛縣城下。

劉邦等眾人遭到秦軍的前後夾擊,那孫紹帶領着五十名秦軍從背後衝殺了過來,形勢十分危急。

只見一人說道:「看我去擒他!」

眾人一看,說話的非是旁人,正是曹參。

劉邦把僅有的幾匹馬給了蕭何和曹參每人一匹。

只見曹參端坐在馬背上,手持一口大刀,威風凜凜,迎了上去,口中說道:「孫紹,我與你同在沛縣為官,為何你屢次辱我?」

「呸!曹參,你與蕭何投靠了賊軍,背叛了朝廷,是國家的反叛,我們乃是生死的對頭,我豈能容你?我正要將你等活捉向朝廷請功呢。」孫紹說。

「所謂良禽擇木而棲,良臣擇主而事,那沛縣令,言而無信,反覆無常,不識時務,難道要我等跟着他一起去送死嗎?」

「你休要聒噪,我只知道你們與劉邦那些囚犯混在一起,就是我們的敵人,我奉縣令所差,特來捉拿你等。今日,有你沒我,有我就沒你!」

「我已經忍你很久了,那就休怪曹某人不講情面。」曹參說。

「你少廢話,誰要你講什麼情面!」孫紹說著舉槍便刺。

二馬相交,只一合,曹參將孫紹斬於馬下。

曹參乘勢又連斬了十幾人,余者都嚇跑了。

曹參又撥轉馬頭,來到了劉邦的身邊,保護劉邦,好像剛才什麼事也沒發生似的。

「曹參,沒想到你有兩下子啊。」劉邦高興地說。

「孫紹不過是個無名之輩,殺他何足掛齒,這是他自取其禍。」曹參說。

再看正前方,夏侯嬰一輛馬車上站着盧綰等六名勇士,沖入敵陣,挨着便死,碰着就亡,不到片刻的功夫,秦軍傷亡數十人。

盧綰等人渾身是血,也多處受傷。

秦軍領兵的將領一看,這夏侯嬰等人像是下了山的猛虎,勢不可當。

「列陣!」他連忙指揮眾軍士把夏侯嬰等人困在**,準備用弓箭射擊他們。

眼看夏侯嬰等人就要被秦軍布陣射殺。

就在這時,有人站在城頭上高聲喊道:「各位,沛縣令已被我斬殺,人頭在此,你們還在為誰拚命?還不快快下馬受降,更待何時?」

眾人舉目觀瞧,只見周勃的手中提着一顆血淋淋的人頭,在火把的照耀之下,能認得出,正是沛縣令吃飯的傢伙。

那周勃從城頭之上把沛縣令的人頭扔了下來,骨碌碌滾到秦軍的面前。

秦軍一看,無不驚駭,頓時軍心渙散,沒了鬥志。

「殺啊!」忽聽一聲炮響,從城中旋風般殺出一支人馬,有三四百人,領頭的正是呂澤和呂釋之兄弟二人,後面跟着樊噲,王陵和雍齒等眾人。

劉邦對手下眾人說:「我以為樊噲這小子躲到哪裡喝酒去了呢,原來他還能幹點正事。」

夏侯嬰乘勢又駕着馬車衝殺了一陣,秦軍腹背受敵,又死了幾十人,余者皆跪地請降。

劉邦大獲全勝,就佔領了沛縣。

劉邦一邊命人出榜安民,一邊召集眾人開會。

蕭何說:「秦朝廷施行暴政,修建驪山陵墓,阿房宮,長城等,各種徭役,賦稅數不勝數,百姓苦不堪言,多有累死,餓死者,秦始皇一死,原以為仁厚的扶蘇能夠繼位,不承想,李斯與趙高在沙丘發動政變,篡改遺詔,擁立胡亥繼位,誰知這胡亥比起嬴政來,有過之而無不及,更加殘暴,百姓忍無可忍,這才爆發了陳勝、吳廣大澤鄉起義,他們以區區九百人振臂一呼,天下響應,各地軍民殺官奪府,在短短數月的時間裏,義軍就發展到幾十萬人,可見,大秦民心盡失,亡國只在旦夕之間。我等也是被迫將沛縣令殺死,但是一盤散沙可不行,我們也要推舉一人帶領我等駐守沛縣,逐步發展壯大,現在大家商議一下,選誰為頭兒合適?」

沛縣令一死,蕭何在這些人之中,官是最大的,因此說起話來,很有分量。此話一出,下面就議論開了。

「我先說,要我選,就選劉邦為頭兒。」盧綰站起來說。

這盧綰與劉邦倶是豐邑中陽里人,他們的父親關係也十分要好,恰巧盧綰與劉邦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兩個人從小就在一起玩,一起讀書,一起幹壞事,關係十分親密。

「同意,對,就推選劉邦做我們的頭兒。」絕大部分的人都這麼說,也有王陵等少數人默不作聲。

「不不不,我感謝各位對我的抬舉,可是,我劉邦何德何能可以擔此重任呢?蕭大人和曹大人都是我的領導,我看不如推選他們領導我們比較合適。」劉邦連忙推辭說。

「並非我說推辭的話,一方面我是個文官,這打打殺殺的,實在是不適合我;另外,我為官多年,人在官場,身不由己,卻沒有恩惠給予百姓,心中甚是有愧啊。」蕭何說。

曹參也說:「讓我衝鋒陷陣,征戰沙場可以,但是,這個頭兒我是萬萬做不得的。」

其實,他們二人心中另外有一層顧慮:縱觀歷史,老百姓起來造反的,有幾人能成功的?萬一失敗了,為首的定是滿門抄斬啊,從犯往往從輕處罰,首惡必除,自古以來,皆是如此。何況現在,勢力還太過單薄,而那秦王朝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想當初六國都不是秦軍的對手啊,因而,二人俱不敢接受這個差使,只是這一層利害關係,大家心知肚明,卻沒法明說。

「要推選頭兒,我只服劉邦一人,其他人想做,我也不願意!」又有一人說道。

眾人一看,說話的正是周勃。

只聽他繼續說道:「雖然說,我們周家並非什麼名門望族,但是,周苛和周昌目前都擔任泗水卒史,只要我一句話,即可招他們來降,換句話說,泗水郡也是我們的囊中之物。不過,有一條,我們周家三兄弟只服劉邦,要是換了別人當頭兒,那可不行。」

「我也推選劉邦當我們的頭兒。這年頭,誰有哥們弟兄,誰手底下有兵,誰就說了算,說別的,都沒用。」雍齒說。

樊噲和呂氏兄弟自然也是要推選劉邦當頭的,只是他們之間有姻親關係,有所不便,因此,都沒有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