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着系統闖拉斯維加斯第9章 千術借花敬佛在線免費閱讀

帶着系統闖拉斯維加斯第10章 千術黑馬過林在線免費閱讀

「10000!」

帥小伙貌似很正常的**。

「我就喜歡這樣的,繼續悶!」

趙雲柯吐着煙圈輕笑。

「10000!」

「10000!」

「嘿,給我來把豹子!」

虎哥這次沒有跟悶,掃了一眼面前那並不算多的**,他選擇了看牌,而後一張一張的開始搓牌。

「哈哈……10000!」

二十秒後,虎哥得意忘形的低吼道,**的雙手都有些顫抖。

「跟10000!」

「四家了,越來越讓人期待,怎麼都要再悶一圈!」

趙雲柯繼續悶注。

「我先查一下……虎哥吧!」

接收到帥小伙那隱秘的眼神,金絲眼鏡沉思了幾秒鐘,而後**,再把三張撲克遞到了虎哥的面前。

查牌,地域不同,規矩不同。

天后**的規矩,想要在最少還有三家人在**的時候看某一個人的牌,就只能把自己的牌給別人看,而別人的牌,必須等這把完了之後,查牌者才能看,如此就避免了一些嫌疑。

「啪!」

虎哥掃了一眼金絲眼鏡的三張撲克,而後重重的把人家的牌蓋在了桌子上,嘴上還得意的笑道:

「終於比你大了,哈哈!」

瞬間,金絲眼鏡的眼中一片灰色。

「10000!」

老頭不為所動的看了虎哥一眼,而後繼續跟注。

「再來10000!」

虎哥得意道。

「我也查一下虎哥!」

帥小伙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丟出10000**,雖然他的牌比AKJ的金花大不了多少,但是10000**而已,他們輸得起。

「啪!」

出人意料,虎哥愣了幾秒鐘,最終無奈的將自己的三張撲克異常沉重的蓋在了桌子上,且口中罵罵咧咧:

「真是冤家牌!只是你這牌才跟幾手?就來查牌,你腦袋銹逗了?」

原來虎哥的牌是紅桃2、3、4的順金,剛好比金絲眼鏡小一絲。

「你……」

帥小伙指着虎哥想要罵兩句,最終還是沒有罵出口,畢竟自己贏了不是,只是順金跟了五手就查牌,的確讓人奇怪,此刻他不想引來不必要的注意。

「喲,看樣子牌都不小,那我也看一下。」

趙雲柯知道自己不能再繼續悶了,桌面上的**他是最少的,再繼續裝氣質的話,就會惹人懷疑。

「這牌真是讓人無語……不跟兩手都不行。」

看完牌,趙雲柯笑着摸了一下額頭,而後推出10000**。

「讓人期待!」

老者眼中開始有了光。

「的確讓人期待。」

帥小伙突然有了自信,沒有查牌,選擇了跟注。

「跟!」

……

三圈之後,又輪到帥小伙,他的自信好似消失殆盡,看着氣定神閑的老者,坐姿慵懶的趙雲柯,略作沉思,選擇了查看趙雲柯的牌。

「哦,果然是大牌…..」

趙雲柯的話讓帥小伙心中一喜,只是前者又不緊不慢的說道。

「不過,我的更大,不好意思了!」

「啪!」

趙雲柯無情的蓋下帥小伙的順金,熄滅了人家心中的一切希望,同時還熄滅了人家心中的僥倖。

「不對勁,不對勁,不可能那樣巧,他一定發現我藏着一張方片3,所以才發給我那種牌,他,他,好可怕……」

帥小伙無力的癱倒在椅子上,精氣神好似在瞬間被人抽離,他驚恐的看着趙雲柯,脊樑發冷的同時,額頭上陡然密布冷汗,而後好似想起了什麼一樣,對身後的保鏢招招手。

「冷靜,冷靜,反正我有沒出千,也沒有**參與進來,我怕什麼?」

金絲眼鏡也開始慌了,他在心中不斷的說服自己。

「還好,還好成功把臟放到了保鏢身上。」

將黑桃3轉移到保鏢身後,努力鎮定下來的帥小伙喝了一口保鏢遞過來的飲料。

很快,趙雲柯面前的**就只剩下一萬出頭。

「看來老先生這把是吃定我了?」

吐着煙圈,只夠再下一注的趙雲柯淡淡的看着老頭說道,如果對方懂事,他不介意給對方一條活路,相反,他也不介意讓對方走進死胡同。

「年輕人,我年輕的時候也像你一樣不信邪,不過有時候不得不信,我建議你下一注還是開牌的好!」

這一刻,一直都很低調的老頭突然雙目精光四綻,言語間多了一絲霸氣,整個人釋放着不可一世的氣勢。

「好,好,好!」

朝着老頭重重的吐出一串煙圈之後,趙雲柯連聲笑道,他決定放老者一碼,畢竟對方對自己也有一絲「善意」不是?

在濃濃的煙圈之中,趙雲柯已經將一張梅花2彈入了老頭的牌里,順便將對方的紅桃A撞進了老頭比較寬大的衣袖裡,而這一切,其他人也好,老頭也好,甚至是監控後的柏山等人也好,都沒發現。

借花敬佛,把自己藏起來的牌神不知鬼不覺的彈出去,從而達到出千的目的。

其實這一招不少老千都會,區別在於速度的快慢。

再者,其他的老千,只能彈一張牌出去,讓對方多一張牌,從而污衊對方出千。

而賭聖趙凱文,讓自己的牌留在桌上的同時,還能讓自己的牌將對方的牌彈入對方袖子里,甚至趙凱文還能讓自己的牌切開對方的一張牌,讓對方出現「夾心餅乾」的情況,並且桌上的牌還給人一種沒有移動的感覺。

「最後一萬,我開了,三張K,老先生,敢開牌來見我嗎?」

趙雲柯的雙眸帶着濃厚的笑意和冷色,所有人都面帶異色的看着他,一來他的牌真的很大,除了三個A,天下無敵,二來,他那話什麼意思?

特別是老頭,他有一種不妙的感覺,不過,作為半步宗師級老千,即將成為千王、賭神級別的他,真的不願意相信面前的小年輕能「贏」他。

「哦,你看我,真是得意忘形了,好像還有三個A比我大,說不定老先生就是三個A?」

趙雲柯繼續眯着眼睛笑道,而後看着小美。

「小美,你的服務質量有待提高,你看老先生太老了動作太慢,半天不開牌,你就不能主動去幫他開牌嗎?」

「他什麼意思?」

老頭自然不會讓別人幫自己開牌,疑惑伸出雙手想要開牌的剎那,心中突然咯噔了一下,作為一個三歲就開始接觸撲克的半步千王,他突然發現自己的右衣袖裡貌似多了一張牌。

轟!

老頭心中好似有天雷炸響,右手放到桌子上的瞬間,他就確定自己的衣袖裡多了一張牌。

「怎麼辦……還開牌嗎……是讓服務員開牌……還是自己開,順便再次出千?」

迎着小美詢問的目光,趙雲柯飽含冷意的眼神,再環視一眼其他人疑惑之色,老者最終無奈的朝着小美伸手示意。

走到老者面前,小美挽起袖子,小心翼翼,一張一張的翻開老頭的上面兩張牌。

「紅桃A……方塊A,泥馬,不可能真的是三個A吧?」

看完兩張A之後,虎哥忍不住大聲叫了起來,嘴上更是激動的吼道:

「那什麼小美,快點翻開最後一張,快,快,快!」

「梅花3……這種牌,這種情況,也敢偷雞?」

虎哥傻了。

「怎麼是梅花2?」

帥小伙也懵逼了。

「……」

金絲眼鏡無言以對。

「……」

看到最後一張牌,老頭渾身發冷,身體開始輕微的顫抖起來,這輩子,這是他第三次在**上感到如此恐懼和害怕。

老頭怕趙雲柯是識破並破掉他千術的一個少年宗師,更怕對方是**的人,萬一對方是針對他,識破了他的身份,那他豈不是死定了?

「哈哈,一把贏了百萬,爽!」

趙雲柯肆無忌憚的大笑着,身後一直將心提到嗓子眼的劉易斯和安追直接朝着賭桌撲了過去,把那成堆的**摟到趙雲柯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