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第9章

果然。

皇上的聲音再度沉沉響起,蘇意瑤急忙把自己的頭昂得高一些。

「真相已大白,蘇落落母子三人蒙受冤屈,所產之子皆是皇族,朕允他們享受皇子、公主的份例,不論落落要什麼調度,只要合情合理,內務府都要配合。」

「蘇落落深明大義,主動退出,既然睿王與蘇氏庶女情投意合,那便自己安排成親吧,打開宮門,讓他們出宮。」

陳德妃聽到皇上的話,眼前一黑砸了下去,蘇意瑤頓時大急,拚命地掙扎着從長凳上摔了下來,朝着皇上爬去。

「不……不是這樣的,皇上,皇上您要封我為睿王妃,用妃制的馬車送我回去,再賞賜我,我也生了睿王爺的孩子,我也是功臣。」

皇上幾乎被這愚蠢的話氣得冷笑起來。

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麼無恥的,睿王的腦子是不是被驢踢過了?

長袖一甩,皇上冷着臉大步離開,壓根看都不想再看她們一眼。

雲海公公拿了一件斗篷系在了蘇落落的身上,又塞了一個暖爐給她,扶着蘇落落,領着各位大人,浩浩蕩蕩的朝着殿門口走去。

陳德妃、睿王、蘇意瑤三個人落魄而又頹敗,看着那群人得勝而歸的囂張,他們眼中陰狠如波浪一般翻騰。

蘇意瑤如今半身都是傷,鮮血淋漓,更是恨得撕心裂肺,這個賤人毀了她馬上就要得手的一切,毀了她的幸福,毀了她的榮華富貴。

宮婢把地上的孩子撿了起來,沒有人知道,那個小小的孩子像極了馬夫。

蘇意瑤的貼身丫鬟薔薇急忙接過孩子,一把將她的臉遮住,她實在是沒有辦法看到這張臉,一看到,就想起那在蘇意瑤身上涌動的馬夫那滿足的臉。

蘇意瑤很難有孕,所以一直暗中調理。

那一天。

大夫給了她一包葯,讓她服下,同時侍候王爺,說一定會懷孕,而且只有那一次機會。

可偏偏王爺不在,蘇落落又在頭天晚上和王爺在一起過,她必須把日期對準,眼看着一天時間要過去,蘇意瑤沒了辦法,挑選了一位身材高大的馬夫,讓他喝下一碗茶之後,就拽着馬夫進了馬棚。

事後。

蘇意瑤一邊輕撫着身上的青紫痕迹,一邊得意揚揚地告訴薔薇。

想要做得爽快,挑人是很重要的,馬夫雖丑了一些,但身形高大,腰壯有力……

「小姐。」

薔薇抱起那個孩子,蘇意瑤抬手就一巴掌狠狠甩在薔薇的臉上。

「這種下賤的東西抱過來幹什麼。」

生下來就又黑又丑,還是國字臉,與那馬夫幾乎無二,看着就讓人覺得噁心。

真的是氣死她了!

環顧這座金碧輝煌的宮殿,蘇意瑤嫉妒的眼睛疼,見陳德妃和睿王看着自己,蘇意瑤又委屈的哭道。

「算了,帶回去。」

這兒不是下手的好時機,到處都是皇上的耳目,必須帶回去處理。

馬車裡。

蘇落落緊緊的握着詩婉月的手,兩個人再相見,竟都有種恍然隔世的感覺,眼淚止都止不住。

「對不起婉月,說好的我來保護你,結果卻讓你為我付出。」

婉月的手腕上有傷痕,出來的時候必定是遭到了毒打,可她卻還是不顧一切的出來幫她。

「落落,你變了,讓我好驚訝,也好佩服。」

她和蘇落落其實都是溫馴婉雅的女孩,總想着自己做得夠好,對方一定看得見,也會對她們好,可是……

「你母親的身體好些了嗎?」

婉月的母親病重,父親又新得了美妾寵上了天,婉月的日子簡直是煎熬一般。

婉月長睫顫抖,垂眸時,一顆淚飛快落下。

「母親已經過世了。」

蘇落落緊緊地抱着詩婉月,兩個人久久地沒有說話,而詩婉月也很久沒有這樣哭過,伏在她的膝頭一直抽泣了很久。

「婉月,你的腿我會找時間替你治,但眼下,你得好好活下去,不要再對那些人抱任何的期待,不值得,自己強大才是正理。」

「好。」

詩婉月在宮裡見過蘇落落的手段,所以她相信落落,這麼多年來她一直相信落落。

也許。

她也該改一改了,不再那樣溫馴,不再那樣聽話,不再那樣逆來順受……

「小盛子公公,麻煩你讓馬車往長安街那邊走。」

蘇落落突然間想起來,她死後飄蕩的時候,聽到了睿王和謀士共商的一條毒計。

長安街拱橋那邊一條人相對少的十字路口,他安排了一位國色天香的女子。

大約半個時辰之後。

有人騎着高頭大馬路過,那女子會看準時機,用技巧迎上他的鐵馬,少年勒馬不及,女子受了輕傷,但卻假裝重傷不起,然後裝可憐誘導着那位少年帶她一起離開。

——那位少年,就是她的二哥,蘇雲珞。

一個清風霽月般的男子,生得俊美又高大,性子還溫和體貼。

女子重傷,再楚楚可憐,眼淚直墜,周圍人指點,蘇雲珞又善良,於是合情合理就把她安排在了莊子,帶着四名丫鬟細心照顧。

那女子假裝自己身體嬌弱,一病就是好幾天,還染了風寒,時不時讓丫鬟請蘇雲珞過去,蘇雲珞又公務繁忙,在那女子的暗示與哭泣下,為了方便照顧她,蘇雲珞只好帶着她回了蘇府。

那女子裝得非常好,善解人意,又講規矩,沒多久就博得大家歡喜。

在一個雪夜。

她給蘇雲珞下了葯,又在自己身上掐出一些印子,弄亂床鋪,劃破手指滴出幾滴血在床榻上,裝出一副他們滾過的樣子,事後還落淚楚楚可憐讓蘇雲珞不要負責,一切都是她自己願意的。

蘇雲珞哪懂女子的這種心機,頓時便內疚地坐立不安。

於是在她的巧妙引導下,先是把手中的錢財全都給了她,接着天璃與神月對戰,女子又假裝大義,勸他回邊關要緊,這裡的事情以後再說。

蘇雲珞自是感動。

然而。

他們卻不知道,一個真正的大陰謀正在等着他們……也是蘇夫人這一脈滅頂之災的開始……

之後睿王回京立功,蘇氏兄弟陣亡,百姓唾罵,一個貪功冒進,害死六萬兵將的大帽子扣下來,蘇夫人、蘇瓔雪就成為了整個神月的唾罵對象。

後來,蘇夫人她們連上街都被人扔臭雞蛋。

爾後。

接下來事情的發展簡直是詭異的令人髮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