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漢之開國皇帝第7章 胡陵之戰(一)在線免費閱讀

大漢之開國皇帝第8章 胡陵之戰(二)在線免費閱讀

劉邦分了兩百人馬給雍齒,讓他去守豐邑,雍齒本來手底下只有二三十人,現在一下子多出好幾倍,自然是十分高興。

「我要求你在一個月之內再招收一千人馬,能做到嗎?」劉邦問。

「能,沛公,你放心,我保證完成任務。」雍齒說。

「只是把人招來還不行,還要加強訓練。」

「知道了。」

他和張越帶着人馬走了。

「雍大哥,我看你這次為沛公豁出去了啊。」路上張越說。

「什麼叫為劉季,我是為我們自己,他們要去拚命,他們去拼好了,我才不去呢,這兩百人馬和豐邑,今後就是咱們的家底和本錢,」雍齒說,「我們儘快招兵買馬,壯大我們的實力,我算是看清楚了,這年頭,誰兵強馬壯,誰占的地盤大,誰就說了算。」

「雍大哥,聽你這麼一說,你是想脫離沛公,把豐邑據為己有嗎?這好像有點不仗義啊,沛公那麼信任你。」

「仗義?仗義多少錢一斤?咱們得先想辦法保住小命要緊。再說了,憑什麼他劉季能做沛公,我就不能做一回嗎?咱又不比他少什麼。」

劉邦又留下一百來人給蕭何和曹參,讓他們守住沛縣,自己則帶着剩下的人馬趕往胡陵。

胡陵。

這裡的秦軍守將名叫邢上榮,副將林鳳。

這一天,邢上榮把手下眾人召集在一起開會,說:「各位,泗水亭亭長劉季那小子在豐西澤縱徒,原本手下只剩下十幾人,眼看就要完了,誰知他帶着這些人躲進了芒碭山。劉季和他的女人呂雉兩口子是一對大忽悠,劉季在路邊斬了一條蛇,就楞說自己是什麼赤帝之子,說什麼他的左腿上有七十二顆黑痣,與常人不同,在王媼武負兩個女人的酒館喝酒,喝多了,就睡在那兩個女人的床上,教那兩個女人對別人說,他變成了一條龍,又說有算命先生給他相面,說他貴不可言,你們說,什麼叫貴不可言?」

「那就是說他將來要做天子唄。」有人說。

「不錯,劉季這小子是恬不知恥,那臉皮比城牆還要厚,自己給自己臉上貼金,他那婆娘呂雉也是一位造勢高手,民間傳言說東南方有天子氣,她每次去芒碭山找劉季,明明是樊噲和她說得很清楚,告訴她劉季在什麼位置,到那就能找到他了,而劉季每次問她是怎麼找到他們的,那女人就說劉季的頭頂之上有雲氣,她望着雲氣的方向就找到他們了,你們聽聽,她多會給劉季造勢啊!誰知沛縣那些無知的刁民竟然就有人相信了,有不少人不顧身家性命跑去投奔劉季,時間不久,他們就聚集了一百多人。」邢上榮說。

「沒辦法,相信迷信的人多啊,我身邊也有不少啊。」有人說。

「是啊,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他帶着這幫叫花子就敢去攻打沛縣,而且蕭何,曹參和夏侯嬰這些人一個個像是腦子進水了,放着好好的官不當了,都投靠了他,他們只是向城中射入一封書信,就有人把沛縣令的腦袋給剁了下來,他們就趁勢奪取了沛縣,如今,那劉季還自稱什麼沛公,手下已有數百人馬。」邢上榮說。

「看來劉季也不是一般人吶。」林鳳說。

「是的,因此,我們要格外小心。我們這裡離他們最近,我們的人馬也不多,只有三四百人,如今上峰令我等在此處養馬,並訓練騎兵,而劉季他們現在最缺少的就是戰馬,我料近幾日,他們就會來打我們的主意啊。」邢上榮說。

「將軍,那我們該怎麼辦啊?」眾人一聽都緊張了起來。

「他們不是想要馬嗎?那我們就送給他們一批馬。」邢上榮說。

「將軍,您說這話是何意?」

「你們看,從沛縣到我們這裡會有兩條道,一條是大路,一條是羊腸小道,小道崎嶇難行,他們若來,我料他們必不會走小道。而在大道上有一個地方叫做飲馬川,這裡地勢險要,兩邊是高山峻岭,可以埋伏奇兵,中間一條路通過,川底水草豐茂,並且有一條小溪自北向南從這裡穿過,適合放牧,我們就把兩百匹馬散放在這裡,引誘他們去搶,只要他們一進我們的包圍圈,我們多多準備滾木雷石和弓箭,便可將他們一網打盡。」邢上榮在桌子上比划著說。

「將軍,此計甚妙啊。」有人誇讚說。

「林將軍,咱倆分頭行動,你帶領大隊人馬去飲馬川埋伏起來,把老弱病殘留下一些給我守城即可。」邢上榮說。

「將軍,要不我再多給你留點人馬守城吧。」林鳳說。

「不用,後方又不打仗,你那邊需要人手,你把精銳都帶上吧,帶上三天的乾糧。」邢上榮說。

「是,請將軍放心,劉季他們真要敢來,我必定讓他們有來無回。」林鳳說。

散會之後,秦軍立刻分頭去準備。

果然不出邢上榮所料,劉邦帶着樊噲,盧綰,周勃等人馬從大路趕來了。

當快到飲馬川之時,遠遠地看見成群的馬匹在川底吃草,飲水,那些馬自由自在,無拘無束,顯得十分歡快。

「沛公,你們快看,好多馬!」樊噲用手一指說。

沛公騎在馬上,把手一舉,眾人都停了下來。

他以手遮陽,看了看,的確有很多的馬。

「沛公,這下我們發了。」眾人高興地說。

「看來這是上天賜給我們的啊。」劉邦說。

「沛公,那你這就下令,我們去搶馬吧。」樊噲急不可奈地說。

「等一下。」劉邦說。

「怎麼了?」樊噲問。

劉邦又仔細地看了看周邊的形勢,然後對從人說:「你們看,這裡只見馬匹,卻看不見一個放牧的人,而且兩邊是高山,連一隻飛鳥也看不見,這難道不奇怪嗎?天上會掉餡餅嗎?往往越是容易得到的東西,越要謹慎,因為其背後很可能會隱藏着一個陷阱。」

眾人一看,確如劉邦所說,是看不見一個放牧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