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望着消失不見的車。

緩緩地閉上眼眸,此時手機響了。拿起來一看是母親柳英打來的,點了接聽。

「你到哪了?都到齊了就等你了。」

「還早,還沒有出市區。」

「讓你下班就回來的,你肯定又加班了。」

「你們先吃,不用等我了。」嗓音依舊清冷,沒有一絲的謙意。

「再等你半個小時。」

「掛了。」

霍時硯從回國到現在一直沒有回過家,所以柳英女士打電話命令他今晚必須回家吃個飯。

正好大家一起聚聚。

黎笙開着車,也並沒有回公寓,而是往郊區的方向開,出了市區。

她不斷地踩油門,車速越來越快,在發泄。

這也是她生活中發泄的方式之一。一直沿着盤山公路狂飆着。

開到山頂上,才停下來。

摘了墨鏡下車,對着大山,大喊着「霍時硯,從今天起,我會慢慢將你從心裏移出去,不會想再愛你了,你一定要幸福!」

喊完後,黎笙蹲下身子,放聲大哭起來。肩膀不停地顫抖着。

喜歡了8年,嘴上說著放棄了,心裏的疼無人知曉。

之前沒有表白時,整天都滿腦子,想着各種跟他偶遇,引起他的目光。

每天像小尾巴似的,跟在她哥後面,就為了多看他幾眼。

當鼓足了所有的勇氣向他表白,被他嫌棄地拒絕。

開始頻繁地做夢魘,後面緊接着外婆離世。

瞬間覺得生活毫無意義,最終參加了無國界醫生,只有那2年,每天很忙碌很累,沾床就睡,沒有怎麼做夢。

回來之後也只是偶爾,並不經常。

但是他回國了,基本上每晚都是淚流滿面的醒來,再無睡意。

壓抑的好辛苦,好累!

哭了差多半個小時,黎笙有些眩暈地緩緩地起身,腿都蹲麻了。

活動了一下,坐上在車裡休息一會。

戴上墨鏡,發動車子,往市區開去。

在樓下超市簡單打包了一份快餐,回到公寓慢慢地吃着。

吃完回書房,抄起了經書。

肩膀酸疼,才捨得回房,拿了衣服,走進浴室將浴缸放滿水。

白嫩的長腿跨進浴缸,緩緩躺下,然後整個人都沉入浴缸,憋了五分鐘後,一下浮出水面……

霍時硯到達老宅時,已經快8點了。柳英女士雖然嘴上說只等半個小時,最後還是等他到家才開飯。

「呦,霍二少,終於捨得回來了。」他的大哥霍承硯調侃道。

「你一年回來幾次。」霍時硯毫不留情地揭着他的短。

霍承硯是少將,基本都獃著軍區,要麼就在出任務,確實一年回來的次數也不多。

有時沒有時間回來,想老婆,派人將她接去軍區。

「時硯,歡迎回來!」她的大嫂余可瑤,此時已身懷六甲。

「大嫂!」嗓音依舊清冷疏離,算是打招呼了。

「爸,」霍時硯跟他父親霍建剛打一下招呼。

「這回不出去了吧?」霍建剛望着他出色的兒子,家裡人基本都是從政,要麼從軍。只有他一個人反骨,非要從商。

沒有想到3年的時間,還真被他玩出名堂來。

「奶奶,」霍奶奶從廚房走出來。

「喲,我的寶貝孫子,時硯終於回來了,奶奶可想你了。」他這孫子從小就很聰明,並且一身的反骨,當初家裡人都反對他從商,他毅然決然地選擇出國,僅用3年的時間,就創建了自己的商業帝國。

「回來了,後面再也不走了。」

「好,我時硯也到了成家的年了,已經 30歲了,可瑤你身邊有合適的幫時硯介紹一下。」

霍時硯沒有吱聲,他們張羅他們的,談不談是他的事。

今天一家人聚齊了,霍承硯,霍時硯一直陪着他的父親喝着酒。

一家團聚,很開心,霍法官高興,一下就喝多了。

一場晚餐結束後。

霍時硯喝的也有些多,直接靠在沙發上假寐着。

霍夫人走過來「去你房間休息。每天都有人打掃。」

「不用,等會就回去。」

「住一晚不行嗎?」

「明早有會。」

「隨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