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蕭慕白給她打了電話,顯示佔線中,和誰講電話,講這麼久?心裏又升起了不悅,這兩天已經連着被一個無關緊要的人氣到了好幾遍。

拿起手機編輯了一段文字早餐都沒吃完,你跑什麼?又覺得不太好,刪掉了,又重新編輯電話怎麼又打不通,又覺得不妥,刪掉了。

鬆開衣領的扣子,負氣的把手機往台上一放,不再去碰了。

……

掛了電話的方千羽好似剛才在食堂的一幕不曾發生過一樣,和顏小月聊完天后,心裏也舒爽多了,又回到了辦公室,開始了一天忙碌的工作。

把寫出來的理論報告檢查了一遍又一遍,才發給了林主任,林主任看了之後回復了她,「做得好,要去西部支援的事情考慮得怎麼樣了?」

半個月後醫療團要去西部給偏遠地區的貧困人士免費坐診,要在那邊待一個月,才能回華城,

問她想清楚了沒,和家裡人商量了沒?

她說下周一給答覆,林主任回復了個「OK。」

其實早就想好了,只是需要回去和爸媽商量一下,借這個機會離開華城一段時間也好,不用面對蕭慕白,剩下的個把月時間應該就能收到離婚協議書了吧,她想還是讓爸媽做好心理準備。

她怕他們一時接受不了,特別是老爸的身體血壓高,受不了刺激。

……

方千羽回到家,見吳嬸正在廚房忙,她換上居家鞋走過去,「吳嬸,您回來了啊,您孫子的病好了沒?」

吳嬸有點不好意思,原本只想請兩天假的,可是家裡有事耽擱了,請了一個星期,「方醫生,好了,好了的,我才回來的。」

方千羽關心道:「是什麼病?嚴重嗎?」

「還好,醫生說是肺部感染了炎症,住幾天院就好了。」

「這個你們家人要多上點心了,平時感冒發燒吃藥不管用就一定要去正規醫院了,否則容易熬成肺炎,很多家長就不注意,以為吃點葯就會好,忽略了,硬是把孩子熬成了肺炎才送到醫院。」

吳嬸笑容親切的說:「謝謝方醫生的關心,幸好孩子媽發現得及時,送了醫院。」

「以後還是叫我千羽吧,以前就讓你您叫我千羽的,怎麼又改口了?」

方千羽漂亮的柳葉眉微微蹙起,不太習慣回到家還被人叫醫生,家是家,單位是單位,她回到家就想放鬆。

吳嬸:她想叫千羽來的,但蕭先生讓她叫太太,可是蕭夫人又讓她改口,這應該是蕭夫人打從心裏還並未認可這個兒媳婦吧?

「千…羽,你人真好,蕭先生娶到你,真是他的福氣。」

吳嬸這是心裏話,看到方千羽為蕭慕白忙前忙後,從對煲湯一竅不通的,硬是熬成了比酒店的大廚還專業。

方千羽微微怔住,是他的福分嗎?可他並不這麼想,他的家人也不這麼想。

「吳嬸,過一段時間我可能要去西部待一個月,到時候就麻煩你照顧一下蕭慕白了。」

平時她都是親密的提到『我老公』三個字,眼裡是掩不去的甜蜜柔光,如今,這三個字她有點喊不出口了,因為很快,他就會成為了別人的老公。

吳嬸身子微頓了一下,千羽這是怎麼了?是不是她沒在的這幾天,和蕭先生吵架了?

「哦,對了,吳嬸,我一會給你寫個煲湯的方法和步驟,您到時候就按照這個來給他煲湯吧,他胃病好像又容易犯了。」

從m國死回來就開始犯了,老宅的人卻以為是她不夠關心他,沒照顧好他,結婚以來,她與蕭慕白不像是夫妻,她更像是蕭慕白的衣食保姆,否則,他的家人又怎麼會給她這樣的定位呢?

上周末蕭慕白的奶奶就一直問她,蕭慕白吃的怎麼樣,胖了還是瘦了,一天能吃多少,胃病沒再犯了吧?還問她都煲了哪些湯?煲湯的材料是不是正規的專營店買的?

你是他的妻子,一定要好好的照顧他,他工作忙,顧不了這些,只有你在身邊多多關心他了。

想到這,方千羽都不想去老宅了,像審犯人般,以前以為他的媽媽、妹妹不喜歡她,至少他的奶奶是真心喜歡她呢,可誰知這份真心是摻雜了多少她充當保姆的成分呢?

想明白了之後,她這個保姆不想當了,姐姐不想伺候了,這事就交給吳嬸了,反正調理好了,不也是別人的男人?

和顏小月通了幾次電話之後,她的心境突然放開了許多,與其關心別人,還不如多關心關心自己呢。

吳嬸覺得氣氛有點不對,也沒看到她提到蕭先生時語氣變得輕柔了,這口吻好像變了個人似的,「千羽,你要外出一個月,先生他…知道嗎?」

應該有商量過吧?要不然她怎麼敢外出呢?千羽可是一向把蕭先生放在心尖上的,含在嘴裏怕化了,捧在手裡怕摔了。

「吳嬸,他知道的,以後他的飲食就交給您了,我最近工作有點忙。」

方千羽和吳嬸聊了一會就上樓了,她開始給自己收拾行李,把能打包的都盡量提前打包好,還要回自己爸媽那一趟,能拿點行李的就先拿些過去,這個家她待不了多久。

……

蕭慕白今天回來的比較早,因為明天要回老宅,他到家看到一個影子在廚房忙碌,他以為是方千羽,這些天積聚的怒氣好像消了一些。

「蕭先生,您回來了,馬上就可以開飯了。」

「怎麼是你?」蕭慕白一聽是吳嬸的聲音,剛才興起的那點好心情頓時消失了,眉宇間凝結成霜。

怎麼不能是我?吳嬸有點納悶了,蕭先生看到是她很意外?

難道……以為是千羽?

吳嬸頓覺不妙,這兩夫妻八成是鬧彆扭了,先是千羽回來變了個樣,後是蕭先生回來滿臉怒意。

誰來解救一下她?吳嬸想到了千羽,慌亂的說:「我去叫太太下來吃飯。」

她回來了?為啥沒像往日一樣一聽到他回來了就馬上下樓?是不是沒聽到?

「吳嬸,幫我倒杯果汁,」蕭慕白故意說得大聲,唯恐樓上的人聽不見。

吳嬸愣住……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聲音,「噢!蕭先生,我馬上。」

吳嬸慢動作打開了冰箱,又慢悠悠的倒在玻璃杯里,雙手微顫,這會遞過去?

還是等千羽下樓了再遞過去?腳步在廚房裡好像挪不動,再慢的動作,這倒杯果汁的時間也應該不會超過五分鐘吧?

而吳嬸卻耽擱了八分鐘,才把果汁端過來,「蕭先生,果汁來了。」

吳嬸把果汁輕放在茶几上,大氣都不敢喘一個,蕭慕白一張俊臉好似寒冬臘月般裹着一層冰霜,空間的溫度驟然下降了幾度。

「吳嬸,蕭先生胃不好,最好是把果汁微熱一下,」方千羽下樓了。

「太太……」吳嬸看到了救星,連忙說:「太太,我一時忘記了,還是太太細心,我馬上去熱。」

蕭先生?不是老公了?以前湊上來老公前,老公後,才多久,就變成了蕭先生了?

蕭慕白桃花眼微眯了眯,視線掃着方千羽下樓的影子,沒有立刻衝上來挽着他的胳膊,也沒有親昵的說:老公,你回來了,餓不餓,飯馬上好了。

而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走去廚房了,當他不存在般,蕭慕白一把扯掉領帶,去洗手,平時這活都是方千羽上前來幫他干,幫她松下領帶,又催他去洗手吃飯。
小說《重生後,她水泥封心甩了渣總》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