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知道我當然知道。
上一個惹怒席浩塵的人,整個家族直接在北京被除名。
雖然蘇家沒人在乎我,可我還是不能隨心所欲。
我攥了攥手,僵硬的邁着腳走了進去。
傅家客廳內。
看見席浩塵的那刻,坐在院子里喝茶的一眾傅家旁支立刻全都站了起來。
「傅先生。」
「傅爺。」
席浩塵目不斜視,從他們中間徑直穿過。
這樣的場面,過去總見,我早就習以為常。
直到卧房門口,席浩塵忽然停下屏退了步月歌,然後看向我:「你跟我進來。」
我一頭霧水,頂着步月歌不善嫉妒的眼神,跟着席浩塵走進他卧房。
關上門,房間里濃郁的雪松香瞬間將我包圍。
而席浩塵扯開西裝領帶,目光淡漠:「傅氏設計部最近缺人,你明天去報道。」
設計部?
我狠狠一怔,思緒倏然被拉回到兩年前——那時我剛大學畢業,抱着滿腔對服裝設計的熱愛,想要在時尚圈闖出自己的一片天地,也想告訴家裡我其實不比姐姐差。
可夢想還沒開始,我就被趕去了冰島。
蘇家沒人知道我喜歡的事,沒想到席浩塵竟然還記得……一時間,我心底的情緒有些複雜,那些被刻意壓抑的感情也好像在慢慢湧出來。
但當我碰到腕間冰涼的佛珠時,這一切又都好像沉寂了下去。
想起步月歌之前說的那些話,我忍不住問:「真的是步月歌求你讓我回來的嗎?」
席浩塵慢條斯理地接下袖口,冷淡抬眼:「有區別嗎?」
沒區別嗎?
我心臟一緊,又想起下車後步月歌吻他的那個畫面:「所以你和她是真的……」在一起了?
話沒說完,就見席浩塵將價值百萬的袖口隨手扔在桌上。
他低沉的嗓音也隨之響起:「我和她怎麼了?
不行嗎?」
沒有不行。
只是這一刻,被分手,被放逐的不甘、委屈齊齊湧上心頭。
我往前一步,啞聲發問:「你跟她都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為什麼我們不行?!」
第3章我和席浩塵曾經在一起三年。
那三年,我從沒埋怨過他不公開的選擇,以為他是在等一個最好的時機。
畢竟表面上我還得喊他一句小叔。
但和我同輩的步月歌卻能光明正大的站在他的身邊,陪他走進傅家大院。
憑什麼?
為什麼?
我想要一個答案。
可席浩塵只吐出了兩個字:「出去。」
他語氣不容置否,還帶着幾分不悅。
我狠狠一震,鼻間當即一陣陣泛酸——席浩塵從前分明是對我最好的那個人,但如今他竟為了步月歌也對我這樣冷漠!
他就那麼喜歡步月歌?
我不信,咬緊了牙關還想堅持再問一次。
可抬眼對上席浩塵冰冷的瞳孔,我的喉嚨就像是被堵住一般,再問不出口。
最後我狼狽轉身,倉皇逃離了他的房間。
因為小時候常被父母遺忘,我沒少在傅家借宿。
不用人帶,我憑記憶一路快步走到了東院的客房。
看見眼前陌生又熟悉的環境,我的情緒好像更壓不住了。
我把自己整個人摔在床上,將頭埋在枕頭裡,不呼吸,不喘氣,等到胸腔脹痛,腦袋空白,才放過自己。
然而這一夜,我還是沒睡好。
好像做了很多很多有關席浩塵的夢,可等夢醒,卻什麼都不記得了。
「咚咚!」
管家敲門叫醒了我,並送來一套職業裝。
我這才想起來席浩塵要我今天去傅氏報道。
不用想,衣服一定是席浩塵讓人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