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先生,您的麵條,慢吃。」

劉長川坐在一家麵館中,一邊吃着麵條一邊望着對面的一個路口,出來一台車他就用掃描眼掃一下,可一上午過去還是沒等到張連生的車出來。

「狗日的,不會是在外面住的吧?」劉長川放下空碗心裏想着。

中午,劉長川正想直接進住宅區就近觀察,就見一輛黑色通用車從住宅區駛了出來,劉長川急忙用掃描眼掃了一下。

掃描中…………

【趙荷花23歲無職業】

【王虎33歲司機】

【張連生48歲商人】

呸…劉長川直接呸了一口,狗屁的商人,一個青幫混子而已。

「黃包車…」

劉長川出麵館直接喊了一輛黃包車,隨後給了車夫一塊錢,嘴裏嘟囔道:「我看你們往哪跑,哼,要是讓我知道你在外面有男人,非打死你不可。」

「兄弟,能不能跟上前面那輛汽車?」

黃包車夫心裏大喜,遇到了大方的人,出手就是一塊錢,只是可惜這位先生,媳婦竟然在外面有男人,真是可憐人。

「先生放心,南街道這幾天不好走,汽車還不如黃包車跑得快,您就瞧好吧,我一定給你追上。」拿了錢的車夫信心暴增。

黃包車夫拉的飛快,坐在車上的劉長川在心中記住了車牌號,如果有機會他會直接出手,直接了結張連生,手槍雖然沒帶,但他懷裡帶着一把匕首,飛針好用,但只是在特殊情況,那玩意殺傷力難以琢磨,他自己還不熟練,不一定弄的死張連生。

奎里大澡堂門口,張連生坐的汽車停了下來,劉長川從黃包車下來後,直接進了澡堂旁邊的雜貨店買了一盒煙。

「小哥,那輛黑色汽車是啥牌子,真壯實?」劉長川假裝不懂的對售貨員問了一句。

「那是美國通用小轎車,聽說是華界青幫大佬張爺去年新買的,花了好幾千大洋,賣車的洋行不收法幣,只收外匯大洋或金條,一般人可買不起。」小夥計一臉倨傲,不知道還以為汽車是他的。

「是嗎?」

「張爺真有錢,坐着小車,沒事泡泡澡,我要是有這樣的生活多好。」劉長川裝作一臉羨慕的望着外面的通用汽車。

「羨慕不來的,這幾天張爺隔幾天就要來泡澡。

「嘖嘖……人家泡澡都要帶着個漂亮女人,真會享受。」小夥計也一臉羨慕。

劉長川心裏冷哼一聲,付完煙錢出門躲在澡堂街邊一棵樹後面,拿出照相機準備偷偷給張連生照一張相片。

張連生的司機一定是隨身保鏢,他沒機會靠近張連生,也不想冒險刺殺,決定拍張照給組長余淮,讓他們自己出手。

劉長川十分不理解,上海站正常來說是不可能讓余淮這樣的精英小組搞暗殺的,他們都是精英,不是應該行動組出手鋤奸嗎?

到底發生了何事?

情報局上海站,余淮忙的腳不沾地,站長下令所有人員準備進入租界區躲避,為以後潛伏做準備,戰場形勢非常不好,如果不出意外,半個月後軍隊就會撤退,他們必須未雨綢繆。

「余淮你過來。」正整理文件的余淮聽到趙平璋喊他,急忙叫手下先整理剩餘文件,他匆匆往隔壁科長辦公室跑去。

「我給你的制裁任務到了何種階段?」趙平璋心煩意亂,暗殺張連生本來根本不屬於他們情報科的任務,可趕巧了,行動科最近幾天一直在支援前線,所以站長就把這活給了情報科。

上面十分重視這次鋤奸,趙平璋可不想因為余淮小組的無能而讓整個情報科丟臉,張連生必須得死。

「我手下的人正在調查,站里連一張張連生的照片都沒有,我需要時間。」余淮面露為難,知道張連生地址並不代表可以實施行動,最起碼你得知道張連生長相,活動規律,暗殺成功後的撤退路線,都要考慮的面面俱到才行。

「5天,我只給你5天時間,我理解你的難處,但是張連生出售糧食給日本軍隊,惹得上面震怒,總部下了死命令,張連生必須得死,就算你們小組刺殺失敗,過幾天也會轉給行動科。」趙平璋深深看了一眼余淮,給了最終日期。

余淮從趙平璋辦公室出來急忙去跟劉長川接頭,他需要知道劉長川調查的到底如何,上面追的急,他的時間不多。

……

小公園一張長椅上,一個大鬍子嘴裏叼着煙正吞雲吐霧,余淮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劉長川無奈說道:「你打扮的真難看,太顯眼,回去換換。」

劉長川沒回話,他從兜里拿出一張照片遞了過去小聲說:「貝當路東街48號奎里大澡堂,張連生每隔兩天就要去泡一次澡,車牌8568,通用黑色汽車。」

「張連生旁邊的女人是誰?」余淮接過照片仔仔細細看了幾眼。

「張連生的姘頭,他的司機應該是保鏢,你們得小心點。」劉長川不忘叮囑了一句,那個保鏢弄不好會讓刺殺出現不必要的麻煩。

「我知道了,明天你繼續去法租界盯着張連生,我今晚天黑前帶着小組進入法租界,我給你個電話號碼,一旦張連生去澡堂泡澡,就用暗號給我打電話。」

「嗯,我知道了,本來今日我帶着匕首去的法租界,有機會我就直接幹掉張連生,但沒辦法,張連生洗完澡直接回家了,我沒出手機會。」

「不行,你自己就算刺殺成功,沒人掩護很有可能被租界巡捕房盯上,首先要保證自己的安全,否則不要輕易出手。」余淮嚴肅的叮囑了一句。

「知道了。」劉長川回了一句。低頭遮掩了一下帽檐,接過余淮遞給他的電話號碼大步走出小公園。

余淮回到站里召集了手下幾個人,跟趙平璋打了聲招呼後,帶人提前進入了法租界,他需要到法租界熟悉地形,在刺殺完張連生後好快速撤退,有時候刺殺一個人簡單,但撤退卻是一件麻煩事,出一點差錯,都有可能讓整個小組陷入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