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漢之開國皇帝第8章 胡陵之戰(二)在線免費閱讀

大漢之開國皇帝第9章 勸降在線免費閱讀

劉邦與眾人舉目往四下里觀看,也看不見一個秦軍。

「沛公,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管他有沒有伏兵,我們先把馬搶過來再說。」樊噲說。

「放屁!打仗沒有你這麼打的,兵法有云:『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我們要先立於不敗之地,萬一中了秦軍的埋伏怎麼辦?」劉邦把樊噲一頓罵。

樊噲不敢言語了。

「沛公,那你說,現在怎麼辦?」盧綰問。

「分兵。」劉邦說。

「分兵?」眾人不明白劉邦的意思。

「是的,我料從這裡到胡陵,道上必有秦軍的伏兵,這樣一來,胡陵城中必定空虛,應該不難拿下,因此,我決定,盧綰帶着一部分人在這裡盯着,牽制住敵人,我與樊噲,周勃帶領着人馬繞小道火速趕往胡陵,等我們把胡陵拿下之後,我們再兵合一處,在我們沒有拿下胡陵以前,你們千萬不可亂動。」劉邦說。

「是!」眾人齊聲答應道。

於是,劉邦帶着樊噲和周勃等眾人繞小道,輕裝上陣,急行軍趕往胡陵。

路上很順利,沒有遇到一個秦兵就到了胡陵。

胡陵的城防也不是很堅固,城頭上有幾個站崗放哨的秦兵,一看劉邦等人突然出現在城下,相距也不過數百米,大吃了一驚,其中有人趕緊去稟報邢上榮。

「報告將軍,劉季帶領着人馬殺到城下了。」那名哨兵驚慌失措地說。

邢上榮手裡端着茶碗在喝水,心裏正在盤算着,這次把劉季收拾了,自己必定會名聲大振,說不定朝廷還會提拔他的官職,他一聽哨兵說這話,忙把嘴裏的茶水噴了出來,說:「什麼?你再說一遍,這不可能!」

只聽「啪」的一聲響,茶碗也落了地,打碎了。

「將軍,事實如此啊,你不信的話,快去城頭上看看,就知道了。」那名哨兵說。

邢上榮趕緊披掛整齊,抄起大槍,隨着那名哨兵登上了城頭,仔細往下一看,可不是嘛,果然是劉邦。

劉邦先前是泗水亭長,與邢上榮同為秦朝的官吏,打過交道,故而認識。

「劉季,你這是何意?」邢上榮問。

「我今日特來牽回我的馬。」劉邦說。

「你的馬?這裡哪有你的馬?」

「我看上的,就是我的馬。」劉邦說。

「劉季,要不說你是個混混,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死不要臉,我還看上你媳婦兒呢,那是不是就是我的了?」邢上榮手扶垛口說。

「老邢,我看在往日同朝為官的份上,只要你歸降於我,把你的兵和你的馬全部交給我,我可以饒你不死,否則的話,你悔之晚矣!」劉邦說。

「你原不過是泗水一亭長,也配稱作是官嗎?真是不害臊。」邢上榮說,「你竟敢殺官奪府,想要造反!你給我等着,看我下來擒你!」

那邢上榮下了城頭,騎上一匹黑色的高頭大馬,打開城門,單槍匹馬從裏面闖了出來。

劉邦回頭問道:「誰敢去戰他?」

話音未落,一員大將騎着馬從隊伍里沖了出去,眾人閃目觀瞧,正是樊噲。

「樊噲,你給我閃開,你不過是一屠狗賣肉的,與你交手,我都覺得掉價,我斗的是劉邦,你速回去,換他上來。」邢上榮說。

「姓邢的,休要門縫裡看人,把人看扁了,兩軍陣前比試的是武藝,你管爺爺是屠狗還是殺豬的,只要能贏得了你,就行!要想與沛公比試不難,先過了我這關再說。」樊噲說。

「好,這是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得別人!」邢上榮大怒,拍馬舞槍,來戰樊噲。

樊噲所用的兵器為雷神錘,非常具有震懾力,巨大沉重,栓有一根大鐵鏈,使用此種兵器者,非力大不能用。

「看槍!」那邢上榮一槍刺向樊噲的咽喉。

樊噲拿雷神錘在面前一擋。

那槍尖便刺中了雷神錘,兩件兵器碰到一起,火星子亂冒。

就這麼一下,邢上榮只覺得自己的雙臂發麻,再看虎口已被震裂了。他兩隻手疼得直抖,差點把手中的大槍扔了。

「小子,滋味如何?」樊噲哈哈一笑問道。

「匹夫,休要猖狂,看槍。」邢上榮強忍着劇痛與他斗在一處。

不到十個回合,邢上榮已經累得是大汗淋漓,盔歪甲斜,只有招架之功,已無還手之力。

樊噲戰他,如同老叟戲嬰兒一般。

「我原以為你有多麼了不起的本領,不過如此。看我砸碎你的腦袋。」樊噲說著舉起雷神錘,就要結果了邢上榮的性命。

「樊噲,不要傷他性命!」劉邦連忙喊了一聲。

樊噲這一錘硬生生地停在了空中,這才沒有砸下去,然後,輕舒猿臂將邢上榮活擒了過來。

「沛公,你剛才要是再說慢了點,我就把他的腦袋砸得稀巴爛了,這貨還留着作甚?」樊噲問。

「自然是有用。」劉邦說。

「那好吧,那就讓他多活一會兒,」樊噲說著把邢上榮往地上一摔,喝令手下的軍士,「把他綁起來。」

於是,有幾名軍士往前一闖,把邢上榮捆得結結實實的。

「老邢,你現在還有何話說?」劉邦笑着問。

「你是個膽小鬼,縮頭烏龜,你不敢與我單挑,我不服!有本事,把老子鬆開,你與我大戰三百合。」邢上榮說。

「所謂君子動口不動手,我與你交手,那豈不是失了身份?」劉邦說。

「你說得好聽,你就是一個貪生怕死之輩,你除了這張嘴,還有什麼?老子就是死了,也不服。」邢上榮說。

「嗯,有點骨氣,我就喜歡你這樣的,你越是硬氣,我越是喜歡,相反,你若跪地求饒,我就殺了你。」劉邦說著把邢上榮的綁繩給解開了。

「劉季,你這是何意?」邢上榮問。

他也沒想到劉邦會放了他。

「老邢,多有得罪,並非我想如此,實在是形勢所逼啊,希望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多多原諒才好啊。」劉邦說。

那邢上榮也不傻,他一看劉邦不但放了他,還賠禮道歉,夠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