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代號眼鏡蛇第1章 救人在線免費閱讀

代號眼鏡蛇第2章 下不為例在線免費閱讀

1930年,廣州城郊某練營內:

走廊內有三三兩兩的學員正在捧着小艷書如痴如醉,他們時不時左顧右盼,又時不時發出嬉笑聲。

這時,走廊盡頭的憲兵王隊長帶着一隊荷槍實彈的憲兵快步的往走廊內走來。

憲兵隊長怒道,「前面的人趕緊滾開。」

走廊內的學員嚇得紛紛避讓。

那看書的幾個嚇做一團,慌忙的把手中的書往褲子內塞。其中一個還緊張的把書給掉在了地上。

憲兵隊王隊長目怒着瞥了他一眼,嚇得他當場暈了過去。

幾個學員以為看小艷書被人舉報,憲兵隊來抓他們的,一個個哭喪着臉不停的說著,長官,我們錯了,長官,我們錯了。

但隨着憲兵隊聲音的遠去,他們才慢慢抬起頭,發現憲兵隊已經走遠了。

他們這才鬆了一口氣。

憲兵隊眾人在在一間教室門前停了下來。

憲兵隊王隊長問一旁的其中一個瘦瘦高高的憲兵,「就是這間教室?

「是的,隊長,張六山就在這間教室。」

王隊長呵呵一笑,今天就讓他插翅難飛。

「把門打開。」王隊長一聲怒吼。

是!

憲兵上前用力一腳,門哐當一聲被推開。

隨即,憲兵王隊長長帶着一隊憲兵衝進去。

教室外的一些小特務小聲議論道,這是怎麼了?

聽說抓嫌疑分子。

最近啊,憲兵抓了好多人。

別亂說話了,我們該幹嘛幹嘛去。

……!

當憲兵王隊長帶着一隊憲兵出現在教室里的時候,教室里所有的學員都嚇得面露懼色。

在訓練營,只要是憲兵出現的地方,那都是抓人的。

只要進了憲兵隊,就沒有完好的讓你回來的。

這時,講台上的教官怒道,這是課堂,你們要幹什麼?

憲兵隊王隊長還算客氣,他敬禮道,教官,這沒你的事情,我們奉命過來抓嫌疑分子,還請多多配合。

說完王隊長把頭轉向所有的小特務怒道,「誰是張六山。」

「我就是張六山。」

憲兵王隊長呵呵一笑,一臉不屑。

「你就是張六山?

張六山鎮定的說道,不錯,「我就是張六山。」

憲兵王隊長上下打量一番張六山說道,「就你這樣的瘦猴,就是嫌疑分子?話間落下,憲兵隊所有人都哈哈大笑。

張六山盯着憲兵隊長,眼神堅毅,無話。

憲兵王隊長大聲道,「給我帶走。」

兩個憲兵聽到命令後,惡狠狠的徑直走向張六山。

一人一邊扭住張六山的手臂就往外拖。

張六山掙脫道,「你們憑什麼隨意抓人?」

憲兵王隊長冷笑一聲,「憑什麼,就憑你是嫌疑分子。」

張六山說道,「沒有證據,你就是污衊。難道說,你們憲兵隊就是這麼做事的嗎?」

憲兵王隊長呵呵一笑,「別他媽的廢話,到憲兵隊好好有你解釋的機會。」

「給我帶走。」王隊長一聲怒吼。

兩個憲兵押着張六山就往外走。

這時,一旁的教官看不下去了。

他上前攔住兩個憲兵並嚴肅道,「我們正在上課,請你們出去。」

憲兵王隊長說,教官,我們憲兵隊接到上級命令,張六山是「嫌疑分子」,我們現在要帶走調查。還請教官您不要多管閑事,以免惹禍上身。

教官嚴肅道,「就算要抓人,得有證據吧,證據何在。」

王隊長斜着眼睛瞟了一眼教官。

「要證據是吧,來人,把證據拿來。」

一旁的憲兵大聲說道,「是,隊長。」

「你,出來。」憲兵大聲朝着隊伍里大聲喊道。

一個小特務從憲兵隊伍里走出來。

憲兵王隊長說,此人是「訓練營特別成員」,他手上有一份「黑名單」,名單里就有張六山三個字。

教官一拳打在講台上,怒道,「你們到底想幹什麼,簡直真是無法無天。」

憲兵隊長呵呵一笑道,「失敬了,教官。」

憲兵王隊長一臉嚴肅大聲道,「來人,趕緊把張六山帶走。」

就在在剛剛,張六山趁着他們說話的功夫,右手已經悄悄放在別在腰間上的「掌心雷」。

這時,坐在下面葉楓看到張六山的動作,知道大事不好,這是張六山要跟對方同歸於盡。

葉楓要救人。

於是,他突然站起來就衝到憲兵的面前。

同桌的熊軍神情嚴肅使勁的朝陳思傑擠眼,希望他不要做傻事。

瞬間 ,幾個憲兵舉起槍就對準了葉楓。

憲兵隊王隊長走到葉楓面前,「小子,你要做什麼?想要抗命嗎?

葉楓不慌不忙的朝着憲兵隊長面前立正敬禮,並大聲道,「長官好。」

憲兵王隊長回禮。

「長官,我是六期警政科學員葉楓,同時我也是「訓練營特別成員」成員。報告長官,我手裡的「黑名單」沒有張六山,請問長官,張六山到底是不是嫌疑分子。

憲兵王隊長上下打量着葉楓。

「你也是「訓練營特別成員」」成員?

葉楓大聲說道,「是的,長官。要是您不信,現在就可以去督導處核實。」

憲兵王隊長知道,在這裡,沒人敢冒充「訓練營特別成員」成員,因為後果只有死路一條。

不過,憲兵王隊長還是問了一下身邊的手下。

一旁的憲兵小聲說道,「隊長,葉楓的確是「訓練營特別成員」」骨幹成員。

王隊長有些尷尬。

最近一段時間,王隊長抓了許多嫌疑分子,但大多數都是證據不足,只是懷疑而已。

而這個葉楓既然敢說出這樣的話,這就說明他說的是真話。

因為在特殊時期,沒人拿自己的腦袋開玩笑。

這時,王隊長轉頭看了看那個指認張六山的人,只見他低着個腦袋,面露尷尬。

王隊長已經清楚了一切。

如果此時憲兵王隊長再強行抓張六山的話,必然會引起眾人的憤怒,屆時這個責任他可擔不起。

「葉楓,你可要為今日的行為負責。」

「長官,我願意負責到底。」

隨後,王隊長面露尷尬的向教官立正敬禮。

「教官,不好意思打擾了,您繼續上課。」

說完,一旁的憲兵小隊長大聲道,「全體收隊。」

教官看着離去的憲兵背影嘆了一口氣,真是胡鬧。」

「同學們,我們繼續上課,剛剛我們講到在山東的戰役……。

同桌的熊軍瞪着葉楓小聲說道,「你瘋了」

葉楓聳聳肩,示意熊軍正在上課,有什麼事情下課再說。

坐在葉楓斜對面的張六山朝着葉楓看了一眼,恰好被葉楓看到。

葉楓輕鬆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