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妝容一同留下,更是滲人。
老蘇同志就在這個時候被一條狗咬住了腚,「媽了個蛋的,今天老夫長見識了,我與東瀛小兒不共戴天!」
蘇將軍一氣之下將東瀛天皇一家人和這些狗綁在一起,打包送到了華夏。
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碾平了東瀛,順帶將東瀛祭祖的神像換成了狗,看的出來,老蘇一點也不生氣。
我逗着東瀛送來的狗,天皇和狗皇帝關在一起,看着腳底下搖尾乞憐的東瀛之狗,我心中那塊巨石才終於落下。
我想,是蒼天有眼,才給了我一個機會,在另一個世界拯救了自己和民族的命運。
20華夏新曆三年,秋。
我和晚棠正站在城門,等着兩位功臣,卻只迎回老蘇同志。
一場征戰,老蘇更是霸氣側漏。
我們問起江月的去向,老蘇哼了一聲,語氣冷淡中透露着驕傲。
「打個小倭子還能丟不成。」
「她去戍邊了。」
我和晚棠相顧無言,當真是她做得出來的事情。
第一年,蘇江月寫信回來,「大漠風光無限,待個幾百年都不會膩。」
第二年,蘇江月給我和晚棠帶了一些精巧的小玩意,然後在信上說,「這是邊疆孩子親自給你們做的,你們拿人手短,趕緊派人支援這邊的建設。」
行行行,我和晚棠早就預備好一支援建隊伍,匯醫、教、工一體,全面地扶持邊疆。
誰叫我們有個牽掛的小蘇同志呢?江月連着兩年都沒寫信回來。
直到第五年,一封帶着邊疆風雪的信送到了我們手裡,隔着信紙都能感受到她的喜悅,她說新建了很多學堂,孩子們都有書可讀,說每月都有義診,已經很少在路邊見到垂死乞討之人,她說邊疆的百姓生活越來越好,他們還造了個詞,叫幸福。
他們說,他們很幸福。
……日子過得飛快老蘇同志越來越老了,我去看望他的時候,他總在庭院坐着,我猜他是想江月了。
我提起筆,給我的老朋友寫了封信。
我說。
「江月同志,京城裡發金條了,回來吧。」
「回來吧。」
她轉頭叫人給我丟來一句話。
「打倒一切糖衣炮彈。」
好的吧,我是勸不會了。
不管了,她爹就是我爹。
我給她盡孝。
21這輩子我一生未婚,但和晚棠一起收養了幾個孤兒,我們親自教導。
我常常用參謀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