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僕從道:「女兒家最看重名聲,等您回京,就散播消息,說虞小姐性情乖張,常常混跡軍中…」
說到一半,僕從頗為淫穢地笑了笑:「您想想看,一個未出閣的小小女子,去軍中還能是為了什麼?莫不是為了看男人?又或者,虞小姐早在軍中有了相好,才對您橫眉冷眼的。」
虞拂霜將他們主僕二人的對話盡收耳底,幽黑的眼眸燃起一簇火。
她隨父參軍,練就一身武藝,後來更是為了保護殷國百姓披甲上戰場,可落到旁人口中,竟這般不堪。
直到商歸瀾受不了悶哼一聲,虞拂霜才回過神來。
低頭一看,她不但沒幫商歸瀾拔箭,還在極度憤恨之下,無意扯裂了他的傷口。
商歸瀾疼出了一身冷汗,深呼吸了幾口氣才道:「我知虞公子聽到有人要陷害令妹,心中惱怒,可虞公子能不能顧及一下我的傷口?」
虞拂霜連忙放手:「抱歉。」
牆壁那邊響起了岑嘉樹的呵斥:「混賬東西!」
僕從被岑嘉樹嚇了一跳,連忙自打嘴巴。
但他一邊打一邊委屈道:「小的該死,可小的只是為您着想。虞小姐私德不修,不堪為賢妻良母,若是把她在望春城的所作所為傳出去,想來老太爺那邊也不會過多為難您。」
隔着牆壁,虞拂霜看不到岑嘉樹的表情,只是聽他呵斥了一句:「住口!女子名聲大於性命!這種卑鄙法子,莫要再提!」
那僕從連連稱是。
商歸瀾扶着額頭,語氣陰晴不定:「岑探花嚴詞拒絕,倒像個正人君子。」
虞拂霜冷哼一聲,上輩子那些不堪入耳的謠言不一定出自岑嘉樹之口,但一定跟岑嘉樹脫不了干係。
用正人君子形容岑嘉樹,簡直是侮辱了這幾個字。
不管怎麼說,被商歸瀾這麼一打斷,虞拂霜也就沒那麼心痛了,重來一世不就是為了改變這一切的嗎?
注意力回來,虞拂霜打算繼續為商歸瀾拔箭,卻見商歸瀾額頭明明疼得出了冷汗,那雙琉璃目中卻滿是探究和戲謔。
像是狡黠的白狐,一不留神就被他窺破了心思。
虞拂霜眼睛一眯,連招呼都沒跟他打,直接就拔了箭,聽得商歸瀾倒抽一股涼氣,整個人的肩膀都蜷縮起來。
故意的!虞安和一定是故意的!商歸瀾咬牙切齒想着。
不過他的確好奇,究竟發生了什麼,讓虞安和聽到岑嘉樹的聲音,便露出那樣的神色。
似恨不得啖其肉,飲其血,再將人挫骨揚灰。
仇恨之下,又是幽深的冷寂,像是風雪中的枯木,唯有仇恨支撐着她的軀殼。
虞拂霜手腳麻利地幫商歸瀾縫合好傷口,又用手背觸碰了一下他的額頭:「你有些起燒,一時半會兒走不了,但追兵很快會追上來。」
商歸瀾轉頭看向虞拂霜,拉着虞拂霜的衣角,警惕道:「你不會想把我拋下吧?」
虞拂霜道:「這個客棧都是我的人,你留在這裡養傷,我去引開追兵。」
商歸瀾沒答應也沒不答應,只是問道:「竹影被你的人弄到哪兒去了?」
虞拂霜道:「他跟魚書雁帛在一起,若是平安逃脫,雁帛會帶竹影前去衙門報官,岐州知府與我爹是舊友,定會護你我無虞。官府的人趕來保護,那些刺客就不敢明目張胆動手了。」
商歸瀾卻是看向虞拂霜的胳膊:「你不能自己去引追兵,太危險了,而且你也受了傷。」
說話間虞拂霜已經幫商歸瀾包紮好了,虞拂霜正思慮着要不要單獨去引追兵,隔壁又傳來一陣動靜。
岑嘉樹向小二要了些方便路上吃的乾糧,像是他們稍作歇息,便又要上路了。
虞拂霜看了看商歸瀾,又看了看牆壁,眼眸深邃,透着一股殺氣。
她自幼習武,十四歲入軍,十六歲上戰場,上輩子死在她手下的敵兵更是不計其數,她從來不是心慈手軟的人。
岑嘉樹是背着岑家人來望春城的,身邊帶的侍從不多,若是能禍水東引…
商歸瀾僅從她又野又凶的眼神中看出了她的想法,意味不明道:「他們要往盛京的方向走。」
虞拂霜沒有絲毫猶豫,找上掌柜低聲吩咐了幾句話,掌柜點點頭,默不作聲退了下去。
虞拂霜回頭一看,商歸瀾吃了葯,眼下靠在床上,意識似乎有些昏沉。
虞拂霜道:「我扶王爺去地窖躲着。」
商歸瀾腳步綿軟,眼前一陣陣發黑,卻還不忘試探虞拂霜:「岑探花的僕從提出來的法子雖然卑鄙,但岑探花又沒有真這麼干,你何至於對他下此毒手?」
虞拂霜冷冷看他一眼,陰陽怪氣道:「王爺慈悲,念佛時別忘了為岑嘉樹超度一下。」
何至於?
她跟岑嘉樹之間隔的,乃是國破家亡的血海深仇,就是將岑嘉樹千刀萬剮也難消她心頭之恨。
現在讓他死在那些刺客手裡,算是便宜他了。
商歸瀾被虞拂霜噎了一下,也不惱:「行,我記住了。」
岑嘉樹是聖上欽點的探花,私下跟大皇子交往密切,若是死在回京的路上,對他來說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折騰了一夜,商歸瀾再也撐不住了,換了衣服,簡單擦洗了一下身子,便沉沉暈了過去。
虞拂霜也累極了,在一旁潦草小憩。
巳時初的時候,外面的雨終於停了,岑嘉樹帶着他的僕從離開。
到了午時,有一隊追兵闖入客棧,二話不說就開始一間一間搜查。
有些客人罵罵咧咧出來,想要跟他們理論,可看到他們手裡拿着刀劍,一臉凶神惡煞,都敢怒不敢言。
掌柜連忙阻攔:「這又是幹什麼?老天爺呀,還讓不讓人活了?」
為首的刺客一把拽過掌柜的衣領:「又?」
掌柜的一臉苦意:「是哦,雞鳴時分,幾個帶着兵器的人闖進來,開了一間房,要了些東西。」
為首的刺客問道:「那幾個人長什麼樣?」
掌柜比划了一下:「兩個人差不多這般高,其中有個白衣服的還受了傷,傷口怪嚇人的。」
為首的刺客心中一喜:「人在何處?」
掌柜道:「走了有一個時辰,朝那個方向走了,還要了馬車。」
其餘刺客已經把客棧每個房間都搜查了一番,沒有找到虞拂霜和商歸瀾的蹤跡,倒是有個刺客找出了商歸瀾換下來的帶血的白衣。
為首的刺客把白衣拿在手裡,仔細辨識了一番:「是他的!他帶着傷,走不遠。」
他當即帶着手下去追,臨走前還留了個心眼,往掌柜所指的相反方向派了幾個人,客棧也留了兩個刺客。
掌柜給剩下的兩個刺客端上了加料的水,兩個刺客很快不省人事。
虞拂霜知道後,才算是暫且把心放下,在地窖中徹底昏睡過去。
這一夢又是夢到了前世,她看到她的屍體被掛在城門上,血淚流盡,死不瞑目。
而城裏面是涼兵在設宴慶功,燈火輝煌,燃燒的是殷國百姓的血。
宴席之上,有個涼兵像是牽羊一樣牽來幾個**的妙齡少女,涼國皇帝大手一揮,將其賞賜給在座的將士。
少女哭泣的聲音和顫抖的身軀反而讓那群涼國將士更加興奮,當場便把少女扯入懷裡,肆意凌虐起來。
虞拂霜氣得目眥盡裂,想要提劍殺了這群畜生,卻無能為力。
絕望之際,夜空中炸開一朵煙火,守城的涼兵大喊道:「不好了!殷國援軍殺來了!」