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盜墓:我家祖先是淘沙司馬第4章 無情的玉米桿在線免費閱讀

盜墓:我家祖先是淘沙司馬第5章 月來人藏身!月去鬼殺人!在線免費閱讀

我在廁所里一躲就是半個多小時,過度驚嚇之後我發了一會兒呆,腦子裡一片空白,現在我才理解那些因為驚嚇過度而昏厥的人究竟是什麼感覺,這一會兒的空白應該和昏厥其實也沒什麼兩樣。

受到驚嚇的那一瞬間做的決定幾乎是沒有任何理智可言的,我根本就不知道剛才我為什麼會選擇躲在廁所里,甚至我都不知道我是什麼時候坐在馬桶上的,手裡還握着個把馬桶搋子,這大概是失去理智的我,本能的用馬桶搋子來防身吧!鐵蛋子什麼的在那一刻已經全然拋諸腦後了,突然感覺自己慫慫的。

現在已經是晚上十二點多了,月亮都已經出來了,我的手腳還是有些發軟,但是我也不能一直在馬桶上坐着啊!於是我悄悄地打開廁所的門,只打開小小的一條縫,順着門縫往外看,外面靜悄悄的什麼聲音也沒有,好在今天的月光還是比較亮的,我用目光掃視着能看到的一切,因為我不想和那巨蟒再有任何近距離的接觸,所以此刻觀察的時候我就不能錯過任何細節。

直到把目光所及之處都看了一天遍,確定沒有那巨蟒的身影之後,我才悄悄摸摸地打開門,輕手輕腳地從廁所裏面走出來,全程我都特別的小心,生怕發出動靜又招來那巨蟒,這家裡肯定是住不得了,太邪門兒了。

於是我決定去找三叔,他老光棍一條,應該是不會介意收留我幾天的,哪怕是睡地板呢!只要沒有髒東西來摸我,也沒有巨蟒來嚇我的話,哪怕是讓我站着睡覺我也情願吶!

躡手躡腳地走到院兒門口,我才撒了瘋似的沖了出去。

出了家門我的心才放了下來,但是讓我沒想到的是,真正的恐怖才剛剛蘇醒!

年少的我不知青天高,不識黃地厚,只恨那血鬼魔屍煎人壽。

走在前往三叔家的路上,路邊的玉米地里不知道什麼時候冒出來一個小孩,她的頭髮很長,幾乎長到了她的腳後跟,看背影更像是一個女孩,她很瘦,個子也很小,身高大約只有一米左右,穿着純白色的衣服,在我的前面一跳一跳得往前跳着。

我以為是誰家的孩子調皮,半夜三更不睡覺,跑出來在玉米地里跳着玩,她蹦起來,又落到地上,突然,她好像踩空了,身體直挺挺得向後倒去,這種姿勢如果摔倒的話,還不把後腦勺給摔着了啊!

眼見情況緊急,我下意識地想上前去扶,但是距離還隔着七八米,根本就來不及,正當我以為她會摔得很慘的時候,她的身體居然懸停在了半空中,就像是某些短視頻里即將摔倒的人被人按下了暫停鍵一樣,她的身體傾斜了大約四十五度,然後停住了!

這是什麼情況?這種角度還能站着不摔倒的情況我只在邁克傑克遜的表演裏面見過,莫非這個小女孩兒天賦異稟?正當我這樣想着的時候,她居然在身體大幅度傾斜的情況下又跳了起來,我走她就跳,我停她也停!

她明明在我的前面,而我卻斷定,她其實是在跟着我。

她即使是身體向後傾斜也絕對看不到我的動作,可是她卻能精準得跟着我的節奏前進,我邁一腳她就跳一下,我走兩步她就跳兩下。

這太詭異了,我的心裏直發毛啊!我覺得,這個小女孩她應該不是人!

當我的心裏產生這種想法的時候,一撮黑色的乾草堆擋住了我的視線,她跳到了乾草堆的後邊兒,等我經過那乾草堆的時候,卻不見她跳出來,這是怎麼回事?怎麼突然又不跟了?

我加快腳步往三叔家走,每走兩三步就回頭看看那個黑草堆,確定她沒有再出現的時候,我才安心了一些!

可是走着走着,我又發現不對,這不是剛才看見那個小女孩兒的那片玉米地嗎?我怎麼又走回來了?前面不遠的地方就是剛才那個黑草堆!

我又嘗試了兩三次,分別走了不同的路,可是每次都會回到這個玉米地這裡。

這是什麼情況?我家距離三叔的家只有一公里左右,就算我平時很少出門走動也不至於把這麼一點路程給記錯了啊。

仔細回想我才發現並不是我記錯了路,這路上的每一個路燈,路邊的每一座房子,每一個路口我都清楚地記得,而是這些東西在不知不覺之中反覆出現在我的面前,至於是什麼時候開始走重複的路的呢?我竟然想不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我已經傻到會在自己從小長到大的劉家村裡迷路了?不能吧!我要是這麼傻的話怎麼可能能考上名牌大學呢?事實勝於雄辯,我堅信我自己並不是個傻子,可如果不是這個原因,那就只有一種可能了。

那就是我碰到了鬼打牆,這是老生常談的靈異故事了,可是真當自己親身碰上了之後,才會感覺到這東西的詭異!它能讓一個記憶力比較優秀的高材生在從小就極為熟悉的一小段道路之中迷失方向。

雖然淘沙密錄之中也記載過這種事情,但是我當時看的時候只覺得這是唬人的東西,當時的我以為那些個倒斗的在一些古墓之中所走的都是他們生平之中沒有走過的路,人在陌生的地方迷路這本身就是很常見的事情,只是他們大多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所以死要面子不肯承認自己迷失了方向,這才把責任推給了鬼,說成是鬼打牆。

如果換成是在熟悉的地方。

我甚至還和我的奶奶打趣過,這鬼打牆就算是真的,難不成它還能讓我在這劉家村之中迷了路?

現在親身經歷之後,我才發現是我把這件事情想簡單了,它竟然真的就讓我在這劉家村之中迷了路。

我不停地向前走,走了不知道多少遍,現在不管我怎麼走都會回到那片玉米地,然後看到那堆該死的黑草堆!我不經埋怨起那淘沙密錄,它記載了呢么多的詭異事件,可是為什麼大部分事件都不寫應對的方法呢?

我的體力已經開始吃不消了,一屁股我就坐在了路邊,獃獃地看着那馬路牙子,大部分應對迷宮的方法我都已經試過了,只剩下最簡單的一種辦法了,但願大道至簡吧!

每一條路原本都是通向不同的地方的,現在卻以一種極其複雜的方式連接在一起讓我走不出去,不管我走任何一條路都會回到原點,這也就證明了每一條路都被改變了目的地,最終連接到這塊玉米地旁邊,所以我才會每次都回到這片玉米地。

既然所有的路都被鏈接到了玉米地,呢么就一定會有連接點,而這個連接點就是突破的關鍵,既然我看不見這個連接點,那麼乾脆就不看了!

我拾起路邊散落的玉米杆子,把它搭載右邊的馬路牙子上,閉起眼睛開始走,出口一定是有的,而且出口一定會連接着右邊的馬路牙子,只要我行走的時候手上這根玉米杆子永遠搭在右邊的馬路牙子上不做任何改變,那就無論如何都能走出循環,因為這該死的鬼打牆就算是再厲害,也就只能騙過我的這雙肉眼,真有本事的話就來騙一騙我手上這根無眼、無腦、無情的玉米杆子吧!

這無情的玉米杆子到達連接點的時候,你打算如何騙過它,讓它進入循環呢?連我自己都開始期待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