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低位誘捕第1章 看這事怎麼處理在線免費閱讀

低位誘捕第2章 這群人,死有餘辜在線免費閱讀

「趙婧晗,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別矯情,多少年過來了,用腦子想想自己配得上嗎?呵……你真敢想。」

她一整天恍惚在夢中,工作頻繁失誤,去接杯咖啡也不小心燙到了手。

「婧晗,你生病了嗎?今天狀態很不對啊。」連同事都察覺出異樣。

她勉強一笑,「謝謝,確實有些頭暈,應該是昨晚沒休息好。」

和同事閑扯了幾句後,她低頭看了眼手機,屏幕亮起,卻沒有來自那個人的消息。

寒意滲骨,握着手機的手微微發顫。

果然,正如他所說,他們的關係像泡沫,看似充斥甜膩愛語和誓言,實際一戳就破。

看吧,只要他不發消息,將她拉黑,她就什麼辦法也沒有了。

十年,她陪周韓暘從小糊咖變成頂流明星,她從十八歲變成二十八歲,整個青春,她的身心毫無保留地全部獻給了一個遠在天邊的男人。

明明前天夜間,他在視頻里還黏糊糊叫她姐姐,哄着她做了很多羞恥放蕩的事,還告訴自己隆盛企劃要管控他的手機,防止他私自直播。

「狗公司,一點也不做人!你給他們賺了多少錢,停了你們的活動,現在直播都不允許了。」

「隆盛在施壓,五個人有三個都不想續約,尤其是我,他們說即使ECHO解散,也希望我還留在隆盛。」周韓暘在舊金山的私人別墅里,還是白天,可他把帘子全部拉上了,房間尤其昏暗。

他穿着深藍色睡衣坐在餐椅上,只系了幾個扣子,薄肌若隱若現,黑髮亂糟糟的還滴着水珠,毫不費力的性感。

他又不及時吹頭髮了。趙婧晗默默想着。

突然,周韓暘問她:「如果我和隆盛鬧掰,被他們報復,黑料滿天飛,成為過街老鼠,姐姐還會愛我嗎?」

「當然。」她回答得毫不猶豫。

周韓暘盯了她一會兒,然後笑出了聲,眼神變得晦暗且極具侵略性,「是嗎?那姐姐證明給我看,過來些。」

趙婧晗紅着臉湊近手機支架,隔着屏幕任其擺布。

當時她還為對方需要她的愛而暗自竊喜,而短短一天過後,當她第一次明確追問兩人的關係,周韓暘高傲蔑視的姿態,無情嘲笑她的痴心妄想。

「真把自己當回事了……用腦子想想你配得上嗎?」

那是周韓暘嗎?那怎麼能是周韓暘呢?

艱難熬到下班,趙婧晗走進華金公司大樓的地下車庫,在一眾豪車裡找到自己那輛相對最低調的奧迪A8,之前有個男同事調侃怎麼她一個小姑娘開這種商務車,怪沉悶的。

她笑着說「我喜歡。」

對方扯了扯嘴角,「行吧,其實和你氣質也挺搭的。」

她什麼氣質?沉悶而無趣。

趙婧晗看着後視鏡里的自己,露出一抹苦笑。

「咚咚咚」

她搖下車窗,皺眉看向對方,那是她母親前不久強逼着她去見的相親對象。

品貌端正,且有錢。

「婧晗,阿姨讓我來接你下班,我覺得我們挺合適的,真不要相處試試?」

「抱歉,我沒有結婚的打算,上次也和你說過了。對了,你這樣突然來公司找我,很不禮貌。」她心情煩躁,可想而知態度非常不好。

男人驚了,自尊心受挫,抱着捧花猶豫地後退一步。

「再離遠點,我技術不行。」說完,她一莽子把車身倒出半截。

對方被她嚇了一跳,臉黑了下來,低聲罵了句。

「追星女,狗都不娶!」

「對!就是不讓你娶。」趙婧晗冷笑着升起車窗玻璃。

本來作為一名初級分析師,她平常都要忙到深夜,是項目負責人看她狀態實在不對勁,才放她準點下班。

也正因準點下班,趕上了下班高峰期,整片科技園區堵得水泄不通。

看着黃昏車燈亮起,車水馬龍,心裏卻有種空蕩蕩的感覺。

就這樣結束了嗎?

十年相識,她痴迷了他七年,他吊了她五年,扇個巴掌,再給個甜棗,含糊地曖昧着,不清不楚的關係維持了五年。

這件事她只說給了她最好的朋友李楠,按李楠的話講,她就是清醒式戀愛腦,道理都懂,就是捨不得,被動地等這段關係結束。

「我不勸了,你就看以後現實怎麼拍死你這個戀愛腦吧!」

見車流一時停滯不前,她一手扶方向盤,一手摸出手機,跳出一條熱搜。

#周韓暘緋聞女友曝光

後面標註着「爆」。

趙婧晗愣愣地點開,跳轉到微博頁面,連着幾條相關詞條。

#周韓暘擁吻視頻

#周韓暘 宋衫雪

點進去後視頻自動播放,明顯的偷拍視角,非常模糊,但她還是能一眼認出在夜晚街道和一個女人相攜而行的人是周韓暘,他的身形背影,他的穿搭風格,她再清楚不過了。

兩人穿得都很時尚,走幾步後停下來相對,她看到他們湊得很近,周韓暘低下頭快埋進了那個女人的脖頸,看不清細節,但這樣的距離,即使沒有親吻,也絕對是曖昧到了極點。

怪不得他態度大變,原來是找到了正牌女友,那個叫宋衫雪的當紅女團成員,所以迫不及待地把她甩掉,再也不用裝了。

趙婧晗從胃裡湧上一股嘔意,真噁心啊。

為什麼要這麼做?!

第一次她主動去撥周韓暘的手機號,竟然撥通了,趙婧晗激動地把手機湊在臉旁。

「暘暘你有沒有看媒體報道的,你和宋衫雪什麼關係?!」

對方的聲音很低,很冷淡,「別看這些有的沒的,還有,以後不要擅自給我打電話,掛了。」

她洶湧的情緒一下子止住了,冰涼的眼淚卻奪眶而出。

連句解釋都不肯。

在這段關係里,周韓暘高若神祗,她低如塵埃。

車流開始前行,她麻木啟動。

半個小時後,趙婧晗在神情恍惚的狀態下和另一輛車高速相撞。

再次醒來,她發現自己坐在酒店浴缸里。

浴缸里血紅一片,陰暗詭異,趙婧晗以為自己正在做噩夢。

可出車禍的記憶還留在腦中,所以她重生了嗎?

抬起手腕,一道猙獰的傷疤映入眼中。

這是自殺?!

趙婧晗趕緊走出浴缸,果然,不遠處的小凳子上放着一份遺書。

她帶着沉重的心情拿起遺書。

原來她重生在一名在被校園霸凌和糟糕原身家庭雙重壓力下自殺的女大學生趙景涵身上,今年只有十八歲。

女兒上大學後趙景涵母親才發現丈夫出軌,還和小三生了個兒子。

幸福的家庭一日間破裂,趙景涵已經難以接受,沒想到在學校又被霸凌孤立。

文字間看得出趙景涵性格敏感內向,不善於傾訴溝通,事情憋在心裏越來越痛苦,才選擇結束生命。

看到落款日期,趙婧晗瞪大眼睛,這,距離她出車禍而死已經過去三年了!

十八歲,是她遇到周韓暘的年紀,十年糾纏,她死於二十八歲,三年後,她又變回十八,只不過是以另一個人的身份。

剛剛她看了一眼鏡子,裏面那個年輕的女孩,和前世的她長得幾乎沒有區別。

她放掉浴缸里的血水,打掃乾淨地面,整個人的感情好像被全部抽空,冷靜到了極點。

在生命被抽離的那段時間,她感到深刻的對死亡的恐懼。

愛讓一個人變得卑微,當失去這一束縛後,趙婧晗才想起,曾經她也是個很驕傲的人。

她出生在一個相對富裕的家庭,爺爺手中有一座煤礦,父親雖然是無業游民,和性格要強的母親經常產生矛盾鬧離婚,物質上卻從來沒缺過她什麼。

她成績優異,考入了名牌大學,碩士畢業後還順利進入投行。

所以從小到大,她性格雖然也偏內向,但一向十分自信,如果不是遇到周韓暘。

趙婧晗穿好衣服,把遺書揣在兜里。

我會好好活下去的,以趙景涵之名。

__

畢竟在人家酒店自殺過,路過前台時趙景涵有些心虛。

卻見前台小姐壓根沒有看她一眼,注意力全集中在正廳安着的銀幕上。

周韓暘一身黑色西服,一群舞蹈大咖圍着他,伴隨着他極具穿透力的歌聲,遊刃有餘,明明穿着正裝,動作間卻隨性自然,他的每次律動,都將個人魅力和荷爾蒙發揮到極致。

清純的臉蛋,性感的身材,頂級實力,掌控一切的颱風,交揉在一起成了能讓所有女人尖叫的性吸引力。

前台小姐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滿臉痴迷。

趙景涵瞥了一眼就移開了目光。

這是周韓暘曾經暢想並在她耳邊描述過的solo舞台,所以她第一眼就認出來了,她原先以為自己會在演唱會的第一排看到這個舞台,沒想到是在一個小破酒店的前台。

他出了個人專輯,群星環繞,已經成為世界巨星。

看來她走後,對方過得很好。

不過他怎麼樣和自己沒有半毛錢關係了。

手機鈴聲響起,備註「輔導員」,她猶豫了一下還是接通了。

「是趙景涵嗎?」

「嗯,我是。」

「你去哪了?為什麼沒和我請假,是班長說你連逃三節課,人也不在宿舍,我才發現的,你有沒有一點紀律?!」

「怎麼不說話?行,下午兩點來辦公室找我,看這事怎麼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