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你說,妹夫他昨晚宿在這裡了?」

左夫人不確定地追問了一句。

她實在是太過震驚了啊。

女子生產後惡露未盡,尋常男子嫌臟都來不及,恨不得避得遠遠的,妹夫竟然願意宿在這裡?

左夫人突然想起自己生產過後,夫君那嫌惡的眼神,突然覺得心肝疼。

她怎麼也想不通,左和靜憑什麼就這麼好命!

喬夫人注意到左夫人臉上不加掩飾的嫉妒之意,心中又是悲涼又是暢快。

悲涼的是自己真的識人不清,險些害了喬家滿門。

暢快是自己從今往後再也不必和如此蛇蠍打交道,再也不必為了維護大嫂的自尊而小心翼翼藏住夫君對自己的偏愛。

「是呀,他昨日還整頓了府邸,說是永不納妾,更不接受任何通房,所以大嫂就不用為我憂心了。」

喬夫人這句話說完,左夫人手上就傳來了咔嚓一聲,竟是嫉妒到硬生生將護甲掰斷了。

喬嬌嬌拿眼一瞅,喲喲喲,憋不住了,原形畢露了!

喬夫人聞言嘴角含笑,涵養極好得彷彿根本沒看到。

她若不是被親情蒙蔽了雙眼,左夫人這種段位在她面前根本就不夠看!

左夫人意識到自己失態了,趕緊把表情一收,訕訕說道:

「那妹妹你可要剋制住,男人最是沒有分寸,千萬別傷了自己。」

喬夫人捂嘴嗔笑道:「嫂嫂胡說些什麼呢,夫君他之所以留下,不過是為了方便照顧我起夜而已,趕都趕不走呢。」

左夫人雙手猛地一抖,彷彿聽到了什麼天方夜譚。

照顧起夜?

世上怎會有男子肯做這種事?

這些話喬夫人從前在左夫人面前從來不說,如今卻毫無顧忌,像一根根尖針,狠狠扎在了左夫人身上。

左夫人揪了揪手上的帕子,心中突然怨恨至極。

左和靜明明知道她哥哥如何混賬,我過得如何煎熬,今日卻一再炫耀他們夫妻恩愛,這算什麼?想看我的笑話嗎!

喬夫人面上依舊帶着笑,眼底卻一片冰冷。

區區幾句言語就刺痛你了嗎?那你殘害我喬家滿門的時候,可曾想過我們有多痛!

喬嬌嬌為自家娘親的戰鬥力瘋狂打call。

啊啊啊!娘你炫得恰到好處啊,看左夫人,臉都扭曲了哈哈!虐渣打臉好爽!

唉,要是能想辦法把這個舅母從兗國公府里揪出去就好了,畢竟舅舅會陷害喬家,也是被她蠱惑的。

我記得舅母嫁給舅舅之前有個青梅竹馬,就在靜王手底下做事,塞通敵叛國罪證之事也是那個青梅竹馬牽橋搭線的,他叫什麼來着?

嘶,真想不起來了!

喬嬌嬌苦惱地搖了搖頭。

喬夫人眼裡閃過一抹精光,輕輕晃了晃喬嬌嬌,不希望她費心再想下去。

這些事只要有心去查,一定就能查到。

如果嫂嫂真的對哥哥不忠,那她在國公府也註定待不下去!

喬夫人見左夫人遲遲不提婚事,便主動問道:「今日怎的沒帶寧兒過來?」

左夫人心緒猛地一定,這才想起來自己還有正事要辦。

「那孩子最近在用功呢,說是為半年後的詩會做準備。」

喬夫人瞭然點頭,詩會一直都是京圈的重頭戲,她當年也是在詩會上和夫君看對眼的。

這時候,左夫人果然舊事重提。

「妹妹,我之前提的那件事,你可和妹夫說了?要我說,咱們兩家親上加親,再好不過!」

喬夫人狀若為難地搖了搖頭,「嫂嫂,怕是不成。」

左夫人聞言面色猛地一沉,「怎麼,妹妹是嫌我們寧兒配不上天經嗎?」

喬嬌嬌心神猛地一提。

來了來了!娘,創死她!看她以後還能厚臉皮再來不!

這要是放在從前,左夫人一冷臉,喬夫人必定笑臉勸慰。

可是此時此刻,喬夫人卻穩坐榻上不動如山。

她淡淡說道:「嫂嫂你別生氣,實在是老大主意太大。」

左夫人聞言陰陽怪氣笑了一聲,「自古以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天經那孩子再有主意,婚事還不是你們說了算?」

喬夫人神色平靜,「我是做不來勉強孩子的事。」

左夫人瞬間氣笑了,「妹妹這話的意思是,寧兒配天經,還是勉強天經了?」

喬夫人不咸不淡地刺了一句,「這可是嫂嫂你自己說的,妹妹我可沒這種意思。」

左夫人霍一下站了起來,面色鐵青,語帶譏諷:

「妹妹如今好大的架子和氣派啊,京中都說喬家如今蒸蒸日上,聖眷正濃,怕不是要尚公主呢!」

喬夫人聽到這裡,面色陡然一沉,一雙鳳眸定定盯着左夫人。

「嫂嫂,這種捕風捉影的話就不要再提了,我喬家本本分分,忠君忠國,可不敢有那非分之想。」

「至於寧兒的婚事,嫂嫂若是着急,我讓夫君幫忙留意那些好兒郎,兗國公府的小姐�司戀戰南夜��然委屈不得。」

這是喬夫人第一次在左夫人面前展現出當家主母的威嚴,那不怒自威的氣勢果然將左夫人鎮住了。

「你……你……」

左夫人你了半天,最後惱羞成怒說道:「寧兒的婚事有我這個當娘的操心,不敢勞煩喬夫人你!」

喬夫人聞言,抱着喬嬌嬌往靠枕上軟軟一靠,滿臉冷淡地說道:「此事有嫂嫂操持,自當十全十美。」

左夫人滿臉怒容,咬牙說道:「今日只當我沒來過吧,這喬家的門檻,我如今是高攀不上了!」

她就不信,左和靜敢真的和她撕破臉。

然而喬夫人只是輕輕拍了拍喬嬌嬌,嘴上周到地說道:「妹妹不便遠送,嫂嫂慢走。」

左夫人聞言面色驟然扭曲,她深深看了喬夫人一眼,拂袖怒走。

喬嬌嬌終於鬆了一口氣。

走了好!走了好!這下估計真的得罪狠了,還要防止她狗急跳牆才行,不過靜王如今還沒起來,她就是想蹦躂也沒有這個資本!

啊,娘親威武,娘親雄起!這種段位的宅斗,在我娘眼裡根本不夠看!

喬夫人憐愛地貼了貼喬嬌嬌的額頭,今日,她算是真正看清了大嫂。

還好有嬌嬌。

還好,一切都來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