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殷夏桐順着他的目光回頭,只見馮寒澈正面色陰沉的站在門口。
第16章「馮寒澈?」
殷夏桐有些驚訝。
這裡離TID基地隔着相當遠的距離,馮寒澈怎麼會一大早出現在這裡?
馮寒澈冷冷的笑着:「怎麼我打擾你們的好事了嗎?」
殷夏桐臉色微沉,還未說話,一旁的楚凡便起身道:「走了,回去雙排。」
不知為何,殷夏桐總覺得楚凡對馮寒澈似乎有種天生的敵意。
上次在日料餐廳也是,一開口便帶了濃濃的火藥味。
馮寒澈的臉色青白了一瞬,沒管楚凡,看向殷夏桐說道:「我有話和你說。」
殷夏桐冷然道:「我沒話和你說。」
馮寒澈沉默了片刻,說道:「你離開TID的事……抱歉。」
他臉色似乎有所歉疚:「我以為你打假賽,所以……」殷夏桐搖了搖頭,覺得有些可笑:「如果我還是當初的殷夏桐,你會來找我嗎?」
她看着馮寒澈,眼神冷淡而疏離:「你不會,你總是這樣,對一件新事物感興趣就格外上心,一旦沒有了興趣,便能毫不留情的踩進泥底,我也是,林妤也是。」
馮寒澈啞然:「她來找過你。」
「這重要嗎?」
殷夏桐看着他,「重要的是我不希望你們來打擾我,我不希望我們之間還有任何交集,如果有,那也只會是在賽場上。」
說罷,她不再看馮寒澈的臉色,拉着楚凡便往門外走去。
走到LOE門口,才停下腳步,閉了閉眼,勉強朝楚凡笑道:「抱歉,讓你看笑話了。」
楚凡看着她,眼神有些深沉:「馮寒澈不值得你再想着他了,他不是什麼好人。」
殷夏桐微微挑眉,似乎沒想到他會這麼說:「你們看上去,很熟的樣子。」
「不熟。」
楚凡走回自己的座位,「不是練習嗎?」
殷夏桐微微一笑,打開電腦。
晚上。
殷夏桐洗完澡正準備開直播。
手機突然收到一條陌生號碼發來的短訊。
「我說過你離馮寒澈遠點,不然我一定讓你在電競圈混不下去。」
殷夏桐微怔,隨即意識到這是林妤發來的短訊。
不過今天見了一面,林妤便能這麼快就知道,有點手段。
她眼神沉了沉,沒管她,繼續開播。
一直到直播結束都沒傳來動靜,殷夏桐挑了挑眉,頗感意外。
正準備收拾收拾睡了的時候,手機里又收到楚凡發來的微信。
「有人出abc萬讓我打假賽,你說我該不該同意?」
殷夏桐看了那條信息片刻,回道:「你會接受嗎?」
楚凡:不會,還是你了解我。
隨後跟了個兔子的表情包。
殷夏桐看着那個表情笑了笑,正想回復,那邊又發來信息。
「看來有人在背後搞你的。」
殷夏桐冷然回復:「我知道。」
楚凡:「需要我幫你嗎?」
殷夏桐眼神暗了暗:「你同意吧,錢打過來之後,告訴我一聲。」
楚凡回了個OK的兔子表情,殷夏桐看着那個動圖,腦海中不免想到楚凡頂着一頭白毛做這個動作的樣子,嘴角便忍不住上翹。
深吸了一口氣後,將聊天窗口關閉了,撥通了一個電話。
忙音響了幾秒,那邊傳來陸甲不耐的聲音:「誰啊?」
殷夏桐微微一笑:「是我。」
陸甲微怔,隨即怒道:「你TM打我電話有事嗎?」
「確實有事。」
殷夏桐指尖輕扣着桌面,聲音冷了下去。
「關於你誣陷我打假賽那件事。」
第17章「假賽?」
陸甲愣了愣,聲音有些發虛,「你打假賽跟我有什麼關係?」
殷夏桐垂着眸,將查到的三段轉賬記錄發了過去。
那邊瞬間安靜了下來。
殷夏桐冷冷道:「你應該知道這兩段記錄代表什麼,告上法庭,你可能就要在裏面待一段時間了,不過你回答我兩個問題,我不會告你。」
說罷,不等陸甲反應,直接問道:「林妤給你的那筆轉賬,是要你做什麼?」
陸甲沉默了片刻,聲音有些沙啞:「她讓我在你上場的場次打假賽,把鍋甩給你,這樣她上場的時候,接受度會更高。」
殷夏桐冷哼一聲,林妤這招還真是屢試不爽,上次這樣對陸甲,這次依舊想讓楚凡用這招弄走她,只可惜楚凡不是陸甲。
「第二個問題,除林妤外,另一筆錢,是誰轉的,要你做什麼?」
陸甲猶豫了片刻:「轉錢的人讓我誣陷你打假賽,可我不知道是誰。」
殷夏桐沉默,那邊陸甲瞬間焦躁了起來:「我真的不知道,我就提供了個賬戶,我真不知道那是誰,我沒騙你!」
他聲音急躁,到後面幾乎帶了點哀求的意味。
不像是在撒謊。
可要這樣弄自己的人,又會是誰呢?
殷夏桐掛了電話,徒留陸甲一人在那邊焦躁。
下一刻手機里便收到了楚凡的信息:「收到了。」
附贈了幾張聊天截圖和那邊的轉賬紀錄。
殷夏桐看着這些紀錄,眼眸沉了沉,打給了晁風。
「我可能,需要你幫我一下。」
TID戰隊連上三個熱搜。
TID林妤陸甲假賽詞條更是衝上熱搜第一。
底下附贈了各種聊天截圖與證據,評論瞬間就衝垮了兩人微博。
「草,森*晚*整*理誣陷隊友,你兩可真是個玩意。」
「什麼意思啊?
收買楚凡你也真想的出來,你凡爹是你能收買的嗎?」
「TMD虧我還喜歡過林妤,真噁心。」
「我TM還為陸甲罵過殷夏桐,現在道歉還來得及嗎?」
底下評論「給殷夏桐道歉」排了幾百樓。
殷夏桐面無表情的看了兩眼,不由感慨晁風買熱搜的速度之快。
看了幾眼便收起了手機。
剛打開遊戲,就看見楚凡游戲裏發來的信息。
「不開心嗎?」
「沒什麼開心的。」
殷夏桐回道,「不過是真相大白而已,倒是你,abc萬沒了,不傷心?」
她聽見身後傳來一陣輕笑,游戲裏的聊天框閃了閃:「叫聲楚哥,就不傷心。」
殷夏桐唇角勾了勾:「一起排位了,楚哥小朋友。」
殷夏桐本以為林妤這次會不依不饒的再用些手段,但幾天過去,依舊風平浪靜。
除了網上謾罵漫天,TID那邊卻始終沒有任何回復,平靜的猶如一潭死水。
最終陸甲被帶走審查,退出了俱樂部,天價的違約金即便是出來之後依舊要還。
殷夏桐看了一眼新聞,重新進入了遊戲。
LOE接下來的一周打完了預選賽,未曾輸過一把。
積分榜排第一,在一陣歡快聲中,殷夏桐卻將目光放向了排第二的TID上。
上面的隊員早就吧陸甲和林妤剔除,補位的替補全是一些連面都沒見過的新人,甚至最後一場,連馮寒澈的名字也不在了。
殷夏桐眼眸沉了沉,卻也沒再管他,跟着隊員們一起去慶祝了。
第二天一醒來,才發現網上炸開了鍋。
她怔怔的看着眼前的詞條——TID馮寒澈轉會FHE。
第18章TID竟然把馮寒澈賣了!
並且賣去了國外!
殷夏桐睜大了眼睛,始終不敢相信。
轉會這件事其實並不少見。
可在馮寒澈身上便是天大的新聞。
作為電競圈最有商業價值的電競選手,每個戰隊應當都會把他當成底牌,不會隨意出售。
這次馮寒澈只掛牌了十分鐘,便被人高價買走了。
FHE——國外有名的養老俱樂部。
很多過了25歲的電競選手會選擇去那裡,因為到了退休的年紀。
可馮寒澈今年才22歲,正值巔峰時期,自己又怎麼會同意?
殷夏桐閉了閉眼,深吸了一口氣將所有的情緒都壓了下去。
馮寒澈,早就和她沒關係了,他去哪裡又和她有什麼關係呢?
殷夏桐早早的便開了電腦,一轉頭,竟發現平日里那頭張揚的白毛竟然不在。
倒也沒多心,開了幾把遊戲,不知不覺到了中午。
打的眼睛有些酸澀,殷夏桐轉了轉頭,發現楚凡竟然還沒在,不由發了條信息過去。
「你今天沒來嗎?」
那邊過了片刻才回復道:「有點不舒服,請了天假。」
楚凡窩在被子里,腦袋昏昏沉沉,看着久久不曾回復的聊天框,嘆了口氣。
「你可以來看看我嗎?」
發完便愣住了,而另一邊的殷夏桐也愣住了。
她並不是會格外關心別人的人,一般來說,只會回復「好好休息」之類的話,可楚凡似乎有所不同。
她想到那天楚凡眼神暗淡的對她說道:「一點也不暖和」,心中便微微酸軟。
19歲,還是個小朋友,總是該被多疼愛一些的。
殷夏桐眼神柔和了一瞬:「好。」
楚凡想要撤回的手頓在了原地,看着那個「好」字,心中密密麻麻的感覺涌了上來,說不上是什麼滋味,很陌生卻又很期待。
中午殷夏桐從辦公室的表格上找到了楚凡的住址。
那是個離基地不遠的小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