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的院子,一是擔心她有危險,二是怕污了侯府的名譽,便帶了幾名家丁前來看看,誰知她二話不說把我踢倒在地。」
程夢蓮上前兩步,挽着父親的手臂,「爹,女兒也是擔心姐姐的安危,特意和娘帶人過來看一下,姐姐不知好歹,還咒我眼瞎。」
傷口處的疼痛如同潮水一般湧向我的全身,我的內心更是如被利刃扎似的疼。
「給我搜!」
父親一聲令下。
一群家丁打開房門,每個角落都不放過。
我趴在地上抬頭看着屋內,暗暗心驚,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
「太子殿下到。」
話剛落,太子已邁着大步行來。
眾人見到太子忙跪地行禮,各懷心事。
我眼神中卻閃爍着難解的光芒,他不是應該躲在屋裡嗎?
怎麼從外面進來了?
不對,他堂堂一個太子莫名其妙跑我院子里幹嘛?
程夢蓮抬頭偷偷看了眼太子,眼神驟然亮了許多,視線一直追隨着太子。
太子目光落在我遍體鱗傷的身上,他眉頭緊蹙,疾步來到我面前,蹲下身關切地問道:「姑娘你還好嗎?」
我弱弱地說了一句:「幸而太子殿下及時出現,不然我定小命不保。」
說完,我剛勉強站起身,怎料一陣頭暈,太子見狀急忙一把將我抱起,直奔卧房,把我輕輕放在床上,蓋好被子。
冷聲吩咐一旁的侍衛:「趕緊去找大夫過來。」
程夢蓮氣得攥緊手裡的絲帕,眼神中充滿了嫉妒。
父親僵直地跪着,咽了咽口水,「小女這點傷不勞太子殿下操心。」
太子雙目蒙上了一層冷意,劍眉緊擰,「今日真是讓孤大開眼界,侯府堂堂一個嫡女竟被一個小妾和庶女欺負,看來這侯府真亂呀。」
秦姨娘辯解道:「太子殿下冤枉啊!
殿下有所不知,程紫萱不知檢點,和一位野男人在房中偷偷私會,我作為長輩,這才命人拿出家規懲罰她。」
丫鬟撲通一聲跪下,「老爺冤枉啊!
奴婢一直和小姐在院子里,並未見有任何男人進來,望老爺明查,還小姐一個清白吶!」
秦姨娘喝道:「你個賤婢滾遠點,哪有你說話的份。
老爺,方才夢蓮親眼看見一野男人偷偷進了這院子。」
話剛落,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