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凡人修仙,我的葫蘆可吞天第9章 各自算計在線免費閱讀

凡人修仙,我的葫蘆可吞天第10章 交換會在線免費閱讀

「陸師弟?竟然能讓獨角鱗百依百順,這樣的人一定得見識一下。」

裴元聽了張濤的話,臉上露出一副好奇的神色,說道。

「陸師弟,還不快過來見過裴師兄,你一個靈獸飼養大師,躲在後面幹什麼?」

張濤聽了裴元的話,擠出一抹笑,直接朝着後面的陸鳴喊了起來。

陸鳴再次裝作憨厚的樣子,乖乖地跑了過來,對着裴元恭敬地行禮說道:「裴師兄,柳師姐,師弟陸鳴。」

「靈獸飼養大師?」

裴元沒想到張濤所說的靈獸飼養大師就一直跟在自己身的,一想到剛剛自己在青雲鶴面前出了糗被陸鳴看了個正着,臉色再次黑了起來。

「師兄謬讚了,只不過是給獨角鱗草料添的多了,養出了些感情而已,像這青雲鶴,師弟也是頭疼的很。」

陸鳴聽出了裴元話里的不高興,趕緊說道。

裴元聽陸鳴這般說,臉色這才好看了一點,淡漠地說道:「那就去看看獨角鱗吧。」

陸鳴知道這趟獨角鱗之行怕是逃不脫了,只能在心裏一邊問候着張濤,一邊引着裴元和柳依依往獨角鱗的獸欄走。

張濤跟在最後面,臉上閃過一絲譏笑,已經在想着怎麼看好戲了。

到了獨角鱗的獸欄,看到威風凜凜的獨角鱗們,柳依依再次歡喜了起來,就是獨角鱗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靈氣讓她略有些怯。

「陸師弟,哪只獨角鱗比較聽話一點?你推薦給我吧。」

裴元也知道獨角鱗會有些危險,所以並沒有選擇看起來最壯碩的那隻黑色獨角鱗,而是問起陸鳴來。

「裴師兄,您就選這隻黑色的獨角鱗吧,雖然看着有些凶,但這隻最聽陸師弟的話了 。」

還沒等陸鳴說話,張濤率先諂笑地說道。

張濤之所以出主意讓裴元和柳依依來騎乘獨角鱗,想的自然是讓裴元與陸鳴交惡,最好能借裴元的手除掉陸鳴。

所以才推薦了獸欄里最厲害的一隻獨角鱗。

按他的想法,獨角鱗雖然不會攻擊陸鳴,但陸鳴也不可能真控制得了獨角鱗。

只要獨角鱗將柳依依或者裴元傷着了,裴元的怒火自然會燒到陸鳴身上。

「師兄,就選這隻黑色的獨角鱗吧,這隻看着最是高大威風。」

柳依依看着張濤所指的黑色獨角鱗,也開口說道。

「行,那就這隻吧,陸師弟,沒問題吧。」

裴元剛剛在青雲鶴舍已經丟了面子,現在聽柳依依說話了,為了找回臉面,笑着答應了下來。

「沒問題,但這隻獨角鱗略有些烈,師兄務必要小心一些。」陸鳴點了點頭,叮囑道。

這隻黑色的獨角鱗雖然最凶,但因為陸鳴給它喂的靈水最多,的確是最聽陸鳴的話,只要裴元和柳依依安分一點,想來不會出什麼事。

就是這樣一來,張濤肯定會警惕自己,再想用獨角鱗來對付他怕是難上加難了。

張濤原本都已經想好了陸鳴如果拒絕後的說辭,聽到陸鳴答應,反而眉頭一皺。

陸鳴讓最凶的那隻獨角鱗去,顯然是有把握讓它聽話,以張濤的心機,一下就猜到了陸鳴和獨角鱗的關係比他想的還要親近。

這樣一來,自己的算計可就又落空了。

「這麼說來,那日獨角鱗攻擊我,也是他指示的,反應真的好快!」

張濤眯眼看着陸鳴,再次聯想到了自己將獨角鱗獸欄防禦陣法弄停那日的事。

陸鳴自然顧不得去看張濤,他打開欄杆,想了想,除了那匹黑色的獨角鱗之外,又牽了另外一匹。

獸欄邊上的一大片空地就是試馬的馬場,陸鳴拉着兩匹獨角鱗,邊上走着裴元和柳依依,最後面則是張濤。

「你若是伺候好了師兄師姐,今日過後,我定為你添水加料。」到了馬場的空地上,陸鳴摸着黑色獨角鱗的身子說道。

黑色獨角鱗聽了,發出一聲歡快的嘶鳴,用頭蹭了蹭陸鳴的身子。

最近幾天陸鳴都沒給他餵過靈水,現在聽陸鳴這麼說,它自然是明白添水加料意味着啥。

「柳師姐,你先上去吧,我替你拉着它。」

陸鳴得到獨角鱗的回應,心裏有了底,主動讓柳依依先上去。

柳依依見獨角鱗和陸鳴如此親密,心裏早就不怕了,笑着就走向了獨角鱗。

有陸鳴牽着馬,柳依依上去還是很容易的。

「裴師兄,你也一起上去吧,剛好可以把着韁繩,我怕柳師姐制不住它。」

等柳依依上去後,陸鳴注意到裴元有些猴急的表情,主動說道。

「好!好!」

裴元帶着柳依依過來,想的就是和柳依依更親近些,見陸鳴拉着兩匹獨角鱗出來,還以為是要他和柳依依一人一匹,並不怎麼高興。

現在聽了陸鳴的話,頓時笑的像個花兒一樣,挪着圓滾滾的身子,上了獨角鱗。

陸鳴又叮囑了幾句後,就將獨角鱗放開,讓裴元和柳依依騎着出去遛了。

「師弟和這獨角鱗的關係可真是親密啊。」

張濤看着裴元和柳依依騎着獨角鱗平穩地出去,忍不住說道。

「哈哈,還行吧,師兄還沒騎過獨角鱗吧,想不想試試這匹?」

陸鳴指了指另外一匹獨角鱗,說道。

「不了不了,我只有練氣五重,要是一不小心惹怒了獨角鱗,說不定小命都要不保。

那個,我剛剛受了點兒傷,就不再這兒礙事。」張濤聽了,連連擺手說道。

他原本還想着怎麼才能激怒了獨角鱗讓裴元把陸鳴記恨上,現在看到邊上盯着自己的另外一匹獨角鱗,冷汗都下來了。

若是再留在這兒,陸鳴腦子一熱,真有可能會讓獨角鱗再干自己。

「既然師兄受傷了,那還是好好養傷的好。」陸鳴笑着說道。

他拉出另一隻獨角鱗,自然不是為裴元準備的,的確是有讓獨角鱗將張濤留在這兒的想法。

但現在裴元和柳依依還沒走遠,張濤又有武技傍身,想要不留痕迹地幹掉他太難了,弄不好會被反殺也不一定。

自己現在有紅葫蘆在手,成為內門弟子指日可待,還犯不着和張濤賭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