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9巧使手段

010不是個好東西

  柳塵定義周虎是個萬年老二一點沒說錯,這傢伙主見沒多少,但給他一個目標,他能努力做到極致。
  柳塵周虎,以及酒吧的小舅一人拿出八千塊重新裝修了酒吧,雖然改變不了雛菊清水吧的本質,但好歹也增添了一些噱頭。兩天時間,周虎已經把雛菊以前的格局重做,酒吧頭頂上全是塑料的植物藤蔓,垂下來一米多長。而每張卡座都用竹籬笆隔着,上面同樣纏繞着藤蔓。如此一來喝酒的客人便能保持一股神秘感,而且也方便柳塵請來的坐台小姐工作。
  「老大,你說的我都安排好了,花了一萬六,這是賬單。」周虎掏出一疊發票遞給柳塵。
  柳塵一愣,把周虎的手摁了回去,他沒有理由懷疑周虎。不過讓他吃驚的是,這麼多東西以及人工費,才一萬六?切尼瑪顆梧桐樹哦!
  「你小子沒少給人開工錢吧?這麼便宜?」
  周虎嘿嘿一笑,一張當將軍的臉上寫滿了狡猾:「其實是不止這個數的,玩了點小手段,那幫人根本發現不了。」
  柳塵憋憋嘴不疑有他,周虎他很了解,沒白瞎他的名字,是個能虎B到在他爸面前一次又一次忽悠出大團結的人,偏偏還讓他爸沒有半點怨言,是個人才。
  「行,你讓人把酒吧再收拾一下,咱抓緊重新開張!」柳塵掏出煙沉思許久,如今馬上就是春節了,必須抓住時機大賺一筆。
  晚上十點,南街最為繁華的時候,各個酒吧熱鬧非凡,紅燈區也燈火輝煌,路上可見不少拉客街生意的小妹妹。
  柳塵周虎兩人從雛菊出來,順着南街一直往前。路上柳塵遇到了前兩天做他生意的女人,那女的正好接了客人,抽空朝柳塵拋了個媚眼,扭着屁股走進屋子。
  南街生意最好的酒吧天豪酒吧,柳塵周虎兩人頭也沒回的走了進去。
  大製作和小作坊區別是不一樣,天豪酒吧面積很大,還有個表演的T台,而且漂亮美眉一抓一大把,附近大學城的小姑娘都來這兒揮霍買醉,也不知道最後便宜了誰。
  音樂嘈雜,柳塵周虎挑了個桌子坐下,點了一打啤酒滿滿喝着。
  「東西準備好沒?」柳塵小聲問道。
  周虎點點頭,右手一直揣在兜里不敢拿出來。
  「挑個合適的對象,我去。」柳塵眼睛微眯,一雙漆黑的眸子在燈光下異常深邃。
  人緣極廣的周虎開始四處打量,最終在不遠處人群中發現一男子,指了指道:「那人叫黃志鵬,在河對面有些勢力,人品很爛。」
  順着周虎的方向柳塵看見了囂張的黃志鵬,點點頭道:「行,就他了。」
  過了好半響,柳塵緩緩起身,像是個悠閑的買醉客晃悠在酒吧里。
  「卧槽,不好意思大哥,沒站穩,不好意思了。」柳塵一個趔趄差點倒在黃志鵬身上,一隻手撐在卡座上,連忙道歉。
  「服務員,給這桌大哥上一打啤酒,算我的!」柳塵叫過酒保,右手緩緩放回兜里。
  黃志鵬瞥了眼柳塵,用一種小子挺會做人的眼光笑了笑,擺擺手道:「小子,下回走路長點眼睛,也就我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跟你計較。」
  柳塵嘿嘿一笑,點頭道:「是是是,謝謝大哥,謝謝。」
  黃志鵬切了聲,看了眼邊上幾個剛認識的小妞,自信心爆棚,覺得自己很有面子。
  「來美女,喝一個!」黃志鵬端起酒杯一飲而盡,抹了咂巴着嘴皺了皺眉頭,TM的這酒味道怎麼怪怪的。
  「走。」柳塵回到卡座率先走出酒吧。
  兩人在外面抽了根煙,柳塵朝周虎嘿嘿一笑道:「可以打電話了。」
  半個小時後,天豪酒吧門口被圍的水泄不通,一輛閃着燈光的警車,一輛救護車,以及一大堆拿着相機的記者。黃志鵬,口吐白沫被人從酒吧抬了出來。
  第二天一大早柳塵坐在餐桌上看着華西都市報,周婉很奇怪這小子怎麼突然轉型了,平常新聞聯播都懶的看一眼的,今兒有興趣看報紙?不過奇怪歸奇怪,周婉依舊把腿放在柳塵腿上安心的吃着早飯。
  某某市南街天豪酒吧,因違反國家相關規定停業整頓。下面附帶着天豪酒吧招牌照片,門上貼着醒目的封條。
  柳塵放下報紙看了看周婉,他本想着讓小姨去酒吧撐撐場面,可想來想去還是算了,這位千年狐狸精是他的殺手鐧,不到萬不得已是不能隨便動用的。
  「小屁孩,看你這樣子就知道沒有好事兒!」周婉憋憋嘴喝着粥,補充道:「你幹什麼我不管,也管不着,可別傷着自己,到時候別指望我照顧你。」
  柳塵看向刀子嘴豆腐心的周婉,沒說話嘿嘿笑了笑。
  「對了小姨,你今年還是不回家么?」柳塵岔開話題問道。
  一說起這個周婉便是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把大長腿從柳塵腿上放下來,漂亮的臉蛋都快皺到一堆了,唉聲嘆氣道:「你可別提回家,我家裡個個都是人精,我一會去又非被逼着結婚不可,懶的聽,所以就懶得回去。」周婉緩緩搖晃着腦袋,感覺很深沉很有故事似的,結果下面穿條超短睡裙,顯得不倫不類。
  柳塵對此毫不懷疑,能培養出天字號狐狸精周婉的家庭,肯定不好對付。
  「那你呢,今年也不回去?」周婉看向柳塵,不知不覺中迷人的長腿又放在柳塵腿上了。
  柳塵對此已經見怪不怪,以前還有不適應,現在就隨便了,苦笑着搖搖頭道:「今年我想回去一趟,不過我媽又不想讓我回去,估計得被罵個半死。」
  「那你爸呢?」周婉喝着粥隨口問道。
  此話一出,柳塵身子瞬間僵硬,拿筷子的右手捏的泛白。周婉敏銳的抬起頭,見柳塵如此反應美目充滿震撼。她和柳塵住一起時間不短了,但兩人很少談及自己家人,似乎從一開始柳塵就有意避開這一話題。
  「我沒有父親–」許久之後,柳塵放鬆身子緩緩說道。
  周婉陷入尷尬,盯着與往常不一樣的柳塵,心中情緒複雜,不過柳塵並沒有撥開周婉放在身上的大腿,周婉也沒主動拿下來。
  「哎呀,沒事兒,改明兒我帶你上我家,我爹一直想收個乾兒子的。」周婉當沒事兒人似的擺手笑道,只是喝粥的動作略顯緊張。
  周婉一直注意着柳塵的反應,直到他微微一笑繼續喝粥後才算真的放下心來。看來以後在這個什麼都不在乎的大侄子面前,是不能提父親兩字了。
  這天晚上八點,柳塵來到雛菊酒吧門口,看着漸漸熱鬧起來的南街輕聲嘀咕道:「萬事俱備,東風也到了。」
  九點半,雛菊酒吧上座率達百分之八十,周虎小舅站在吧台後忙的不亦樂乎,嘴都快笑開了。
  在柳塵的安排下,所有事情都有條不紊的發展着。天豪酒吧關門,龐大的客流被分散出來,而如今雛菊裝修新開張,就憑這一條便能引來不少酒客。至於說陳雪兒帶來的幾個清純小閨蜜,以及柳塵在隔壁紅燈區叫來的坐台小姐,怎麼可能留不住男人的心。
  「塵哥。」
  「柳哥。」
  「老大。」
  走進酒吧,一路上不同的稱呼傳來。按照柳塵的意思,酒吧招了三四個附近大學城裡的小姑娘做兼職,再加上周虎跑堂幫忙,人手已經足夠。
  「老大,我剛剛看了下流水,嚇我一跳,就這一個多小時就已經一萬了!」周虎跟在柳塵邊上,滿臉興奮的說道。
  柳塵瞥了眼邊上的周虎,淡淡道:「怎麼,一萬就高興成這個樣子?沒出息。」
  周虎嘿嘿一笑,看了圈快滿員的酒吧問道:「老大,你說今晚能賣多少錢出去?」
  柳塵看了眼牆上的掛鐘,也不知道昏暗的環境他是怎麼看清楚的,略微估計道:「現在十點二十,能達到五萬就算頂天了。」
  一旁的周虎一聽,更加興奮的不得了,五萬塊啊,平常在他爸面前都是一千一千的忽悠,這一下蹦出個五萬來,怎麼能不驚訝。
  柳塵很滿意周虎的表情,笑了笑轉身朝陳雪兒那桌走去。今天陳雪兒特意拉上了幾個閨蜜,可這都不是重點,而是今兒這丫頭很特別。一件白色的高腰毛絨外套,在昏暗的酒吧里就如同一位脫塵的仙子,緊身的牛仔褲勾勒着完美無缺的身材,特別是那雙筆直的大長腿,腳下的黑色高跟鞋也異常加分。如此搭配着她本就清秀美麗的臉蛋,在酒吧中活生生亮出了一道風景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