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漢之開國皇帝第5章 出任沛公在線免費閱讀

大漢之開國皇帝第6章 據守豐邑在線免費閱讀

劉邦還要推辭。

那盧綰和周勃不容分說,就把他架到了正座上,說:「今天這個位置,你願意坐也得坐,不願意坐也得坐。」

劉邦一看這個形勢是推辭不過去了,再要推辭的話,就顯得有點不識抬舉了,於是說道:「好吧,既然大家相信我,抬舉我,那麼,我暫且就在這個位置上坐一坐,將來,遇到賢者,有更加合適的人選,我隨時讓位。」

大伙兒一看劉邦願意做大家的頭領了,便高興了起來。

蕭何就說:「這新頭領得有一個名稱,我們總不能就叫頭兒吧?」

「蕭大人,在座的,你讀的書最多,那你就給起個稱謂吧。」周勃說。

「我們起兵於沛縣,那麼,今後,我就稱劉邦為沛公吧。」蕭何說。

「沛公?這個名字還不錯。」劉邦一聽,滿意地點了點頭。

「沛公,沛公!」眾人齊聲呼喊。

從此,劉邦就當上了沛公。

會後,王陵找到樊噲說:「你不是和我說劉邦手下有五六百人馬的嗎?怎麼我只看到一百來人?」

「這——,」樊噲自知謊言已被識破,訕笑着說,「王大哥,當時,我不是怕人馬說少了,怕你心虛不敢來幫忙嘛。」

「好小子,你連我都敢忽悠,就這一兩百人的隊伍,跟要飯花子似的,就自稱沛公了?那秦軍還多的是呢?拿什麼去和秦軍打?」王陵問。

「咱們現在只能說走一步算一步,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再說了,那是沛公要考慮的事,叫我幹啥,我就幹啥,我操那份心幹什麼。」樊噲說。

「你們要去反秦,你們去反吧,我上有老母需要贍養,下有妻兒,我可不想陪着你們一起掉腦袋,我走了。你們好自為之吧。」王陵說完就帶着他手下人馬走了。

「王大哥,王大哥。」樊噲連喊了幾聲,王陵只裝作沒聽見。

王陵剛走,雍齒又來找樊噲說:「你讓我幫着劉季殺沛縣令,我也幫了,雖然沛縣令不是我親手殺的,但是,我也畢竟把手底下的人馬拉過來了,給你們吶喊助威了,是不是呢?現在,沛縣也攻佔下來了,在會上,我也力挺劉季做沛公了,是也不是?」

「是的,你這次表現得還算是不錯,夠哥們兒義氣。」樊噲說。

「那你們答應我的承諾何時兌現?」雍齒問。

「什麼承諾?」樊噲問。

「你看你這人,真是貴人多忘事啊,剛說過的話,這麼快就忘了?難道說你們是那種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後,過河拆橋的人嗎?」雍齒說,「我看你們好像絲毫沒把我的事放在心上啊。」

「哦,你是說給你娶媳婦兒的事啊?這事我不是說了嘛,急不得,得看緣分啊。」樊噲說。

「少跟我扯淡!什麼叫緣分?等緣分到了,黃瓜菜都涼了,」雍齒說,「再說了,我若是能等來緣分,還找你們幹嘛?我看你們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飢,你們都有了女人,晚上在炕頭上摟着女人風流快活,那我呢?我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娶上媳婦兒?」

「行行行,你別吵了,我現在就和沛公說去。」樊噲說。

「好,你去和他說,我就在這等着。」

於是,樊噲找到了沛公。

劉邦正在為王陵不辭而別的事苦惱,此時正是用人之際,王陵這一走,帶走了兩百來兄弟啊,萬一這個時候,秦軍殺過來了,怎麼辦?

「沛公,王陵帶着他手下的兄弟走了。」樊噲說。

「這事我已經知道了,我知道他本來就看不上我。反秦是抄家滅門的重罪,他上有老母在堂,這也能理解。人各有志,走了就走了吧,這事兒也不能勉強。」劉邦說。

「不過,還有一件事需要解決。」

「什麼事?」劉邦問。

「就是——。」樊噲覺得有點難以啟齒,欲言又止。

「就是什麼?你說呀。」

「就是關於雍齒的事。」

「雍齒怎麼了?他有什麼事?」劉邦問。

「這次請他來幫忙攻打沛縣,我怕他不來,就撒了個謊,說你答應給他娶個漂亮的媳婦兒,他這才帶着手下的兄弟一起來的,現在,他要求我們兌現承諾,你說,這事兒怎麼辦?」樊噲支支吾吾地說。

可是,還沒等樊噲把話說完呢,劉邦就在樊噲的屁股上踹了一腳,說:「虧你能說得出口,這種餿主意你也能想得出,他姥姥的!他雍齒要來幫我們便來,不來就拉倒,難道說,我們離開他就拿不下這沛縣了嗎?此次,他有沒有為我們殺過一個秦兵?他不過是站在干處,喊了兩嗓子罷了。我何時答應要給他娶媳婦兒的?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個什麼玩意兒,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誰家的姑娘瞎了眼了,會嫁給他?再說了,即使要給他娶媳婦兒,這事兒也得慢慢來,有合適的才行啊,我總不能從大街上拉一個過來吧。」

「我也是這麼和他說的,可是他聽不進去啊。」樊噲委屈地說。

「他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時候,我們剛剛把沛縣拿下來,事情多如牛毛,千頭萬緒,何況我們的根基不穩,力量薄弱,裝備又差,人心渙散,秦軍隨時都有可能打過來,萬一秦軍真的來了,拿什麼抵擋?」劉邦問。

「我哪知道拿什麼抵擋?那是你們當頭兒的事,反正你讓沖我就沖,讓我殺我就殺,還不行嗎?」

「滾滾滾!我正煩着呢,少拿這些破事兒來煩我!」劉邦說,「告訴雍齒,他願意在這呆就呆,老實點,少給老子惹事,不願意在這呆,就滾蛋!老子不伺候了。」

「是是是,我這就滾。」樊噲一看把劉邦惹毛了,嚇跑了。

蕭何在旁邊聽到了,就過來對沛公說:「我知道你因為王陵的離開,心裏堵得慌,可是,這只是剛剛開始,不順心的事,還會有很多,你要忍耐一下才好啊,所謂眾人拾柴火焰高,大家都捧咱們,咱們的隊伍將會跟滾雪球似的,越滾越大啊,相反,人人都拆咱們的台,這事可就不好辦了啊。那雍齒的個人問題也是個問題啊,在不影響大局的情況下,我們也可以考慮幫着他解決。雖然說他的人馬並不多,但是那畢竟也是一股力量啊,他幫着咱們,咱們的勢力就壯大了一點,萬一把他惹急了,和我們對着干,也不太好辦啊。」

「蕭大人,你說得對啊,剛才,我有點過於激動了。」劉邦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